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局長被辭職之謎

2015/7/29 — 16:13

被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接替的曾德成 (左) 及特首梁振英 (右)。

被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接替的曾德成 (左) 及特首梁振英 (右)。

梁振英港共專政集團突然在一日之內撤換兩名局長,政壇譁然。7月21日,國務院宣佈:根據梁振英的「提名和建議」,「免去」民政事務局長曾德成及公務員事務局長鄧國威的職務,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接替曾德成,由海關關長張雲正接替鄧國威。特區政府新聞處表示:鄧國威是因為「一些預計不到的家庭理由」而「呈辭」。至於資深港共地下黨員曾德成則表示「樂意現在退休」,但從未解釋為何突然提早離任,而當他被問及是否因工作不稱職而被迫退休時,他就回應說「由大家評價」,顯有難言之隱。另一方面,政府消息人士指出:梁振英因不滿曾、鄧二人不夠配合其工作,所以撤換他們。7月17日,梁振英還叫兩人到其辦公室,告知要他們辭職,並要求他們想好辭職理由,向公眾交代。梁振英耍此狠招,狠炒曾鄧二人,一派洋洋得意。

撤換鄧國威,正如梁所說,是「希望張雲正能夠促進政府和廣大公務員的伙伴關係」,藉張雲正的懷柔與溝通技能,贏取公僕支持,營造魚水之情,避免離心離德。這固然是部分原因。另一方面,有人認為鄧國威被辭職,是因為他無力整治同情學民思潮被拒郵遞傳單的郵政局員工會主席葉錦富。又有人認為鄧國威被辭職,是因為他力拒中央政策組特別顧問高靜芝擬動用香港公務員打擊支持佔中的黃絲人士之建議。更有人認為鄧國威被辭職,是因為他對公務員敘用委員會主席人選的建議,以及緊守公務員既定調薪機制等主張,與梁振英的意見不合。

無論如何,由始至終,梁振英及其幕後由中聯辦統領的港共集團自覺無錯,毫不自省,認為香港公務員今天離心而不挺特首,全因公務員事務局長鄧國威協調無力,後者甚至異議頂撞,顯示自己同樣離心離德。這種想法是昏君和暴君的典型獨裁思維模式,寬容不下異議,事事講求一致,終究毫無自省,硬要繼續弄權。梁振英此舉注定失敗,香港公務員只會更加疏遠他,平時唯唯諾諾,適時拒絕合作,甚至揭竿反撲。這不是鄧國威或張雲正的問題,而是港共專政獨裁制度的問題。今後公務員面對這群奴才,肯定軟硬不吃,人前笑對狼英,人後冷笑嘲諷。

廣告

撤換曾德成,又是為了甚麼?這點比較耐人尋味。為了清算曾德成的青年事務做得不好?為了換人聚焦處理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事務?抑或另有權鬥圖謀?我傾向最後一說。歸根結柢,曾德成不是香港青年洗腦事務的決策人,決策者依然安坐中聯辦和共產黨。他只不過是區區一個執行者,也從來沒有執行不力的問題,甚至是首位高官簽名反佔中,而且他被免職後更獲《大公報》連日頌揚其往績。況且教育局長之洗腦任務,遠遠重於民政事務局長。吳克儉風雨不動,曾德成突被遣退,顯與後者洗腦未果無關。同樣的分析,當然可以套用到分析重整香港選舉事務這個理由之上。由始至終,決策者是中辦聯和共產黨,被免職的曾德成和被任命的劉江華,過去、現在、將來都只不過是執行者。那些地區樁腳和種票買票,全由中聯辦操控指揮。被戲謔為垃圾桶的劉江華不會決策,只會奉命行事。況且,劉江華的黨齡、個性、執行力和親和力都不會超過曾德成。那麼,為何梁振英今天還要勒令曾德成提早退休?

