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地假選舉未能帶來真民主

2015/6/24 — 13:30

對於中國內地人來說,香港政改方案被否決是一場令人羨慕忌妒恨的鬧劇。試想類似的方案在內地城市實施,所有輿論定會歡欣鼓舞,放聲歌頌黨的英明領導。當然,在政治大事上,中國媒體除了歌頌也沒有別的選擇。無論中央提出政改或者不政改的方案,人民都沒有渠道予以否決。

因此,有網民借機「給黨中央獻計獻策」說,「香港人不要的政改方案。或許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改革方案,強烈建議中共先在大陸試行。如果大陸民眾歡欣鼓舞的話,中央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給香港泛民陣營一記響亮的耳光。」還有網民諷刺說,香港人不知好歹,應該好好懲罰他們,不要干預他們的媒體,讓他們不能統一思想;撤回駐港部隊,讓他們沒有安全保障;撤銷黨的組織,不給他們宣傳馬克思主義,不讓他們進入共產主義社會。

但是,為香港政改方案流產而惋惜的言論不光是諷刺,更有真正的痛心疾首。《中國青年報》官方微博的一則評論即是典型,它認為「香港政改方案一旦通過,便意味着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區域內,第一次實現一人一票的直接普選,無疑具有里程碑意義」。這種說辭在香港引發爭議,在內地卻具有更多的說服力。民主要慢慢來,每一點一滴的進步都值得歡呼,值得珍惜,這是大陸輿論長期以來灌輸給民眾的觀念。

廣告

在有限民主和零民主之間,「理性的人」似乎不難作出選擇。然而,這些羨慕忌妒恨的中國內地人似乎忘了,中國並非沒有「一人一票」的選舉經驗。內地在法律上規定「一人一票」是用於村長和基層人大代表選舉,儘管與直接選擇城市領導人不同,仍然可以觀察到的是,這些選舉並沒有帶來多少民主意義上的進步。

「一人一票」選村長徒具形式

廣告

中國法律文本上規定的內地村長及基層人大代表選舉的方式,並不亞於香港人爭取的公民提名。村民選舉法規定,近50萬個村實行村民自治,村民委員會及村長由村民一人一票直接選舉。「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換村民委員會成員」,而且「由登記參加選舉的村民直接提名候選人」。包括城市在內的中國最基層人大代表選舉也是如此,即「不設區的市、市轄區、縣、自治縣、鄉、民族鄉、鎮」的人大代表,也由選民直接選舉。各政黨、各人民團體可以提名候選人,「選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聯名,也可以推薦代表候選人」。

然而,眾所周知,中國民眾的意志無法表達,村長及基層人大代表直選大多受上級操控,徒有形式,希望真選舉的烏坎村必須經歷生死抗爭,成為世界新聞。

此外,中共中高層領導人的遴選機制,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選舉」。「民意測評」有時也會起到作用,甚至網民的「人肉搜索」也可能將一個在任官員拉下馬。然而,所有這一切的關鍵環節,都受上級或者中央控制。這就注定了無論甚麼看起來熱熱鬧鬧的所謂進步,都有可能在一夜之間煙消雲散。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定,媒體稱之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種形容有些誤導,好像投下反對票的議員為了道德高潔捨棄了現實利益。代表選民意志的議員不應該允許只追求道德高潔意義上的「玉碎」,而是應該以「瓦碎玉全」為目標。中國內地受操控的所謂「選舉」經驗告訴人們,政治上並沒有「瓦全」之事,假選舉不能帶來真民主。

這場鬧劇也可以讓內地人反思,這麼多年被官方媒體宣傳的所謂「點點滴滴的進步」到底是甚麼意思?「有勝於無」是否可能成為一場騙局?為甚麼中國內地多年的「村長直選」沒有一點進化成「市長直選」乃至「總統直選」的影子?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