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兒子,你是我的榜樣

2015/5/2 — 1:47

【文:翠墨】

翠墨,兩個兒子的媽媽,外柔內剛,善惡分明。非一般怪獸家長:只期望兒子循規蹈矩、科科滿分、搵份好工,更願意聆聽孩子訴求,懂得欣賞其敢作敢為、為公義發聲。

1987年9月26日是我結婚日子。由於在新界鄉村出嫁,所以舉行了一連三日的傳統儀式,直至9月28日完成。當日我喜極而泣。然而,2014年這一天,無情冷血的政府,用極其粗暴手段對待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從此928這組數字勾起的是無比傷痛和悲憤。
報章和網上已有不少關於雨傘運動的文章。身為兩名兒子的母親,我希望寫出這段期間母子相處的片段,從而抒發內心的感受。

廣告

我兩名兒子性格不大相同,但都積極參與了雨傘運動。我雖然有點擔心,但卻欣賞他們為公義發聲。
大兒子個性比較内斂。928晚上回家後向我講述中了催淚彈的情況。警察突如其來發放催淚彈,令他為之愕然,本能反應就是閉著呼吸,減少不適。恢復過來後,他就立即幫助身邊互不相識的市民沖洗。由於惦掛同在金鐘的弟弟,他四處找尋,直到找到才安心。他倆手足情深,我可想像他當時的徬徨。其後,佔領持續兩個多月,他繼續默默到佔領區支持運動。但為免我擔憂,他甚少在我面前談及,只是有一次傳了whatsapp給我,說:「媽,少啲留意新聞,太影響心情了。」
小兒子個性冷靜理性。佔領期間,母子的話題經常圍繞著運動的最新情況。他對我說:「中過催淚彈之後,覺得沒什麽大不了,再來也不怕!」又說:「為了這個運動,我冇晒錢也在所不惜!」當時我的感覺難以言喻。
12月2日是小兒子碩士畢業典禮的日子。他上台前已撐開雨傘,希望同學和應。我在觀眾席環觀四周,沒有其他學生帶備雨傘;儀式接近尾聲也沒有絲毫舉動。我的心砰砰地跳,憂心這名獨行俠會遭人指罵。出乎意料,當宣讀他名字的時候,台下竟掌聲如雷,掌聲中夾雜著喝彩聲。我真的好激動,眼中充滿淚水。我深知兒子不會為博取掌聲而行事。典禮完成後,他憶述當時的掙扎,跟我說:「人地唔做,唔通我要跟咩。我做我覺得啱嘅事!」我問他怕不怕給人責罵,他說:「如果有人鬧我,我會大聲回應 :『我不是廢青,學費是我自己俾的!』」他的敢作敢為,令我感觸至深。兒子更拋下一句:「如果有真普選,我可以命都不要!」
每當念及兩個兒子和運動中的年輕人的無畏無懼,我便黯然神傷,痛心不已。廿多歲的年輕人應當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的,為何如今卻千斤重擔在肩頭?
最後,我以先母年少時所作的一首詩作結:

朔風瑟瑟動塵埃,緩步閒吟宋帝臺
聞是當朝困賊亂,空留古蹟惹人哀
今時我輩閒遊戲,昔日君王避難來
感觸山河頻變色,骨雖枯民心未改

廣告

當年宋帝昺還有香港避難安身,那麼我們的避難所呢?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另看書本網站瀏覽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