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月後讀《誰賣走了我的香港》

2019/9/21 — 13: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Lao】

徹夜難眠。在書架上抓出了這本在兩個月前書展中買來至今還未看過的《誰賣走了我的香港》。如果我在兩個月前看完這書,大概會對裡頭所訪問的人感到一點憤慨、一點傷悲後就合上書本,回到工作中。但兩個月後,人事全非。對適當武力的看法都能有如此大的改變,更何況是對書中描寫?

香港人,其實總是為生活爭扎求存。九七前,有英屬的優良制度和進退得宜的管治者,人們無需考慮過多政治因素,只要努力拼博,便能      安享晚年。從來不需維護制度,也不曾想過需要維護。可是這種想法植根心底,就令我們忘記政治始於生活,也至於生活,成為五年前雨傘運動失敗的遠因,也令我們今天在暴政觸及不少人的底線後,才醒覺要起來反抗。

廣告

書本封面耐人尋味,獅子山變為了 Barcode 的殘留。賣港之始,源來錢作怪。我們已經在過去賣了香港的不少出去,一切優良美好的傳統、規距、價值,都被兌換成人民幣。大家都在說「不要再為金錢賣港」,但大家都知道「有錢不是萬能,沒錢就萬萬不能」。對此有至深體會的不會是我,也不會是現在在網上看這篇文章的你。是那些連網路都沒有錢接上,也不曾想過的社會最底層。你可以為了良知辭去那份藍絲老闆的工作,但那些人是真的「手停口停」,這天不工作,明天就更難生存下去。看著他們,你還有自信可以叫他們馬上出來抗爭嗎?

 在下一次走出來,叫口號之前,希望你可以先想想:

廣告

出現白色恐怖,不只是因為大公司大財團向暴政低頭,也是因為工會組成架構不善,甚至一些行業至今連真正為工人的工會也沒有成立。

六月以前大陸人橫行各處,不只是因為政府一味叫港人「包容」又任由大陸人來港,也是因為零三年 CEPA 簽訂後,香港不少行業依靠了暴政下的金錢來復原經濟,而我們沒有第一時間阻止,反對。

 大眾傳媒和創作行業逐漸赤化,不只是因為他們北望神州出賣良心,也是因為我們沒有適當好好支持他們,令他們快要失去工作,別無他法,只能轉向唯一接受他們的市場。

選區議會選立法會建制派逐漸壯大,不只是因為他們蛇齋餅粽掌心雷,也是因為我們沒有好好留意自己區內政治走向,也沒有放下成見,合作擊退建制派。

一切一切,都是我們和他們的共業。

不想香港再差下去,就請在奮勇抗爭之餘,切實負起香港公民責任。因政治始於生活,也至於生活。光復香港,不是出來走走,叫叫口號就可以的。陳舊腐敗的事物,我們固然需要破棄,但重要的是破舊後的立新,也是自己對美德的堅持。

多與其他人溝通,尊重並儘量取得共識;嚴遵自己承認的,以及執行工作時的規條;支持本地商戶,人物和創作;拒絕,罷買剝削員工權利的商戶公司;持續留意各政策的更改,發表自己的意見。

還有更多更多......

每件事情都好像很簡單,可能你會覺得你自六月起就一直在做。但將它們一起做,一直做才是最困難的地方。即使是假設最好的情況:中共暫時放棄現時插手香港事務的方式,他們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慢慢奪去香港人最珍惜的價值。何況現在還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我們。記住管好自己心中的魔鬼,別讓其賣港的基因再度逃出來。

拒絕賣港,你我有責。希望眾人能繼續做好自己。不求 Win (or fail) in the most beautiful way,只求贏得心安,輸亦無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