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球華人」是誰?「國家利益」是什麼?

2016/10/26 — 17:23

中國內地常常將維權人士定罪,指他們意圖「顛覆國家」,危害「國家安全」,損害「國家利益」。但甚麼是「國家安全」,「國家利益」?

「國家」是指甚麼?地方邊界?人民?當權者?

當人民不願意獨裁者統治,不願一黨專政,試圖推翻現有政權。這對地方邊界沒損,人民得享人權法治自由,人民利益得到保障。不過,當權者的安全,當權者的利益便受到衝擊。這是當權者最懼怕的。

廣告

香港人談港獨,其實大部份港人都不會期望香港會獨立。又或是有些人期望香港獨立,只是因中央政府對「一國兩制」的踐踏,特區政府管治失誤,689為贏取中央信任,打壓不同意見者所挑釁和製造出來的。香港市民希望有人權法治,過去19年都不斷被蠶食,真普選遙遙無期。為甚麼會如此?是因為當權者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和利益。

所以,當權者所說的「國家安全」,「國家利益」,都是他們的安全和利益。

廣告

最近,香港有兩位立法會議員以「支那」,「Hong Kong is not China」,「fxxxxxx」來宣誓,引來建制派人士全力打擊。他們用上了「全球華人怒忿.……」,「全港市民的怒吼……」等等字句。其實這只是中共建國後,以「反帝愛國」為旗幟的群眾運動,如今以「反辱華、反港獨,愛國」的形式,在香港重演!

梁游二人在宣誓時所作出的行動,相信不少港人都不認同,也會予以譴責。但不是所有港人都反對給他們機會再次宣誓。「未來@香港」發表最新民調,委託嶺大訪問一千人,就應否容許主張港獨的人成為立法會議員,有41.3%表示應該、40.9%表示不應該。顯示不是全港市民的意願,不給兩人宣誓。所以用「全港……」實在誇大其詞,侮辱香港市民。更有說「全球華人……」,這是怎樣統計出來的。是計算那些受薪前往立法會門外示威,有上班下班制度的華人?

立法會主席裁決讓梁游再次宣誓,但建制派流會,指這是迫不得已,以流會迫令主席更改議事程序。當主席裁決不准梁游宣誓,非建制派抗議,就被指暴力流氓不尊重主席。這時甚麼道理?誰是真流氓?

令我感到忿怒的,當中不少「以上帝之名」宣誓的議員,竟然喊打喊殺的要趕絕兩位議員。是「民族大義」?「家國榮辱」?但為甚麼在中國,六四屠城,人權受壓……這些議員一句也不出聲。他們所效忠的是政權?是自己的政治利益?抑或上帝?

我相信,假若耶穌在場,必會給兩人機會,不會擲石。我不知這些議員會不會「以上帝之名」趕兩人出局。但事實上有議員用耶穌潔淨聖殿來解釋他們流會,使之合理化。不過,耶穌潔淨聖殿,不是要趕絕辛勞的小販,而是趕走聖殿中的建制,藉建制賺取利益的大鱷。假若耶穌今天來到立法會,你認為他要趕走的又是誰?

 

原題為《「全球華人」怎計算出來?「流氓」又是誰?甚麼是「國家安全」、「國家利益」?》,現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