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句話講完「一國兩制」

2017/11/16 — 3:0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1. 聽講聽日有人大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同香港一眾學子解釋《基本法》。我覺得唔洗咁花時間。所謂「一國兩制」,根本兩句講得完:站在中國的立場,是一個授權予兩制;站在香港的立場,是兩制容許了一國。所有中港問題,講到尾,就得呢兩句。

2. 對於中國政府來說,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政權,所以他們管香港是一樣應份的事情,不用論證。所謂一國兩制,就是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成立了香港特別行政區。所以,香港所有的權力都來自中央,中央給多少就多少。

3. 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事情當然不一樣。九七問題真的是一個問題來的,香港順利過渡不是必然的事情,本來是可以很不順利的。畢竟,香港人都是因為害怕共產黨而逃離中國大陸的人及其後代,要他們重回共產黨的管治之下本來就很困難。在這個背景下,整個邏輯就要反過來:若果沒有對兩制的追求,香港人從一開始就不能接受政治上的一國。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有沒有錯判形勢,或對形勢的實際影響力有多大,我們可再作討論。但最起碼我們知道,如果沒有兩制,一國難以談起。之後的《基本法》起草還有特區的成立,都是因為《聯合聲明》的存在所以才存在,事情應該有困有果。(順帶一提,《基本法》的條文有說明《基本法》本身受《聯合聲明》所約束,那些聲稱《聯合聲明》不再重要的說法是冇睇過《基本法》)

廣告

4. 就是這兩個觀點之間的差異,做成今天的中港矛盾。香港這邊的觀點,其實不難明白,現代政治學都不會相信任何自有永有的權力,管治的授權總要某種社會構成的過程。中國政府漠視這一點,之後就是無法解決的對抗了。而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既然沒有兩制,當然就可以同時否定一國,所以才會有港獨的說法。

5. 八十年代的時候,中國政府還覺得要對外開放,要與國際接軌。今天的中國政府,卻反過來認為自己的制度才是全世界最好,中國近年的發展成果證明他們才是天命所歸。香港的困局,是這個轉變的其中一個體現。換言之,這個基本格局不改變,中港關係也難有大變。

廣告

6. 對於香港的一眾學子,聽李飛講話,無疑是有點浪費時間,那些觀點不用花這麼多時間解釋。不如花這時間討論一下中港兩地對於人民和政權之間的關係有何理解上差異,更有利於理解《基本法》的實際意義。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