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論壇紀錄:改變區議會,由孝順做起

2015/9/21 — 12:27

左起陳健民、方志恆、馬嶽、柴文瀚。

左起陳健民、方志恆、馬嶽、柴文瀚。

【文:朝雲】

與會學者和民眾,都提出眾多理論和實踐。但印象最深的,是馬嶽和莫先生的建議。

馬嶽建議年輕人,區選時應勸家中長輩,還有其他選擇,但成功要有條件。他說同事試過,母親不肯,原來建制派議員常常陪母親去旅行。恐怕兒子平日少陪母親,致令她別有所投。

廣告

莫先生亦提醒我們,別忽略「未夠秤」投票的後生。因為他們每個人,還可以影響家中大概四個長者。兩人都希望年輕人不遺餘力,影響身邊人做起。

為何要這樣斧底抽薪?因為反敗為勝,實在萬難。

廣告

馬嶽指出區選大致通過社區福利,攏絡居民;他和陳健民皆承認,區議會選區小,實權小,先天埋下地區保長的性格,重人脈,重功利,難以兼顧公共利益。03年泛民僥倖大勝,政權為了反制,調撥更多資源到地區(既來自北方,亦來自公帑),強化輸誠的結構,此後泛民一敗塗地。

而且自區選政黨化,建制有錢委派全職幹部和樁腳,無論輸贏,都能長駐工作,泛民卻仰賴議員席位的薪俸,開居民大會也困難重重,輸了或須離場搵工。如是陷入惡性循環,大勝的建制壟斷區會撥款,人力物力往往是泛民數倍,後者無力紮根社區,亦予居民不好的印象。

根據歸納,區選的得失,將間接影響隨後的立會選舉。過去兩屆區選,泛民已一輸再輸,各界又視今屆區選,為傘後政情指標,使區選成為艱難一戰。

馬等學者提倡過改革制度,擴大區議會的轄地和職權,並精簡議員數目,但政權既為建制坐大才故意抱守殘缺,改革無從。

但正因建制恃著既得利益,力主討好區內的常駐人口:主婦和老人;亦缺乏動力改進,私相授受,囿於雞蟲得失,致令弊政叢生。方志恆呼籲我們可動員群眾力量,整理區議會文件,監察其工作。

自嘲「前溫和派」,方慨嘆自己也曾鼓吹制度改良,如民政事務專員擴權,乃至直選。但當政權以維穩為要務,不惜犧牲管治效能,為鞏固建制地位,多大代價都願接受,天朝心態令他放棄向高牆自說自話。

在答問環節,民主黨的柴文瀚回應,他不介意用初選協定由誰出戰。

在座另一區議員說,立案法團,互委會乃必爭之地,不可輕忽;也希望泛民能在區選提出共同綱領,以政治動員選民。

馬嶽補充,其實區議會的投票率,較諸國際不算低。而且選民習慣分別區會與立會,不以政治,而以工具角度看待前者。「民主最關鍵、最危急一戰」早已是泛民老調,政治告急牌未必能打動街坊。

馬說泛民發動過立案法團,互委會的爭奪戰,但人數遠遜而落敗;他呼籲傘兵宜有落敗的心理準備,即使落敗依然留下來。

方志恆則呼籲,不能以我方之短,攻對方之長。傘兵要有新思維,提出另一願景;不同界別的公民,亦須積極參選自己可參與的組織,發動全方位巷戰,在地抗爭。

最後馬嶽總結,泛民將反敗為勝,寄望於年輕人,和只投立會,不投區會的市民。但投票率不會突然大變。03年大勝,浮動投票率不過7%,當時選民普遍不滿建制派,偏不投建制,並非特別支持泛民。

陳健民總結,當選的區議員,連任的機會達80%,換言之新人上位的機會不過20%。但不嘗試,機會是零。總要去嘗試,將流失的支持者,離開的佔領者找回來。

 

原題為〈理大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 改變區議會,由孝順做起〉;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