原因恐非權鬥莫屬。首先,我們必先了解曾德成其人其事,以及關於香港地下黨的一些公開基本知識。曾德成是資深港共地下黨員,與兄長曾鈺成俱因其父在香港中華總商會當文員的關係而入黨。兄弟二人均屬「青年樂園系統」。在六七暴動期間,曾德成受香港聖保羅書院鬥委會指揮,在校園掛起「反對奴化教育」布條和派發傳單,行動與葉國華領導的皇仁書院鬥委會同出一轍。出獄後,曾德成一直得到地下黨重用,扶搖直上,由《大公報》總編輯做到副社長,並曾親手出賣昔日提拔他的羅孚,以致後者被中共軟禁北京十年。後來,曾德成擔任多屆全國人大代表,以至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顧問,更被董建華委任為「太平紳士」。然後,共產黨指示曾蔭權特首委任曾德成為民政事務局長,從此為他提供穩定財源和官威,足見地下黨對他愛護備至。

「青年樂園」系統,是除「學友社」系統(葉國華等人)之外,目前依然活躍的「灰線」港共資深地下黨員大本營。論年資,「青樂」黨員大多遠勝梁振英之流。吳康民、梁錦松、曾鈺成、曾德成,俱由「青樂」系統出身或與之相關。當然,在火紅年代過後,港共地下黨集團內部經歷過許多重整和轉變,但是這條「灰線」依然潛伏於檯面之下。目前地下黨的三大「橫向」支部:民建聯支部、工聯會支部、港府支部,各自表功邀寵,爭鋒較勁,互有積怨,亂鬥亂纏,眾所週知。除此之外,地下黨內尚有「縱向」系統,分別由原本的「青樂」、「學友社」等灰線系統,與「左校」、「中資」等紅線系統的各大山頭單線領導及聯繫。多年以來可能略有重組,但是區隔猶存,格局並未質變。總之,整個組織樹大根深,亂枝橫空,雜草叢生,簡直亂成一團。

廣告

歸根結柢,中聯辦就是港共集團的首領,但是以張曉明為首的集團,只識收錢攤派,但是辦事不力,無法分治制衡,反惹內鬥互嗆,鬥爭今已白熱化。與此同時,地下黨員特首梁振英不屬「紅線」,也不屬「灰線」,而是被黨悉心豢養的「單幹」狼犬,無人脈,無盟友,但卻身居一眾港共黨員急欲謀奪的特首寶座,加上他性格孤僻,態度囂張,不依不饒,小器狡猾,當然加劇他與地下黨員的矛盾和爭鬥。

梁振英近日朝思暮想、魂縈夢繋的,正是2017年後能否「連任」特首,成為史上首位做滿10年的香港特首。那麼,最有機會威脅他的人,究竟是誰呢?依我看來,正是坊間瘋傳的董建華拍檔梁錦松,以及多次聲言自己絕不參選的曾鈺成。至於葉劉淑儀、林鄭月娥、曾俊華等人,根本非黨族類,目前無足掛齒。從上文可知,梁錦松、曾鈺成、曾德成等人都是「青樂」系統的「猛將」,上線更有可能交叉重疊。如是者,梁振英必定深感大事不妙。如果曾德成一直留任民政事務局長,那麼他就會一直身兼行政會議成員,得以動輒在行政會議上聽聞和討論許多政治秘辛,極有可能抓住許多關於梁振英的小辮子,情況有如當年梁振英坐鎮行政會議內收風籌謀一樣,可謂「今朝君體也相同」。唐梁之爭的戲碼也可能反覆重演。曾德成變成「針」德成,開會收風,彙報地下黨上線,方便上線利用這些寶貴資訊,為梁錦松或曾鈺成提供便利,甚至儲存梁振英的黑材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還得了?於是,梁振英憤然把心一橫,狠炒曾德成,把他掃地出門,先發制人,寧我負人,毋人負我,不准別人阻擋自己「連任」10年特首之路,掃除一切牛鬼蛇神。簡言之,清君側,去異類,特首夢,狼英夢,赤裸地高舉有中共特色的獨裁主義核心價值,在充滿利慾權謀的一路一帶上,挺進到底。

