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屋,成就香港傳奇

2019/10/4 — 11:26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稍容我說些老掉牙故事。1949 年中共竊國、其後管治敗壞,草菅(讀音:奸,請某某好好記住)人命、民不聊生,大量難民由是湧入香港。難民在港無處為家,只能在九龍北部山區一帶以簡單建材塔建寮屋,人口密集、居住環境惡劣,亦埋下災難的溫床。

1953 年 12 月,石硤尾白田村一木屋起火,最終波及全區,受災人數達 5 萬人,史稱「石硤尾大火」。為安置災民,自港督葛量洪年代始,港英政府逐漸擔起興建公營房屋的責任。

時至 1967 年,由中共背後策動、以工聯會為首的一班暴徒在港搞暴動,四處放火放土製炸彈,殺人傷人。災後香港百廢待舉,1971 年,麥理浩就任港督,隨即開展多項發展大計,如成立廉政公署以對付當年黑警橫行問題;又大力改革醫療福利、基建設施,而最為人所知的,便是 1972 年麥理浩提出「十年建屋」計劃,希望在 10 年時間,投放 80 億元,為 180 萬港人提供居所。

廣告

雖十年建屋計劃最終實際推行了 15 年,但終麥理浩任期內,香港便興建發展了 6 個新市鎮、起了 33 條公共屋邨、16 個居屋屋苑、以及重建 11 個舊式屋邨。受惠人口亦達 150 萬人,儘管未能達到原來目標,但政策成效仍然豐碩。難怪現今老一輩香港人提起麥理浩,即會豎起手指公說頂瓜瓜,試問有哪一位特首能做到?

公屋世代,人煙稠密,家家戶戶對望,鄰里關係較親近,當年炎夏之際、各戶打開家門於門前坐下乘涼、與街坊閒話家常;寬大的電梯大堂、加上四通發達的長走廊,則為小孩提供玩樂場地,捉迷藏、踢波追逐,吵吵鬧鬧,還不及各戶傳出的耍雀玩樂聲線洪量。晚上燈光陰暗,又為不少鬼故事提供好題材,少年少女既要驚又要聽。

廣告

雖則說公屋品流複雜,但江湖中人亦有其道義,一場街坊,較少在邨內作亂。(球場例外。哈)始終我家的老媽子,也和十一樓的陳師奶是好姐妹;我和七樓小明也是自細一同長大吧。

說是親情還談不上,但說起舊時公屋那股濃厚的街坊情,多年來想起仍暖在心頭。

香港七十年代前大量人口一時遷入,彼此間,同地不同源,直至麥理浩年代,香港走向現代化,香港人隨時代富起來。公屋為過百萬港人帶來的,是一個家,香港人既得以安居,自能可樂業,繁衍生息,最終拋下難民與過客的身份,逐漸意識以香港為家。

香港人於是「誕生」了。

以上,便是獅子山下的故事。

獅子山下萬家燈火,十之過半來自公屋。若說公屋成就香港傳奇,我覺得並不為過。

若你聽到有人說公屋出身沒地位,你只能怪他:「啊~~~~~~死黑警!又唔做嘢~~~~~~又唔讀書~~~~~~~!!」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