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復沙田.3】你所不知道的水泉澳:究竟是「蝗邨」還是「黃邨」?

2019/10/25 — 17:43

提起水泉澳,許多人第一時間想起:新移民、大陸人、普通話。

例如水泉澳邨居民阿豐便說,「初初住入嚟嗰年幾,好難頂。好似返咗大陸咁。」

網上搜尋「水泉澳」,Google 顯示 444,000 條搜尋結果。當中有篇文章題為「(踢爆)沙田水泉澳邨新移民綜援惡霸領綜援買 Gucci,攞屋租津貼不交租」[1],甚為廣傳;另一篇題為「新移民一家九口成功申請 優先入住水泉澳大單位公屋」[2],連登和香討都有人開 po 討論。今年初 ViuTV 節目《買樓狂想#曲》曾聲稱邨內居民,個個都講普通話,大多不是香港人。有連登仔索性替這條邨改名,有說是「深圳邨」,有直接稱為「蝗泉澳」。

廣告

毫無疑問,許多人心目中,水泉澳是一條「蝗邨」。

廣告

但也有不少相反證據。例如 7 月 14 日沙田大遊行(最終演變為新城市警民衝突)之中,帶頭拉 banner 的,原來是一班水泉澳街坊。當日大台司儀嗌咪「水泉澳街坊可以出發了」,現場甚至掌聲雷動 — 大家都好像難以置信。

又例如,過去一年水泉澳邨 10 座樓先後舉行互助委員會選舉,各家各戶先選出層代表,再由層代表投票選出該座互委會成員,結果其中 9 座的主席都由親民主派的居民包辦。7 月中,8 座互委會主席(另一座當時未進行選舉)更出聯合聲明,譴責工聯會鄧家彪的義工滋擾當區民主派區議員丘文俊辦事處。

10 月初,記者到訪將出選水泉澳的民主派盧德明街站,有一個講普通話的婆婆說,這個年輕人非常好,一定會投他一票。婆婆最後又肉緊地捉著他的手打氣:「要做大官!做大官!」記者啼笑不得。

水泉澳究竟是「蝗邨」還是「黃邨」?這個問題,不易答。

正如文首的水泉澳街坊阿豐,其實也是來港 10 年左右的新移民。他的廣東話十分流利,但平日和家人溝通,卻被迫要用鄉下話。「啲人可能覺得我哋係蝗蟲……」他尷尬地笑。「但其實我好愛香港。」2016 年立法會選舉,他投票予本土派梁頌恆。「我一直好關心呢樣嘢,唔想共產黨入侵咁多。」他續道:「所以我哋嘅身分,好尷尬。」

水泉澳的故事不也一樣?

丘文俊、趙柱幫、陳兆陽、盧德明(圖片來源:陳兆陽 facebook)

丘文俊、趙柱幫、陳兆陽、盧德明(圖片來源:陳兆陽 facebook)

*   *   *

擔泥歲月

10 月 10 日晚,沙田圍馬鐵站外,四個穿上「沙田區政」淺藍衣的男子,分別盤踞站的兩邊出口,向街坊派傳單。

四人之中,有三個是現任區議員,分別是沙角的陳兆陽、乙明的丘文俊、博康的趙柱幫。其中丘文俊已做了兩屆議員,2015 年一屆除了高票當選,更帶了兩個徒弟在鄰近兩區打敗連任多年的建制派。「沙乙博」三區,都成了民主派的陣地。[3]

「水泉澳的街坊,希望你哋支持吓盧德明!」趙柱幫嗌咪說。

隨著水泉澳邨於 2016 年落成並陸續入伙,今屆區選「沙乙博」變成「沙乙博水」,出戰新區的是今年 31 歲的盧德明。

盧德明

盧德明

盧德明和趙柱幫一樣,自小住在乙明邨,亦即丘文俊所屬選區。他大學本科讀會計,畢業後輾轉做過很多份工,連 working holiday 也去過,但還是混混噩噩,找不到方向,「我個人無乜特別興趣。」2014 年,他甚至一年轉了六份工,包括 audit、會計、sales、船務人員,「樣樣都唔鍾意」。終於到年底雨傘運動爆發,他認識了丘文俊等人,翌年先替「沙乙博」三子助選,其後當上丘文俊助理,「傘後覺得好多悶氣、憤怒……這是我選擇的投身方式。」他的目標,正是當時開始入伙的水泉澳邨。

