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教育過程,一條香港出路

2019/8/8 — 9:42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記得有一次中六學生在週會時不滿老師針對他們,特意多次提點無效並罰企,令同學仔不滿,回班房後「媽」聲四起,辱罵老師。我和老師得悉後,想也不想,夾也不夾地第朝早上借了一堂時間一同入到該班班房和同學一同對話,同學們很理性地表達他們的見解,我們也表達了對高中生的期望,也表達會刻意照顧高中同學的尊嚴,並提出期望同學可以日後有大哥哥大姐姐的榜樣,之後甚至推介了一些書本給那班學生看,讓他們認識問題深入一點。至於有無罰?我認為人是有感情的,他們選擇了在可信任的班房內爆發已是一個算成熟的舉動,我和同事也沒有罰,但你問我學生罵老師?有錯。學生破壞秩序?有錯。作為學校,有錯即罰,想也不想就完成收工,這份工太易打了吧!莫說教書,咁教仔女也算風流工吧!最終,這班學生不但入大學率奇高,而且還時不時回學校幫手和返學校教會。我深信學校做了對的事,對與錯是用時間來證明的,不是一刻。

又記得有一次又是中六學生來一個最後一天集體午飯時間飲茶遲到,唔駛問都知學生錯哂,有近十位老師找我問我如何處理,頃刻間我要決定如何才可以平衡 Last Day 的興奮、做錯事的後果及教育的意義三者呢?我托同事叫哂涉事同學到小禮堂,分了兩轉,共三十多人,最後兩堂不用上了,只需要寫幾百一千字反思,回顧自己六年的成長及今次事情的反思,過程很有趣,我沒有教這批中六,看到他們的反思,也乘機和他們傾談,了解他們,最終「罰」到他們打放學鐘後半個至一個小時才可放學,其他中六同學也要在外一同等他們影相,我選擇了部份「作品」分享並乘機與他們分享多一點,因為我理解他們想在中學時來個回憶,加一點衝破籬笆的刺激。最後抵死地有個學生問我,不如我哋影張相留為紀念?第一次集體罰學生後還要影相留念。當然少不了之後和全級中六找個時間訓話。學生有無錯?有錯,學生有無責任做好?有。但我反思:是否這六年來我也做少了甚麼令他們會這樣做?如果沒有了中間的過程,直接訓話,得唔得?得,因為學生有錯和有責任。哪為何需要中間的過程?因為對學生的愛、關心、教導、溝通、了解、磨合等就在這裡發生。順利嗎?不一定,有學生會黑面、頹寫,是要時間和掌握脈膊來慢慢讓整個氣氛變化。只是不這樣做,剩下的就是學生與學校對立、互相的不滿積壓在心,如果你是父母,你更不想子女如此。

很多例子都是這十年內發生的,因為時代變了,因為大家獨立思考比我早期教的學生以致我自己中學時的思維也強了,當然有人認為是差了。獨立及批判思考的進步代表了社會和時代的進步,學生是難教了,但不變的是同樣的可愛,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如果無愛和關心,亦無意要建立關係,咩嘢方法教學生都無用,除非個學生無思考,答啱問題有糖食就 OK,但如有錯的話,你愛他嗎?你能聽到他們內心的話嗎?這是教師的工作,也是學校的責任。那麼會有學生唔 buy 我嗎?有,一定有,但不代表我做的事錯。那麼我會恨他嗎?不會,因為人有不同見解是正常,大家要互相接納和給予時間空間。

廣告

有些事,逐個片段問對錯已經沒有意義了,只須一句:「學生有錯,但學校也有責任」便可收工完成,只是學校要繼續行落去,學生亦要繼續讀落去,教師也繼續教落去,除非學生和老師移民,不好意思,應是轉校和離職,否則仍是同坐一條船,請問是否一句「學生有錯」、「學校會每日訓話」、「教師依然只會按校規執法」就完成呢?知微見著,以小見大,我是教育界的一條毛也看到出路,你可能會認為因為學生乖,容易處理,非也,中產家庭的孩子受的培養和視野有時是超出你的想像,轉數慢一點也會比佢地問到啞口無言,而基層的孩子比較重情,無論情和理如何難以攻陷,我都會試,因為重點在於我愛我的學校和學生,我唔想學生在學校有恨,所以我早發現、早處理、早溝通。有些事遲做是更難做,因為撕裂日深,但如果因為遲做和難做就唔做的話,作為學校的教師也真是尸位素餐了。

有一次領袖生訓練營,我問學生你覺得你的工作是警察?是律師?還是老師?感恩地,最多學生答「老師」,也很喜愛他們的分析。希望你喜歡我少少的教育分享。筆者最近由不食榴槤轉為接受食貓山王,有些事是變幻莫測,但是核心價值是不變的,就係只食好嘢,不會搞分化和挑釁食榴槤的人。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