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廣案】終院非常任法官賀輔明 參與審理三子上訴 評論「公民抗命」判詞獲廣泛引用

2017/12/29 — 17:34

馬道立、李義、鄧國楨、霍兆剛、賀輔明

馬道立、李義、鄧國楨、霍兆剛、賀輔明

根據終審法院網站公佈將於1月16日開審的「公民廣場案」刑期覆核上訴的詳情,處理案件的5名法官,包括終院非常任法官賀輔明勳爵(Leonard Hoffmann)。本是退休英國大法官的賀輔明曾在判詞中,提出對公民抗命的理解:「基於良心的理由進行公民抗命,是有着長久及光榮的傳統」。他對公民抗命寫下的段落,過去在香港政界、法律界,甚至是上訴庭在審理反新界東北撥款時也曾經引用。

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案件,今天再有兩名非法集結罪成被判監的被告,獲終審法院批准保釋,首席法官馬道立今日表明,此案將於另一單案件雙學三子衝擊「公民廣場」刑期覆核案終極上訴有判決後,在短時間內排期審理。

馬道立、賀輔明等5法官審理

廣告

根據終審法院網站最近更新的審理案件法官名單,五名參與審理公民廣場案刑期覆核上訴的法官,包括馬道立、三名常任法官李義、鄧國楨、霍兆剛、以及非常任法官賀輔明。

賀輔明在2006年英國案例R v. Jones & Others 判詞中,提出他對公民抗命的理解:「基於良心的理由進行公民抗命,是有着長久及光榮的傳統。那些因着信念認為法律及政府行為是不義而違法的人,歷史很多時候都證明他們是正確的。能包容這種抗爭或示威,是文明社會的印記。但違法者及執法者雙方都會認同一些相關的慣例的。抗爭者的行為必須合乎比例,並不會構成過度的破壞或不便。且他們會以承擔法律的制裁以證他們信念真誠。警方及檢控官的行為亦會有所節制,而裁判官在量刑時也會考慮抗爭者那按良心而行的動機。」

廣告

R v. Jones and Others 是英國上議院於2006年審理的上訴案件。2003年,包括Jones在內的7名反戰人士闖入英格蘭費爾福德鎮的皇家空軍基地,抗議英、美向伊拉克發動戰爭。各人分別被裁定擅自闖入私人地方及刑事毀壞等罪名,上訴至上議院。上議院最終駁回各人上訴。判詞指,雖然法庭尊重各人的真誠信念及公民抗命行為,但「在英國是一個可透過司法、民主程序處理法律及政策爭議的脈絡下」,各人的行為不合理,因此亦不合法。

上訴庭東北案曾引用  指反東北案不符「公民抗命」精神

賀輔明的判詞近年在香港廣受談論。特別是上訴庭今年8月把涉及「公民廣場案」的羅冠聰、黃之鋒及周永康,由社會服務令及緩刑,改判囚 6 至 8 個月,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判詞中指社會近年瀰漫「一鼓(股)歪風」,為追求心中理想肆意作出違法行為。楊振權的判詞在社會上引起熱論。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引用賀輔明當年的判詞,指法庭於判刑時亦必須考慮抗命者的真誠信念,批評上訴庭沒有就此考慮。

上訴庭在一個月後,頒下反新界東北撥款案中改判13人入獄11至13個月的判詞,當中提到對賀輔明的判詞的分析,上訴庭認為公民抗命必然犯法,但量刑時可以犯案背後動機,並認為賀輔明當年判訊中應提及案情輕微案件,如果案情嚴重,法庭要給予懲罰和阻嚇更高比重。與此同時,上訴庭認13人所作行為,不符合賀輔明在Jones案所指「公民抗命」的精神,而是罔顧法律,並以暴力嚴重破壞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的擾亂行為。

上訴庭又指出,賀輔明對量刑的看法其實和在公民廣場黃之鋒案所闡明的一般量刑原則是完全一致。和法庭處理其他犯案動機一樣,法庭在量刑時,會按照案件的實際情況和犯案情節的嚴重性來評估是否需要考慮「公民抗命」這犯案動機。

早在2014年佔領運動前後,公民抗命討論熱烈,時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曾引用賀輔明當年判詞,特別強調賀輔明也提到,公民抗命抗爭者的行為不應造成過份的傷害或不便,並補充尊重他人的權利及尊重獨立司法機構所發出的命令,也是對公民抗命的限制。

曾指佔運沒有損害香港法治

2014年底,佔領運動尚未結束的時候,賀輔明出席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法治講座時,曾談到佔領運動,他認為抗爭者及掌權者均未有逾越公民抗命的「遊戲規則」,抗爭活動並沒有損害香港法治,他以20世紀英國婦女透過公民抗命爭取婦女投票權作例子,他表示:「在任何社會,都有公民抗命的立足空間。」

終審法院目前有兩組非常任法官,一組是前任香港法官,另一組則是來自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知名法官,包括自1998年已成為非常任法官的賀輔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