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部自決」不等同「暗獨」陳倉

2016/5/16 — 8:15

資料圖片:陳淑莊(Facebook 圖片)

資料圖片:陳淑莊(Facebook 圖片)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本周訪港,在此之前,應該收到不少大大小小的報告,聲稱香港「港獨」思潮肆虐,當中一些聲音主張「自決」亦只是掩飾,實際是「暗獨」。

三星期前,香港一群民主派中青代聯合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就是主張「自決」的聲音之一。芸芸傳媒之中左報最捧場,持續刊登文章評論《決議文》,我是聯署人之一,更被《文匯報》親暱點名「『四眼陳』死口唔認《決議文》煽『獨』」。

廣告

《決議文》的由來,是2014年「人大8‧31決定」摧毀香港人的普選夢,「民主回歸」之路走到盡頭,《基本法》條文實踐將近19年,多方面出現問題包括對「一國兩制」的不同理解,《決議文》的聯署人,是一群以香港為家的民主派中青代,對現況雖然失望,但未絕望,《決議文》的主張就是我們積極的回應,尋求改革,令香港人尤其是下一代看見香港的出路。

《一國兩制白皮書》和「人大8‧31決定」任意曲解《基本法》,李波事件視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如無物,但《決議文》並無否定《基本法》的意義和地位,並無鼓吹廢除《基本法》或重新立憲,而是主張香港人捍衛《基本法》保障的各項自治權,在一個公開平台檢視各條文,修改不合理或不合時宜的條文,目的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重回正軌,香港自治名符其實。事實上,《基本法》並非神聖不可侵犯,修改條文不是大逆不道,修改程序載於《基本法》第159條。

廣告

《決議文》最觸動某些人神經的內容,應該是「內部自決」一詞。1990年頒布的《基本法》是由中英兩國政府作主,沒經過香港人民主授權。「50年不變」的大限將於2047年屆滿,時代變遷加上民主意識提高,這一代年青人不會甘於像先輩般,任人擺布31年後香港的地位和制度。

「內部自決」其實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動作或作反,正如《議決文》所述,只是「2047年後香港的政治地位,必須經由香港人民透過有充分民主授權、以及有約束力的機制,自行決定」,目標是香港「永續自治」。

我心目中的「內部自決」方式不一定是公投,可以是交由特首及立法會處理,當然,大前提是通過政改,特首和立法會真正由公平公開的普選產生,不是「人大8‧31決定」那種扮普選。

《決議文》發表後,我一再說明「內部自決」可以有多個選項,但不包括「港獨」,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自決和港獨依然被有心人劃上等號和渲染。

親臨香港視察的張德江先生不會不瞭解,梁振英別號「港獨之父」,沒有他,沒有今天被誇大了的「港獨」思潮。消除「港獨」的有效方法,除了首先消除梁特,同時要讓香港人有其他選擇──「內部自決」,有權參與決定2047後香港何去何從。國家需要的是穩定,香港人需要的是選擇,兩者不一定互相排斥,假如愈來愈多香港人思考甚至選擇走上港獨之路,都是迫上梁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