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11/9 - 23:10

公信力,是如何歸零的?

江永祥

江永祥

猶記得,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多次強硬措辭否認警員強姦示威者,拒絕主動調查之餘,叫匿名投訴的人拿出證據,指若警方接納匿名投訴會世界大亂;他的上司謝振中亦指所有指控警方強姦,都是無稽之談。

結果在他們嚴辭否認後一個月左右,9月27日,有少女報稱在荃灣警署被強姦;到10月22日,少女的律師正式向警察投訴科報案。

你們要的實名投訴來了,結果呢?

廣告

10月26日,律師報案後4日,警方在fb主動發文「澄清」,從來無收過「新屋嶺」的性侵投訴。

這是甚麼?徹頭徹尾的語言偽術,你們確實沒有收過「新屋嶺」性侵投訴,因為你們收到的,在「荃灣警署」。

這反映甚麼?

就是警方一切看似言之成理的嚴辭否認,可能都不過是語言偽術,他們否認新屋嶺,可能事發在荃灣;他們否認胸口中槍,可能是膊頭中槍,之類之類,公眾只能被迫用最嚴厲的標準,審視警方否認的一切,或乾脆完全不相信。

不是要一口咬定當下這宗個案真確,亦不會未審先判,但這事例充份反映了,警方所謂的「澄清」,聲稱要維護的「公眾知情權」,都不過是操弄輿論、只為散播對己有利資訊的手段。

對己有利,大書特書,對己不利,視而不見、質疑無證據,即使有確實投訴都之之吾吾避而不談,甚至玩語言偽術,就是過去五個月警方讓公眾看到的咀臉,這樣的刑事調查執法部隊,和「阿叻」有多大分別?其可信性能有多高,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