丘文俊還記得當年怎樣邀請盧德明「做區」:「我話,公屋區最緊要幫到居民,唔好咁見外,你接觸人的性格都 OK,不如試下啦。」他笑一笑,「我哋唔多唔少有份推佢落呢個火坑。」

「火坑」一說未必是戲言。」水泉澳邨共分四期,第一期於 2015 年入伙,當時山上仍是一個大地盤,沙塵滾滾。一開始每次要開街站,盧德明都要從乙明邨的丘文俊議員辦事處出發,既要拖大喼,又要搬摺枱;日子久了,小巴司機也認得他,總預留車上最前、較闊落的座位:「又上去呀?上去擔泥呀?」

當時山上有很多 Sales 看準時機,在邨口豎起易拉架,向新邨居民推銷鋁窗、電器,置身其中的盧德明自嘲:「我都好似其中一個 sales。」他臉上掛著苦笑。「就是在這個環境裡面,慢慢掙扎。」

2017 年初的盧德明

2017 年初的盧德明

*   *   *

最艱難時期提供協助

「我哋好早就接到信,當時呢度仲係一片爛地盤,我老豆同阿媽好開心,日日得閒就嚟睇,當行山咁行,直到攞到匙上樓。」

水泉澳街坊阿豐一家原居於廣東省,父親先來港工作並申請公屋,2008 年全家來港,起初住在觀塘區的舊唐樓,直至 2016 年終獲通知可搬到水泉澳邨,舉家雀躍。「半山豪宅喎,好開心。」

好消息背後,其實藏著政府房屋政策的失誤。丘文俊形容,當時不少居民雖然已收到房屋署的「預派紙」,但由於樓宇尚未落成,一直未能攞鎖匙入伙。比較休閒的住戶或許如阿豐父母一樣,每日行山視察地盤,但也有些比較心急的,需要向區議員求助。

(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有些住劏房的,等了五六年,政府同你講冇咁快(入伙),佢哋會好 down。」丘文俊記得,當時馬上為這批居民開了 WhatsApp 群組,「我哋每日都匯報,呢棟樓拆咗棚架未,裝咗水管未,定係已清理泥頭,可能準備派匙……一路 keep 住 contact,佢哋會覺得原來自己的意見有人代為反映,我哋同前線的房署職員反映,即使未必加快派匙,但攞到匙後有好多嘢,令到佢哋可以安居先。」

這些未來的水泉澳邨街坊,眼見自己尚未入住,已有代議士搞遞信請願,要求加快施工入伙,自然有好感。「漫長的等待,慢慢建立起感情。」丘文俊說。「而家好多幫我哋的義工,就係當時認識的。」

但建制派不也會做相同的事嗎?丘文俊稱,可能因為過程太花時間,對家似乎沒這樣做。「當時我哋每日有 18 小時都覆緊居民 WhatsApp 問幾時派匙…」也別以為入伙了就完事。「…派完匙就問裝修,裝咗修就問入學,入咗學就問交通有無改善。」居民有大小事務求助,他和盧德明都親身辦理,「有人問水喉啲水點解變色,你要上門去睇;小朋友未搵到幼稚園喎,邊度有,你要幫佢搵。」

阿豐住低層,他記得初搬入水泉澳時,樓下花圃有很多老鼠。他將情況告知丘文俊後,雜草馬上清理,老鼠也不見了,他雙眼發光。「呢個議員好好喎,起碼佢解決到我的問題,就算算得我一個人講,不是大眾的意見,佢都會幫你跟。」阿豐說。「大家都好鍾意丘文俊,因為佢真係幫到人。」

(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盧德明最難忘的,則是一個住城泉樓的女士。獲通知可以拎匙入伙時,她的丈夫在獄中,無法以戶主身分簽名,手足無措下向盧德明求助。經多番爭取,房屋署最後容許其夫在獄中簽署,女士才能放下心頭大石。時至今日,她已成為互委會的要員。

「我哋無咁多蛇齋餅糭,但透過多年工作,打好咗好多人物關係。」盧德明說。「幫人,係要喺佢最需要時幫。」

2018 年初,丘文俊第二間議員辦事處在水泉澳邨修泉樓開幕。由於資源有限,一個民主派區議員通常只能開一間辦事處,但為了「打新區」,他不得不咬緊牙關,頂硬上。而代價是人手不足,「一個助理(盧德明),開一個辦事處。」丘文俊形容,「這是最艱難的時刻。」

開邨初期所建立的人際網絡,這時候發揮作用。以往曾向丘文俊求助的相熟街坊,見他有需要,紛紛前來輪更做義工:有人幫忙量血壓,有人負責打掃衛生,有人管理圖書,有人餵貓。

