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安條例》真正大絕: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2018/7/19 — 12:15

資料圖片,2016年 香港民族黨集會

資料圖片,2016年 香港民族黨集會

保安局考慮引用《社團條例》第 8 條取締提倡港獨的香港民族黨後,有文章介紹香港現行法律中有一些條文,存在政治操作的空間,從而威脅香港人的公民權利,包括現行的《公安條例》。然而,文章在談及《公安條例》時,只把焦點放在第 18 條的「非法集結」罪。

其實,相比於「非法集結」,《公安條例》還有一條更加屈機的大絕,即使你平日沒參與政治活動,也有機會觸犯法例,條文的中招門檻亦不高。它便是坊間俗稱「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公安條例》第 17B 條「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

(1) 任何人在為某事情而召開的公眾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或煽惑他人作出此種行為,以阻止處理該事情,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 2 級罰款及監禁 12 個月

(2) 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或派發或展示任何載有此等言詞的文稿,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 2 級罰款及監禁 12 個月。

廣告

當中第 (1) 款在日常生活中,較易在一群人口角時觸犯。舉個例子:兩幫人在和平集會中(或日常生活中)因事口角,最終演變成鬥毆,便是「公眾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兩幫人在吵架期間,期間有人不耐煩說一句「打佢啦,唔好講咁多啦」,便屬於「煽惑他人作出此種行為」。基本上,第 (1) 款的中招門檻較高,你只要在口角期間不慫恿人動手,或嘈交時出手,便不會中招。

第 (2) 款在日常生活的口角裡,則是較易中招。基本上你只要在街上跟人嘈交,你嬲起來上爆粗問候對方,便算是使用「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只要在場差人覺得,你爆粗羞辱對方的行為有可能造成鬥毆,便視作「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他們可以告你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廣告

要構成非法集結,至少還要有三個人「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則只需要你一個人爆粗問候對方,警方也可以因此而逮捕你。至於警方逮捕你後,最終會否提出起訴,還是拘留四十八小時後放人,則是另一個課題。

這條法例其實解釋了,傳統泛民為何在過去集會期間,一直呼籲參與者「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面對愛字頭的挑釁時要保持克制,跟警方對質時不要辱罵對方,因為此舉很容易令人墮入法網。另一方面,這條法例亦證明建制派主張設立辱警罪,根本沒有必要,因為警方若真是面對無理挑釁的話,是可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逮捕對方的。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人提到末代港督彭定康曾經修訂《公安條例》,但是他當年的修訂,根本不包括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和非法集結。總而言之,港英政府當年制定過不少大絕,撤退前也沒有提出修訂。究竟除了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和非法集結外,還有什麼大絕呢?本人找個機會再逐一介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