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年後的今天,聽到更新心靈的召喚

2016/8/14 — 14:00

昨晚與一群朋友飲夜了,然後還要看李慧詩,今早去不到平時在家附近的早上九點半彌撒(我罪、我罪、我的重罪)。起床後,我最終去了聖德肋撒堂早上十一點半的英文彌撒。

老實說,說到去彌撒,有時真的會覺得有點行禮如儀。我要承認,有時參與彌撒時我是人在心不在的。但今天在彌撒內,就有兩個時候我幾乎流淚了。
今天彌撒第一個「流淚位」,是在彌撒開始的部份唱「光榮頌」時(今天是唱了這首: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kexHFE9MU&feature=share
)。

廣告

令我感動的是這一句:

"Glory to God, glory to God, 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
And on earth, peace on earth, peace to people of Goodwill."

廣告

聽到以上的「平安降賜給良善的人」的時候,我想起兩年前的今日。在2014年8月14日,香港律師會開了一個特別會員大會,其結果曾被外界視為法律界大奇蹟日(外界通常只記得我在那夜哭到「劏豬」那樣)。那夜,二千幾個良善的事務律師無懼多方勢力(包括共產黨勢力)的各式各樣施壓,憑良知走出來堅守法治、堅守司法獨立、向無理地踐踏香港司法的國務院白皮書說不、向為了向強權獻媚而企圖騎劫事務律師聲音的無恥之徒說不。我更想起與我一起帶領這行動的一群良善核心戰友,他們不怕艱辛、不怕輸,為自己良心堅信是對的事勇往直前。

這群律師與戰友的勇氣,的確使天主的光榮歡呼至高天。我到現在都對他們滿懷感謝,他們的良善到現在都仍使我深深感動。我相信天主的平安會降臨在他們心上。
今天彌撒第二個「流淚位」發生在領聖體時。當時,歌詠團在唱一首名為Here I am Lord的聖詠,其中這段歌詞令我十分感觸:

"I, the Lord of sea and sky
I have heard my people cry
All who dwell in dark and sin
My hand will save.
I who made the stars of night
I will make the darkness bright
Who will bear my light to them
Whom shall I send?
Here I am Lord
Is it I Lord?
I have heard you calling in the night
I will go Lord
If you lead me
I will hold your people in my heart."

兩年前的今日,我感受到天主的召喚(其實應該說是天主說「我要你讓我搵你笨!」吧),感受到有些事開始了,就不能把它喚起的精神散掉。就此,我就開始了參與公共事務討論、與不同的戰友一起做起法政匯思、美孚家·政。老實說,事隔兩年,我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更有不少氣餒的時候,好像不再聽到天主的召喚了。

不過,幾個星期前,我參與了一件事(詳情我還未能說,暫時只能賣個關子吧),令我要再次面對兩年前的今日發生的事,令我要反思。在這過程中,我發覺原來心內的一團火還在,原來遇到不義的事、無恥的話時,我還未麻木、我還有感受。然後,到在今早聽到Here I am Lord時,我就聽到天主提醒,其實祂的召喚是永遠存在,只是我們在失落與厭倦中還願不願意去聆聽、去跟隨。在這百感交集的情況下,我就幾乎流淚了。

但是對往事感動、感觸是不足夠的。我們不能永遠活在過去的所謂「威水史」。既然上天的召喚是持續的,我們每一個人(對,不只是我)就需要不斷更新我們的心靈,重新接受天主公義的呼喚,繼續在荊棘滿途的路上繼續有把勁地去走下去。阿門。

*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其他人士或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