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地維權人士、異見份子、香港人 必須聯合起來抗衡

2016/11/26 — 18:17

(2047 HK Monitor 香港監察 圖片)

(2047 HK Monitor 香港監察 圖片)

(編按:以日本為基地的「亞洲自由民主連綫協議會」頒發了民主貢獻奬給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獎項由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錢志健代頒。以下為林榮基獲獎發言。)

感謝 (日本民主自由協會 ) 頒發的民主貢獻獎。我想,關於爭取民主與自由,特別是在中國,應該得到這個獎的人不在少數,譬如去年709律師事件,全國各省市被拘捕的維權律師,前後共二百多個,其中最為人所知的有王宇、王全璋、周世峰和李和平等,他們都是由於為民眾爭取應有的權益,最後被中國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遭到長期監控甚至判刑。而相對目前比較自由、仍是法治的香港,他們面對的處境,確實嚴酷得多。

所謂唇亡齒寒,我們從近幾年中國政府對香港的政策,越來越專制的手段,可以得出這個結論,97政權移交後的19年,中國大陸對香港的管治,是漸漸收緊了。如果說23條立法、831假方案、選舉確認書,統統都是暗中操控事件,那末,( 銅鑼灣書店 ) 這件越境綁架李波的事實,無疑證明中國政府已經明目張膽、破壞一國兩制的極端行為,更不要說剛發生的宣誓事件的104條釋法,實際上等於修改基本法,敗壞了香港的司法獨立。

廣告

從這方面來看,無論是內地維權人士、流亡海外的異見份子、抑或爭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面對的是同一政權,是必須聯合起來抗衡的。

中國政府現在最懼怕的是甚麼 ? 當然不是槍炮棍棒、公安監獄等,因為他們都不缺,對於追求自由獨立的人來說,我們也不需要這些。回顧過去追求獨立的歷史,有南非 (羅德西亞 )、印度等,曼德拉堅持以非暴力,坐了26年監獄,甘地以不合作運動,同樣成功了。他們的成功,無疑值得我們倣效。甘地也曾說過 : 英國人要我們用機槍對決,但他們有機槍,我們沒有。唯有到我們有機槍武器,但他們沒有的戰場上對決,我們才能穩操勝算。

廣告

甚麼叫做 「唯有我們有機槍武器 」 ?即是不合作運動、和平理性非暴力。

近幾年由於雨傘運動等,香港人抗爭似乎得不到成效,有些人開始灰心喪氣,遊行靜坐不再參加了,打定輸數,甚至提出暴力行為,我想是不必要的。明知我們面對的,不但是個龐大的專制政權,更是個有三千多年的暴力集團,這是從本質上來說。我們當然不能急於求成,而且現實上也不可能,因為歸根究底,中國的專制傳統,是由傳統文化所形成。打個比方,文化是土壤,而專制是種籽。如果將種籽埋在冰天雪地裏能生長嗎 ? 當然不能。正由於中國的傳統文化 — 我指的是儒家文化的大一統思想土壤 — 正適合專制的種籽生長。也就是說,要改變中國,非得從文化着手不可 ; 而明知要改變文化,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麼,我們就理應放棄急於求成的心態,作長期抗爭了。

認識這一點非常重要,倘若不瞭解由文化衍生出來這種根源,就無從理解何以中國大陸懼怕台獨、港獨、疆獨和藏獨的所謂分裂思想漫延。正是由於懼怕,正是由於這認識會動搖專制統治,所以中國大陸往往以最嚴厲的手段對付這些宣揚、推動自由思想的民主人士。幾年前新疆的伊力哈木被控以分裂國家罪,獲刑終身監禁、劉曉波被判十一年徒刑,都是例子。而香港最近的倉促釋法制,剝奪游蕙禎和梁頌恆議員的資格,無非也是深怕港獨意識抬頭。

但有些可惜的是,最近游蕙禎接受CNN訪談時,談及中國大陸重新宣揚儒家文化,對答上顯得語焉不詳,似乎不甚瞭解,而議會上的表現,也有所不足。我相信,大多數香港人都期望他們在這次事件後,在某些方面能充實些,變得更加成熟。

最後,我再次感謝抱持同一理念的中國人,鼓勵和支持香港人的抗爭運動。

香港人 林榮基 2016年11月25日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