「我幫過佢哋,喺最艱難的兩年,佢哋幫返我。」

(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   *   *

不容易的互委會選戰

勤力做區積聚下來的人際網絡,也左右了選舉結果。說的不是今屆區選,而是互助委員會選舉。

2018 年中.水泉澳邨各座陸續舉行互助委員會選舉。別以為這些居民代表的選舉不重要,由於各座互委會的人員構成可影響該區民主派、建制派的宣傳、物資、組織,因此它也是雙方陣營的必爭據點。

先進行選舉的是朗泉樓,當時丘文俊、盧德明在忙地區工作,選舉完了才曉得原來工聯會鄧家彪的友好當選了。之後二人抖擻精神,認真打選戰,卻發現工聯會有大批義工(丘懷疑是受薪職員)作洗樓宣傳,「點解層層樓都有佢啲人,好專業地 mark 邊戶姓乜,要佢簽授權票,一層樓 21 個單位可能簽到 15 戶,嘩,咁咪贏哂?」

丘文俊、盧德明見勢色不對,也開始逐家逐戶採訪,發現不少街坊原來不熟政治,以為工聯會的義工是丘文俊的人,便草草簽了授權書給對方。「咁輸咗咪好唔抵?」丘盧二人便連同相熟街坊,逐戶解釋互委會選舉的玩法,並游說對方要現身投票,令原本的授權票作廢。

「我同丘文俊那兩個星期,晚晚都瞓唔著,真係好激,激過而家。」盧德明回憶,「而家講起都心跳加速呀!」

結果成功扭轉敗局。餘下九座樓選出的互助委員會主席全為丘文俊、盧德明的友好街坊。「我哋十座贏九座,可以睇到,呢度唔係藍得咁犀利。」丘文俊說。

明泉樓互助委員會選舉後(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明泉樓互助委員會選舉後(圖片來源:丘文俊 fb)

這個結果,一方面源於兩人 2015 年開始在新邨耕耘而打好的根基,但另一方面,盧德明又從拉票家訪的過程中,發現一些顛覆外界對水泉澳印象的事例。「有個中年女士用普通話的,傾傾下,話『我的偶像真係好偉大』……」她的偶像不是毛澤東、習近平,而是李柱銘。「講到喊喎,話佢真係好偉大,為中國人做好多嘢,我哋一定要將民主帶入中國……」

「這些 case 只有我同丘文俊見證到……」盧德明笑笑。「我同你講,都好似城市傳聞,好似無可能喎!」

*   *   *

「新移民」作為處女地

對於初搬入水泉澳的日子,阿豐記憶猶新。

「最初好開心,好舒服好靚,仲要住山頂。」但遷入後,他的心情迅即由喜悅變成厭惡。「呢度根本就係大陸。」

阿豐住低層,窗口對正樓下花園。初搬入時,每早都有「大媽」開大喇叭跳舞,「我日日在心裡咒罵,開住喇叭嘈住人唔覺架咩?」幾經投訴,才終於耳根清靜。但他看不過眼的事還有很多 — 例如邨內食肆往往有居民「講嘢好大聲」,又例如看新聞知道有新移民在水泉澳附近的溪邊洗衫,「我自己都覺得羞恥。」

這多少貼近外界對水泉澳的「蝗邨」想像。但諷刺的是,阿豐本人和外間眼中的「新移民」,卻正正有很大分別。

位於水泉澳邨的丘文俊議員辦事處,盧德明與一個來訪的小朋友

位於水泉澳邨的丘文俊議員辦事處,盧德明與一個來訪的小朋友

阿豐在內地讀初中時偶然接觸到六四屠城的片段,「開始知道唔係學校教咁樣」,大受衝擊;而家人申請來港,一方面是因為認為大陸發展機會不多,但另一方面也由於不喜歡共產黨統治。

這種對中共的厭惡,致使阿豐 2008 年來港後極其擁抱香港的生活,以至香港人的身分。「我好鍾意香港,好主動睇咗好多香港的歷史、文化,當時我對香港的認識應該多過同班的本地同學。」他自信地道。現在跟家人一同外出,母親對他說鄉下話,阿豐也刻意用廣東話回應,「我又唔想比人知我係大陸落嚟的人;其實我好愛香港。」

這種身分認同還左右他的政治參與。2016 年立法會選舉,因為「唔想共產黨入侵太多」,他投票予本土派梁頌恆;2018 年他所住那座的互委會選舉,他成了層代表,獲得互選委員的寶貴一票;2019 年反送中運動,他參加了幾次遊行。

