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抗命的新戰場

2018/11/22 — 15:12

佔中九子案這星期開審,意味四年來政權對佔中組織者和參與者的清算要來個了結。特區政府的意圖非常明確,就是希望藉著嚴刑峻法,達至殺雞儆猴的目的。故此律政司挖空心思,堆砌一些稀奇古怪的罪名,務求讓抗爭者的刑期盡量加長。

但獨裁政府未必知道,對於公民抗命者而言,司法程序其實是抗爭的延續。當抗爭者被起訴,抗爭的場地就由街頭轉移至法庭。庭上抗辯和傳媒報道,給予抗爭者一個絕佳機會,清楚闡釋公民抗命背後的理據。戴耀廷和陳健民兩位教授選擇自辯,就是要給全港市民上一課公民教育。

法庭開審的頭幾日,主控官不停播放佔中三子所宣揚的非暴力抗爭和公民抗命理念,客觀效果就是讓社會重新審視這場運動。當日反佔中人士的抹黑和誇大確實令很多市民對佔領運動產生極大反感,懼怕香港真的會被搞亂、經濟崩潰。然而,接近三個月的佔領,市面井井有條,沒有出現任何人命傷亡或財物破壞,也沒有令樓市股市下跌。此時回望雨傘運動,應得出較客觀的評價。

廣告

三子開宗明義說會承擔罪責,當時已主動去警署自首,四年後的今日坦然面對法庭審判,沒有絲毫退縮。公民抗命的真義,就是要透過個人的犧牲去喚醒社會,令更多人知道制度的不公。當然,面對不合理的控罪,抗爭者必須據理力爭,以免留下壞案例。雨傘運動數以萬計的參與者,大多都是被政府和警察的粗暴行為激發上街,而非被什麽人煽惑,希望法庭能給予公平的裁決。

當權者以為判九子入獄,就可以替雨傘運動畫上句號,誰知這才是公民抗命的重頭戲,我們期待戴教授和陳教授法庭上精彩的抗辯。我們更希望香港市民好好反思,為何社會有一班人,寧願身陷牢獄,都要向不公平制度作出控訴?為何一個非由市民選出的特首,施政只看北京面色而不是急市民所急?為何在反對力量被消弭殆盡的今天,民生依然每況愈下?但願九子的犧牲不會白費。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