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萬五2.0(上) 搵鬼執藥

2015/11/10 — 17:30

港大金融學院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團結香港基金 facebook)

港大金融學院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團結香港基金 facebook)

七彩水泡基金當前就香港的房屋問題,提出了八萬五2.0版本。方案由一位大教授領軍,再「搭幾件」名不見經傳的能人異士向傳媒發佈。消息公布之後,市民的反應,並沒有因為有機會一圓置業夢,而齊聲叫好!反而,致電到電台烽煙節目的升斗市民,也懂得問大教授:點做呀?無他的,市民的生活是具體而在地的。一些來自太空的建議,他們真的只有「十萬個為什麼」。最有趣的是,這個疑似「涼粉」的水泡建議出台之後,毒男第一時間「彈出來」表示「三個月後推出逾三千資助單位」。那豈不是狠狠地「拮」了這個水泡嗎?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微妙的變化呢?

在透視水泡基金與毒男之間的恩怨情仇之前,我們先以「市井政治學」剖析一下八萬五2.0版本的夢幻之處,從而讓我們得知政策建議的神人,大概也沒了居住公屋的經驗。首先,這個水泡建議是參考從前的「租者置其屋」的經驗,但為了增加彈性。建議不但把公屋,居屋二合為一,還夢幻到「可租可買」,務求藏富於民。待租戶力有所及之時,便可以購買單位,作為物業。

這個概念無疑為未能上車,又或是難以付出首期的無殼蝸牛,提供了一個「一級棒」的選項。不過,這個建議是建基於,租戶「必然」願意購買單位下的假設。如果租戶在承租之時,並沒有簽訂「必然」購買承諾。假設20年後,這批租戶真的有能力置業。敢問他們會購買一所全新,不用維修的新房子,還是這所「又要換電梯,又要批外牆」的八萬五2.0呢?若然最終選擇不購買單位,那請問這個八萬五2.0跟現在的公營房屋分別在那呢?最大的分別,可能在於令有需要而又在輪候公屋的人士,又繼續等了又等!

廣告

其次,在剩餘福利模式的香港,公屋一直是重要的福利項目。水泡建議讓香港八成市民,擁有自己的物業。這個劃時代的福利主義建議,完全顛覆了我們傳統的概念;卻沒有同時提出大幅加稅的建議,根本就是不負責任。現時的八萬五2.0版本,始終逃不開,以政府收入津助部份香港市民的福利模式。公共政策之大忌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若要八成市民一圓置業夢,卻不是八成市民同時大幅提升稅收,這根本是慷他人之慨,亦非一個可以持續運作的政策建議。

還有,水泡建議重新檢視香港的綠化帶,以增加土地供應,協助青年置業。這又是一個把青年人與環保,置在一個二元對立的境地之中。若政府決心增加土地供應。為什麼不針對「霸住茅廁唔痾屎」的鄉村農地呢?這批農地不少仍囤積在土豪劣紳手上。它們名為農田,實等收地,復耕更是遙遙無期。政府只要明文規定,申報作農地的土地,在限期內沒有復耕,便可以強行徵地興建公營房屋。這種收地方式肯定較「舊樓強拍」容易,至少業權相對單一。不過,為什麼水泡建議會「歪炮穿斜」到郊野公園,而非鄉村農地呢?原因非常簡單,在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之中,請問環保人士有票嗎?沒有呢!反而新界鄉議局有26票。還有我們千萬不要忘記,選委之中,不少委員與地產商關係好親密哦!

廣告

更加離地的一點是,這個水泡建議是假設了年青人置業慾望極強,而證據就在於單身、非長者申請公屋人士屢創新高。政府雖然多次表明當中含水量極高,但卻沒有看清楚這只是問題的表像。年青人並非急於要有自己的居所,而是要透過申請公屋這個行為,令政府制度出現超負荷,進一步破懷政府的制度,從而表示政權的不公。根據上述 4個問題,這個水泡建議簡直是:「搵鬼執藥」找死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