「我哋係因為討厭大陸先嚟香港,但眼見而家香港搞成咁,就覺得,唔得。」

根據 2016 年人口普查的數字(見梁啟智的計算),水泉澳邨約有 23% 人口為居港不足 7 年的內地移民,較全港平均的 13% 高出不少 — 但跟「全邨都講普通話」、「撞口撞面都係大陸人」的印象,有明顯出入。

盧德明稱,水泉澳邨內的主要語言,不是普通話,而是有鄉音的廣東話。「如果佢講有鄉音的廣東話,其實都好好,好 respect 啦。佢都嘗試融入,你仲埋怨乜嘢呢?」

一直有很多人認為,新移民傾向支持政府,為建制派鐵票一部分。理應「身受其害」的盧德明卻不是這樣想。他形容,平日接觸的水泉澳新移民,大致分為兩種。一種像阿豐一樣,對中共的惡行一清二楚,但正因如此想遠離政治;另一種如同「港豬」,因為不了解政治而抗拒,只是重覆說著「社會好亂」一類說話。

「所以這是一塊處女地,你唔去開拓,佢就走咗去蛇齋餅糭。」

盧德明

盧德明

*   *   *

「這裡就是未來香港」

但開墾處女地的,當然不止民主派。

2017 年中,當盧德明已在水泉澳邨深耕近兩年,他的對手終於出現:工聯會的鄧家彪。鄧家彪原是離島逸東邨北的區議員,2018 年 3.11 新東立法會補選敗予范國威後,他留守新界東,在水泉澳邨「做區」。

雖然較遲起步,但這對手不是省油的燈。「鄧家彪做過逸東邨,知道新屋邨啲居民要乜嘢。佢係知道怎樣攞到選票的人。」丘文俊說。「最致命係佢有錢。」

民主派在入伙時開始透過地區服務,建立居民網絡,那麼建制派如何急起直追?靠的是大量資源。丘文俊指,鄧家彪團隊近月非常落力地在邨內派飯盒,最初在友好的互委會會址派,其後直接上樓派,只派名單上有需要的人。另外亦搞廿蚊睇戲等活動,一次過籠絡數十甚至數百個街坊。

這種用資源建立支持者群體的方法會否有效?不一定,但丘文俊說,有些以前幫手的義工,因為對家物質攻勢太龐大,所以倒戈相向。「佢個個月都有功課交,有業績,所以我哋成日話,佢每日都數緊票。」

鄧家彪(圖片來源:鄧家彪 fb)

鄧家彪(圖片來源:鄧家彪 fb)

他估計盧德明與鄧家彪爭持將相當激烈,「視乎有幾多有良知的香港人出嚟,基於對我們價值判斷的認同,或者咁多年地區工作而投票。」

雖然支持民主派,但街坊阿豐也認為,像自己一樣政治立場鮮明的新移民,其實並不多。「在大陸生活開的人,某程度上自私啲,在乎自己生活就算數。」他擔心,很多新移民根本不太懂得分何謂泛民何謂建制,「邊個畀得好處多,咪投畀邊個。」

選舉臨近,理應對選情最緊張的盧德明,反而沒太多想法。在他眼中,水泉澳是「蝗邨」還是「黃邨」並不重要,他更在意的,是大家想它成為怎樣的一條邨。

又或,怎樣的一個香港。

「我成日同人講,水泉澳係一個小香港,未來香港就係咁,只會愈來愈多新移民。但你能否將一些原石拉去自己嗰邊?如果老一輩不太清楚,可否透過殷勤的服務令佢感受到泛民都做到嘢?後生的話,又可否變多幾個梁天琦出嚟?」

訪問中盧德明多番強調,對選情其實無甚把握。畢竟這是水泉澳首次區議會選舉,口講無憑,一切要待票箱打開才見端倪。

但他有此雄心壯志:「如果我有幸贏咗的話,可以兜巴兜巴摑錯誤觀念的人 — 希望 11 月 24 日可以用一個行動讓香港社會知道,水泉澳都是民主派的票倉。」

[1] 文章出處為 twgreatdaily.com,是臭名遠播的內容農場網站。

[2] 此文出處為 greatdaily.pro,猜中了,也是 content farm。

[3] 除了盧德明和鄧家彪,水泉澳另一候選人為雷奕芳。沙角選區其他參選人為夏劍琨、張婉盈。博康另一候選人為郭宣彤。乙泉另一候選人為梁昊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