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學三子上訴得直免返監獄 終院強調上訴庭判刑新指引正確 適用日後案件

2018/2/6 — 16:00

(報道不斷更新)

因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囚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早前就刑期提出上訴。終審法院今午判三人全部上訴得直,維持裁判法官的原審裁決。

雖然終審法院推翻上訴庭改判三人6至8個月的刑期,但認為上訴庭的指引正確,只是上訴庭發出的指引,不應追溯至本案。

廣告

雙學三子在庭外見記者時表示,雖然他們不需重返監獄,但此裁決並不值得慶祝,因終院完全接納上訴庭對公民抗命的判決,為公民抗命劃下了嚴苛指標。(詳見另篇報道

律政司在晚上發聲明,稱歡迎終審法院的裁決,又指終院的裁決,確認上訴法庭所傳達的信息正確,當非法集結涉及暴力不會被容忍,在未來亦可能招致即時監禁。律政司又指,由終審判詞可見,法庭只從法律角度處理案件,任何指覆核申請是基於政治動機的說法,「是毫無根據和出於誤解的」。(詳見另篇報道

廣告

終院在判詞(全文連結)中指出,上訴庭的判詞並沒有就有關罪行定下任何固期的量刑起點,而只是強調在香港目前情況下,阻嚇性和懲罰是對於涉及暴力和大規模的非法集結案件有相當的必要,上訴庭這樣做十分適當,也符合上訴庭須為將來的判刑事宜作出指引的職責,在這方面,終院認同上訴庭制定的判刑原則,及上訴庭認為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的一列相關的判刑因素。

終院在判詞中解釋,上訴法庭正確地指出,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即使是如本案中涉及相對程度較低的暴力,是不會被寬容的,法庭亦有充分理由將來可以判即時監禁的刑罰,罪責較大的人就是那些參與暴力行動,煽惑他人干犯此罪行,憑藉他們的身份、領導角色鼓勵其他人士參與非法集結。

終院:將來非法集結涉暴力   應依上訴庭指引判刑

惟終審法院認為,不適宜運用上訴法庭的指引,套用於他們在指引發出前作出的行為,從而避免判處他們明顯較嚴厲的刑罰。就上訴人干犯的涉及公安的罪行而郭,在當時是沒有既定的判刑指引或標準。

終審法院五名法官一致裁定,三人上訴得直,撤銷上訴法庭判刑,恢復原審裁判官所判的刑罰,但強調將來牽涉於有暴力成份的大規模非法集結的罪犯,會根據上訴法庭正確制定的新指引被判刑。

對於辯方提出的上訴理據,法官在判刑時應如何考慮公民抗命的因素,終院引用周諾恆案(當年上台搶咪抗議港鐵加價)撰寫主判辭的李義(Ribeiro)法官的判詞所指,一旦示威使用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示威者便「越界」,由受憲法(即基本法)保障的示威者,轉為涉及非法活動,應受法律制裁及限制,同樣的原則當示威者參與其他人的權利及自由時同樣應被為越界,因此當涉及暴力時,公民抗命不應作為判刑的考慮。(有關終院對公民抗命的看法,詳見另篇報道

駁楊振權「歪風」論

不過,終院也表明不認同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大受爭議的「歪風」論,認為相關判詞段落並非判刑的恰當基礎,忽略了案中個人的罪責,反將他人罪責歸咎於上訴人身上。(詳見另篇報道

三人在終院頒下判決前見記者,周永康相信海外及本地社會希望法院讓公義得而彰顯,但法庭面對壓力能否仍然頂得住,仍是未況之數。黃之鋒稱,今天是平常心面對案件,面對政府取消參選人資格,不論今天結果如何,香港的高度自治已是岌岌可危。黃之鋒稱,無論今天判決如何,仍會堅持爭取民主。

羅冠聰指出,如果今次頒下的指引一如上訴庭般嚴苛,令日後和平示威集會蒙受到壓力及影響,即使今天的審刑結果是樂觀,香港高度自治、保障香港人自由人權的情況,已經如履薄冰,希望港人關注不同層面的政治打壓。

終審法院早前批准三人就高等法院的刑期覆核結果提出上訴,並於上月聽取控辯雙方陳詞後,押後至今午裁決。

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三人因涉2014年9月26日「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前年分別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及「參與非法集結」罪成。原審裁判官張天雁本來判處各人分別80至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緩刑,惟律政司其後提出刑期覆核得直,惟上訴庭於去年8月17日改判黃、周及羅分別入獄6、7、8個月。楊振權副庭長更指社會近年瀰漫「一鼓(股)歪風」,一些有識之士以追求理想或集會、言論及遊行示威自由為名,鼓吹違法達義,鼓勵他人犯法,違法卻拒絕認錯,公然蔑視法律

三人其後分別以刑期覆核案件「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及有關案件的決定曾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作根據,申請上訴推翻刑期覆核結果。終審法院去年批出三人上訴許可,並接納了四點上訴理由,其中包括法庭在判刑時應否將公民抗命動機納入考慮,以及針對黃之鋒的上訴,上訴法庭在何等程度上應考慮《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所,除非法庭認為沒有其他適當方法處置,否則不得判處16至21歲人士監禁的規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