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九六四,毋忘工人

2017/5/29 — 12:28

人們聽到「李旺陽」這個風骨錚錚的名字 — 原來當年有這麼一名普通工人,為了聲援學生運動,在湖南發起成立「邵陽市工人自治聯會」,更因此先後慘受22年極不人道的牢獄之災。(圖片李旺陽死狀,家人抱屍痛哭 l 資料圖片)

人們聽到「李旺陽」這個風骨錚錚的名字 — 原來當年有這麼一名普通工人,為了聲援學生運動,在湖南發起成立「邵陽市工人自治聯會」,更因此先後慘受22年極不人道的牢獄之災。(圖片李旺陽死狀,家人抱屍痛哭 l 資料圖片)

【文:蒙兆達(職工盟總幹事)】

談到八九民運,大多數人都只會聯想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鎂光燈下的學運領袖,但背後還有很多默默無聞的面孔,很少會被人提起。直至有一日,我們聽到「李旺陽」這個風骨錚錚的名字,原來當年有這麼一名普通工人,為了聲援學生運動,在湖南發起成立「邵陽市工人自治聯會」,更因此先後慘受22年極不人道的牢獄之災。李旺陽當年所做,絕非孤立例子,當年響應北京工自聯號召的工人,遍及全國各地。面對如火如荼的學生運動,工人起來了!

廣告

遍地開花的「工自聯」

1989年5月,當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人群熙來攘往,到處紮滿帳篷,爭取民主的絕食學生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但在長安大街的廣場對面,我們卻可看見靜悄悄樹立了「工自聯」的帳篷,因為學生指揮部堅持學運的「純潔性」,所以一度拒絕讓工自聯在廣場內設立「大本營」。直至5底,發生三位工人領袖被秘密拘捕的事件,學生指揮部為安全考慮,才讓工自聯的大本營正式進駐廣場。

廣告

工自聯全名「工人自治聯合會」,成員主要來自鋼鐵、鐵路、航空、教師、售貨員等不同職業的工人。工自聯成為自1949年建國後,第一個工人獨立的工人組織,工人首次掙脫由中共控制「全國總工會」的枷鎖,呼吸自由的清新空氣。工自聯的旗幟在廣場上飄揚,在營地招攬成員,最初是數百人,高峰期有過萬人參加,其影響更遍及全國各地,包括上海、廣州、南京、西安、邵陽、蘇州、長沙、福州等多個城市,都發起成立地方性工自聯。在不同「工自聯」之間,也曾進行串連工作,而各地工自聯更視「北京工自聯」為「龍頭」。

保護學生的工人糾察大隊

工自聯成立之初,因為部份工人受到學生演講感動,決定發起成立工人組織保護學生。他們組織工人上街遊行聲援學生,為絕食學生張羅大量葯品、衣服等物品送給學生。當時更有大量便衣軍服人員混入廣場,乘亂搞破壞,於是工自聯便組織「工人糾察隊」負責當值及巡邏。糾察隊成員便曾於人群中檢獲大批菜刀鐵棒,搗破警察想嫁禍學生的計謀。及後,有不明人士欲綁架學運領袖柴玲和封從德,被糾察隊成員及時發現,綁架者只得落荒而逃。

5月20日,政府下達戒嚴令,派出大量軍車進駐北京。工自聯當時便決議成立了「北京工人敢死隊」,號召工人分佈四個方向前去堵截軍車。據工自聯一位發起人憶述,當時工自聯的行動十分機動,一旦接到報告,就會前往衝突地點支援及組織示威,更曾發動全市罷工,號召會員設置路障阻止軍隊進城,以迫政府讓步。

沒有名字的他們

直至6月3日晚上,仍然有工自聯成員死守廣場及保護學生,有幸存者由工自聯的帳篷一路撤退,目堵解放軍用機關槍、沖鋒槍向著人民英雄紀念碑,瘋狂掃射達30分鐘。這位幸存者在醫生的幫助下,乘救護車躲進了友誼醫院,看見在醫院裡滿地死屍,當中有不少死傷者便是工自聯的人。

隨著六四屠城而來,便是針對工自聯成員大規模的拘捕或殺害的行動。中共最害怕有組織的工人力量,最後會演變為類似波蘭團結工會的運動,因此全國各地工自聯成員便成為殘酷打撃的對象,同時他們亦不如知名的學運或知識分子領袖,極少得到外間關注和聲援。在89年6月份最先公布、被控「反革命罪」的處決名單之中,便有12名工人在內:祖建軍、張文奎、王漢武、陳堅、羅紅軍、林昭榮、班會杰、卞漢武、徐國明、嚴雪榮、王貴原、周向盛;後有4名工人被控同罪處以死刑(何江、何強、王連禧、李偉紅)及2人被判終身監禁(倪二福、芮朝陽)。還有更多未被公佈或沒有紀錄的受害工人,終有一天,我們會逐一諗出他們每一位的名字,歷史不會忘記。

 

參考資料:「工人起來了──工人自治聯合會運動1989」,香港工會教育中心出版(1990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