當然,他在採取這個行動之前,必先已經說服張曉明、王光亞、張德江、習近平。他辭退曾德成的藉口其實可以很簡單:「與其繼續內鬥,不如區隔不見」。這句話可真是說到中共高層的心坎裏!中共希望黨員之間互相猜疑,但不容黨員之間爭鋒內鬥。現在黨員之間「打架」,互打小報告,還要吐苦水。中共認為現在最有效的應付方法,就是先隔開他們,猶如拳擊比賽裁判的做法一樣,絕不爭論誰是誰非,免致火上澆油,貽害大局。所謂區隔,就是「准奏」責令曾德成提早退休。這樣一來,斧頭幫就能繼續統治下去。因此,這次張德江才會明言:「必須要挺梁,必須放下所有派系鬥爭,『挺梁』是大道理,關乎利益所在」,並且寄語民建聯「積極支持和配合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不希望香港搞鬥爭而拖垮香港」。儘管如此,這當然是短期措施,一切都是策略,中共絕對不會用它來打倒或消滅某一派,但由於中共制度和結構的本質不變,因此長遠來說,完全無濟於事,只不過是拖延內鬥的時間而已。至於換上劉江華,形同找個資淺的樑上小丑乖乖唱戲,既沒有紅線或灰線的糾結,也可被共產黨輕鬆掌握,共產黨當然「准奏」。

決定一出,「青樂」系統的地下黨員猶如啞巴吃黃蓮,反應相當耐人尋味。他們既不敢公開抗議以免開罪高層,又必須表現出一副「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數英雄人物還看他朝」的摩拳擦掌架勢,作為日後跟中共高層討價還價的鋪墊。主角曾德成當然不多評論,但其回應態度意在言外,人所共知。梁錦松則指政府溝通工作「應可做得更好」(亦即認為現在做得不夠好),而且不認為曾德成是「跳船」(亦即不是自己要走,而是被人趕走),句句入骨。

最妙的是曾鈺成的反應。短短數日,曾鈺成多次為弟弟曾德成公開抱不平,每次矛頭都直指梁振英,親證弟弟本無退意,而是「被辭職」,不點名地斥責梁振英「跋扈囂張」、「目中無人」、「令和他交往的人難受、反感」,甚至大喊「如果後生十年,豈有此理,我就出來參選,看你怎樣整我!」面對有人在梁粉網媒放料說局長離任不是跳船,而是被炒,罪名是「一場佔中突顯青年工作嚴重不足」,「與政府公僕隊伍未能建立夥伴關係」,猶如惡意定性和全民公審,曾鈺成就火大了,「我認為有些蠢人,蠢到不得了,還自作聰明放料,我講的是完全徹頭徹尾的造謠抹黑,以為這樣說這兩個局長因為表現不佳而被炒,可堵住所謂跳船、眾叛親離的人的口,這個做法蠢到不得了,所以只能搖頭嘆息。」一語劍指「豬一樣的隊友」兼「白宮發言人」馮煒光及其幕後編導梁振英。罵完人後,曾鈺成還表示本屆政府「欠缺施政理念」,更說如果有人認為「現任特首及主要官員,完全不考慮連任問題,做好眼前事物,完全不受影響,我想沒有甚麼人相信」,而他就決定將會籌組「智庫」以趕及2017年與「志同道合的參選人」「拍住上」,屆時甚至會落區推銷云云。如此「亮劍」,其鬥志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綜觀上文分析,前因後果不是早已一目了然嗎?

由於下屆小圈子特首「選舉工程」(實為爭取欽點)現在已經提前開打,暗濤洶湧,港共集團內部三個「橫向」支部之間,以及多條「縱向」紅線和灰線之間,將會繼續纏鬥,儘管偶有停戰,但是總體加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最近明言所謂「中央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是問得「太早了」,還說這是「兩年以後的事」,變相推波助瀾,鼓動大家聞雞起舞,及早爭逐,勾心鬥角,求黨垂青。在這種政治形勢下,香港民主派內竟有主張「扶曾反梁」或「扶松反英」之聲,顯然昧於專政現實,不辨地下黨的複雜與險惡,徒因中大民調顯示56.6%受訪者不想梁振英連任而感到悻然,殊不知自己已經掉進地下黨派系內鬥的醬缸之中,他日悔之晚矣。盼喚大家深思,莫忘抗爭初衷,拒絕一切黨奴,守護自由良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