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十後勇武:收入大跌七成沒怨言

2019/10/10 — 15:1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香港政府推出反蒙面法,第一件事去信各中小學,督促學校通知學生蒙面可能犯法。特首林鄭月娥補充,此法是希望保護未成年人。

這場反修例運動,給外界一個印象以為只有「學生」和「年輕人」參與,但其實,一群上班族默默投入,而現在因為運動而帶來經濟重創,部份人一邊承受,卻不減投入運動的熱情。

十月四日政府宣佈推出反蒙面法,香港的金融中心中環的午飯時間,上班族像潮水般湧出馬路,頂着烈日穿着西裝遊行。至晚上,下班時間,中環的馬路上再湧現人潮,女的露肩連身裙配兩吋高跟鞋,男的恤衫西褲配皮鞋。有人把辦公室的速遞信封剪了幾個洞,變成頭套,諷刺「蒙面法」的荒謬。

廣告

他們坦言,這天聽到政府急推反蒙面法,太憤怒,根本沒預備遊行,平日會穿好便服上街,但這天來不及更衣,更沒有配備任何防具,路經政府總部平日戰況激烈的位置,都呈一個「凹」型迴避,以免發生衝突,繼續步行向銅鑼灣。

在另一個採訪現場,我遇上三十來歲,穿着恤衫西褲剛下班的 Eric 和 Anthony。他們坦言,自己在香港頂級商廈工作,從事的行業,正是現正受到打擊最嚴重的一個工種。

廣告

香港政府在十月公佈了最新零售業表現,出現有紀錄以來最大倒退,其中,珠寶首飾、鐘錶及名貴禮物鎖貨價值,大跌近五成,成為重災區。

Eric 和 Anthony 就是從事這行業,奢侈品零售服務員。好景的時候,曾經在農曆年獲得單月連花紅收入達港幣十餘萬:「平日每個月收入港幣四至五萬是常態,這幾個月,急跌到月入只剩下一萬餘。」他們賣的商品,幾十萬到上百萬也有。

奇怪是,兩人收入大跌,語氣裡沒有太大不滿。他們更承認,自己的客人大部份是內地客,也不是買不起:「客人都說社會氣氛差,見社會不開心,所以不想買。」待客時,盡量不談政治,但偶爾也聽到內地客的投訴,「指責示威者收錢,搞亂社會。但其實有些有錢的內地人,也心水清。」

收入大跌,兩位男士卻沒怨言。Anthony 說:「過去幾十年,我就是一頭『港豬』只會打機,看報紙也只看娛樂版,放假就看電影,完全不會關心社會。」Eric也說,即使佔領運動時也有去旺角看過,但感覺不大。

每個月收入減少幾萬元,可不是小數目,兩位正值壯年的男士,仍與家人同住,仍未成家立室,他們慷慨表示不算甚麼:「這也不是甚麼偉大,我們只是咖喱啡(配角),相比起之前為了讓其他手足離開的『岳義士』他這種人才偉大!」他們口中的這位男士,穿了一件有「岳」品牌字樣的T恤,在北角為了讓其他示威者離開,以棍打警察,被控襲警。

「我們只是搵少幾雞嘢!」廣東話裡,「雞」代表一萬元。他們說,收入少了,就給父母發少點家用。

Eric 和 Anthony 坦言,他們這幾個月一直投入反修例運動裡,算是勇武較後排的參與者,築路障,幫手挖磚,也承認有擲過磚頭,守護連儂牆的時候,也曾和政見不同人士有肢體衝突。

他們更透露,辦公室裡有更年輕的同事,取態比他們更激進。於是辦公室上班時,若沒有人客,大家都是同聲同氣。偶爾在沒客人時,離開公司短暫時間,上上街,也是互相照應。

回到辦公室,又再看到五光十色,動軏十幾二十萬的奢侈品,客人都是住半山身家以億的富豪:「對金錢,我們看得很化了,有錢人也是人一個?有錢人也有他們的煩惱。看到一些有錢人,孩子未成年,父母也送給他們十萬元的禮物,這種童年也是另一種扭曲吧。」

兩男士又透露,這次讓他們看到香港人的人情味。有一次在灣仔遊行,他們遇到一位婆婆,那時兩人蒙着面,婆婆看不到他們已經是牛高馬大的成年人。婆婆塞了一個袋給他們並說:「你們先替我拿着」,怎之婆婆一去不復返,兩人細看袋裡,原來放了四至五張快餐店餐券。

那天下着雨,婆婆以美麗的慌言哄騙他們,好讓他們不會拒絕收下餐券。兩個大男人哭笑不得,原來婆婆以為他們是沒錢吃飯的學生示威者。他們於是去到找其他示威者,找一些十來歲的年輕人,把餐卷送出去。

我問道,這個運動如何改變他們的人生?兩佪說話粗線條的大男人,忽然正經起來,他們說,這陣子賺少了很多,卻讓他們找到自我價值。Eric 說:「這段時間,是我人生最光輝的日子,為香港付出過,將來對兒孫也有交待,你的父親你的爺爺有份締造歷史。」Anthony 說:「這幾個月,是我人生的里程碑,從此不再做港豬。」

平日經手的奢侈品,天價珍寶,也不及寥寥幾張數十元的飯票,讓大男人感動起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