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九六四」30 周年:韓國記者當年勇敢的報導

2019/6/4 — 15:3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以血腥鎮壓、悲劇收場的 89 年六四民主運動,2019 年的今天,將迎來 30 周年的紀念日子。

作為 80 年代初出生的香港一代,記得當年發生發生「八九六四」之時,自己年紀還小,只有七歲,是剛踏入小學一年級的時候。

雖然仍未是懂事懂性,但迄今為止還記得當年發生六四屠城,電視台不斷插播一個接一個特備節目,依稀記得不少是播著北京傳來的畫面,多是漆黑之中照著火光紅紅的路面片段,耳邊則是此起彼落的子彈槍聲。當然以七歲之齡,當年難以搞清那些示威者爭取的是什麼民主自由,但軍隊開槍集體濫殺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這種人性情景,自己也懂得分清誰對誰錯,是非黑白。

廣告

尤記得當年 89 年 6 月 5 日是星期一,即是上課的日子。鎮壓後的當日,那天上課時間是否如常,我已記不清,只記得當年上下午班時,下課前老師安排我們一群學生,到學校的禮堂參加一個課外活動,那是讓我們把對六四屠城的內心感覺,以筆與畫表達出來。我從來不擅長繪畫,那幅畫我亦畫得不好,但奇怪的是,到今天依舊對我繪的那幅,表達自己內心對六四事件的畫像,擁有極深印象。

畫內,左邊是一群學生,右邊則是一群軍人。學生們手持標語,寫著「打倒李鵬」,右方的軍人卻向他們開槍鎮壓。這便是七歲的我,當年對「六四屠城」一事的第一份感覺。除此之外,另一樣當年也有深刻感覺,記得叫得全香港也街知巷聞,連小學一年級的自己也略有所聞的「六四」標語,就是「打倒李鵬,自摸爆棚」。

廣告

借今天「六四民運」30 周年紀念,回顧當年北京槍林彈雨的日子。當時,國際社會當然極度關注事態發展,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都紛紛飛抵北京,以第一身前線的角度,報導北京民運的最新狀況。曾經在 1980 年目睹光州爆發類似的火紅民主抗爭運動,還有在一年多前在漢城市面經歷了推翻軍人獨裁者全斗煥的「六月抗爭」示威事件,當年不少韓國記者也關心北京民運的最終走向,會否為中國帶來如他們一樣的民主制度。

只是,1989 年時仍是冷戰時代,中國與韓國兩國間依舊位處對立的「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中心,不但未有建立任何正式與官方的外交關係,雙方也沒有在兩地首都設立大使館,保護兩國人民人身安全。特別在中國政府宣佈實施戒嚴令以後,因為中韓兩國間的外交處境,不少韓國記者也逼不得已地被報社高層好言相勸,放棄前來北京作實地採訪。最終,只有僅餘不多的韓國記者,放下安全的憂慮,決定排除萬難也要堅決飛抵北京,報導民運的最新情況。

其中一位就是來自韓國《世界日報》的攝影記者「鄭範泰」(정범태),早年前他便曾經接受了韓國 KBS 新聞的訪問,分享了當年「八九六四」期間,他是如何在北京,冒著生命危險下繼續採訪工作。據他所說,當年他原來受報館安排,到中國東北的延邊,採訪朝鮮族生活的故事。只是當他一抵達北京以後,發現街道上全是軍人、坦克與裝甲車,感覺像有大事即將發生。結果,他決定留守北京,以拍照為報館提供北京學運的最新報導。

按鄭記者所說,六四當天,他乘著計程車,在北京市中心想拿出相機拍照之時,司機卻對他善意地提醒,說到如果拍照時不幸被軍人發現,他們便會格殺勿論,立刻開槍制止。雖然如此,本著記者報導事實的專業精神,鄭範泰無懼威脅,充算死也要拍下去。結果,他把相機藏在大衣內,先環顧四周,當發現沒有軍人之時,便拿出相機不斷地拍,若有軍人走過便把它收起,接連不斷地重覆這個動作。當拍好一卷菲林後,他便託乘飛機回漢城的旅客,把照片帶回韓國,用這種方式一直報導著北京民運的情況,並為韓國讀者留下不少深刻圖片。

另一位,亦被韓國媒體稱為「唯一一位冒着生命危險潛入北京的記者」,他就是當年作為《中央日報》記者,現時已加入了韓國政治圈,貴為韓國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國會代表「朴炳錫」(박병석)。朴炳錫曾經在 80 年代末至 1990 年期間,被《中央日報》外派至香港,成為駐香港的報導特派員。「八九六四」期間,雖然《中央日報》極希望能取得報導當時北京民運的獨家新聞,只是見事態發展於 5 月底急轉直下,也多次提醒留守在香港工作的朴炳錫不要前往北京採訪。但見形勢危急,朴炳錫最終也決定放下安全的顧慮,從香港飛抵北京,實地報導北京的狀況。

沒有外交保護,連記者證也沒有,朴炳錫冒著極大安全威脅之下也闖進了北京,為《中央日報》撰寫了大量有關當時「八九六四」的採訪報導。正因為他過人的膽量與付出,結果他為《中央日報》提供的六四報導專輯,獲得了 1989 年的「韓國記者賞」,成為一時佳話。

30 年的過去,我們除了必須一如過去 29 年間,繼續拿著燭光,悼念那些為著中國爭著民主自由理想,而不幸在 1989 年 6 月 4 日凌晨獻上自己性命的「愛國烈士」,其實我們也要向那些當年無畏無懼,本著堅決報導真相原則,並敢於走在槍林彈雨北京街頭,紀錄著「八九六四」每一個片段的文字與攝影記者,展現最崇高的敬意。因為有了他們,我們對那個視人物如無物的屠夫政權的控訴,便更加鉅細無遺。它更也難以把曾經幹下有違人道的事,作任何推搪。

參考:https://bit.ly/2WBHa7O / https://bit.ly/2JTBnEx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