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覺醒後,香港人可以如何走下去

2019/10/5 — 16:5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荃灣女權L】

今個夏天,相信許多人都經歷了一場震撼教育,我還記得五年前整晚守在直播前,見證著中環一帶的煙霧彌漫,第二天回校,一項功課都交不出。我們的老師也整夜看著直播,她明白。不但如此,她還抽出一節課的時間,和我們談論如何看待這場運動,解釋給尚不算清楚的同學,她說:「無論最後有冇爭取到真普選,哩場運動都應該係成功嘅,因為喚醒左香港人嘅公民意識。」

五年過去了,我反而覺得這個夏天才是真正的公民覺醒,如果說雨傘革命將香港人從睡夢中吵醒,過去這五年間我們就像賴床一樣,敏感的話題如政治雖多了人談及,但卻稱不上討論,不知是否因爲大家操練了許多通識科試卷,說話竟像答題一般,來來去去盡是一套客觀中立的論述,言語間全無火花,論點也是來來去去的那幾個,常常都會有人談及一兩句便轉移話題到吃喝玩樂。經過今個夏天,相信大家與家人或朋友閒談時,或多或少都會談論香港的現況,但許多人都因為政見不同而不和,有的因為屋企人的責罵和不理解,雙方不再交談,甚至,有手足因被深藍的家人趕出家門,而自尋短見。無論如何,我認為對話,特別是與親近的人對話,能紓解情緒之餘,亦是爭取更多人支持的最好方法。梁天琦給我們的信中,不就是勉勵我們要爭取不認同我們的人的支持嗎?

廣告

通識科表面上有培養批判性思考的假象,可能這也是深藍現時常常將香港現況怪責於通識科的原因,但任何經歷過通識科的人就知道,在香港極其沉悶和機械式的應試教育之下,通識科的批判性思考形同虛設。另外一個常常和批判性思考掛上鉤的學科,就是哲學,而對話,正正是組成哲學的根基。蘇格拉底是誰可能大家都知道,他的弟子柏拉圖將他在希臘和他人的對話記載下來,寫成《對話錄》,對後世影響深遠。這著作當中一大重點,便是蘇格拉底如何和他人討論。他的對話方式很簡單,他從來不會嘗試用自己的觀點說服他人,因為他聲稱自己根本不懂任何東西,那又怎會有任何見解呢?他透過追問他人論點背後的論據,往往令那些大聲宣稱自己很聰明的人難堪,也令旁聽的子弟有所領悟。

我不是主修哲學,只是在海外留學的機緣巧合間選修了一課相當基礎的入門哲學,而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哲學的對話其實在生活中無處不在。 來到九月,這場運動也進入了樽頸位,也許正正是大家思考在不同崗位如何能更進一步的良機。未來事態的發展如何我不敢揣測太多,但我相信建立一個更成熟的對話文化無論是我們自身的檢討,或是與不同政見的人辯論時,都會有幫助。以下是筆者從雨傘革命至近日從同路人間的對話所得的少許觀察,我與同溫層的友人的討論中也整理了數點可能有幫助的意見。筆者當然也意識到與友人討論到有關當前的對話氛圍時沒可能代表所有人,本文的原意也不是以偏概全地批評,只是希望提醒大家,若反思過後確實有這些問題,或許做法不完美,需要改善。

廣告

首先,是與不同政見的親友交談時遇到的磨擦。在當前大環境下我見到許多人傾訴家人對運動的冷嘲熱諷,對死傷者的落井下石,繼而忍不住針鋒相對,最後冷戰收場,隨著運動發展,與家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差。那些冷言冷語聽了固然難受,我也曾經按耐不住而責罵家人。但正如這場運動的其中一精神 —「堅持才有希望」,對著曾經最親近的家人,更加需要堅信他們本性善良,只是欠缺獨立思考和在同溫層的影響下認同了藍絲普遍持有的論點論據,例如「暴力/破壞法律就是錯」、「阻礙民生影響經濟是錯」、「年輕人被煽動或收了錢」、「政治很複雜和黑暗,年輕人入世未深應專注學業而不應參與政治」等等。這些藍絲的陳腔濫調往往帶著許多被官媒單方面定義的概念,大聲堅持這些論據的人可能根本沒有思考過這些概念的涵義,只是轉述而已。我認為在這情況下,除了陳述你自己的意見或分享額外資訊給他們,可以更進一步地詢問他們的看法,但將焦點集中在他們身上。例如當他們提到年輕人不應該參與政治時,除了一句「你不理政治,政治遲早會找上你」,可以進一步問他們覺得政治為何物,為什麼覺得政治複雜,嘗試找出他們背後的邏輯,或許能讓我們更容易作出引導。而當他們談到現時的暴力時,單單以「良知」一詞作回應也未必足夠,因為良知由數個我們假定存在卻在人際間鮮有探討既的概念組成。我的理解可能比較片面,但我認為主要是「道德」、「公義」和「公民責任」的結合,在此礙於主題和篇幅關係,我便不詳細敘述我會如何定義以上三者,而和家人的討論當中,你自己如何定義這三者其實也不緊要。這時先不談社會事件,僅僅和他們談論各自對道德,法治,和自己身為社會一員的看法,可能進一步詢問合法的暴力是否便合乎道德,是否便有利社會發展?便可以有助他們解讀這場運動的訴求和示威者的手法。我知道在香港的大部分家庭裡,兩代間的脫節不可能依靠一兩次晚飯間的交談就得到解決,如果你真的嘗試像蘇格拉底般反問他們,更多的長輩會逃避問題或妄自菲薄,說自己不懂,或說你作為晚輩沒大沒小,這時使出「孝子/孝女」的糖衣炸彈,讓他們知道你不過是想瞭解他們多點,他們或許會有所軟化吧。

其次,是我們在這場運動對不同口號的運用。這三個月以來有數個口號漸漸成為運動的主軸,有聚焦目標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展現抗爭精神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凝聚各派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也有可能不算是口號,但也是主軸之一,強調策略的「 be water」。這些口號在集中運動的目標和傳播運動的精神都起到十分關鍵的作用,也是我十分認同的。隨著抗爭越來越激烈,我們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漲,而將情緒訴諸於叫口號上是人之常情,也能起到互相激勵的作用。但叫口號絕非萬能,特別在以下兩種情況:衝突現場和需要用邏輯反駁對方時。在衝突現場,在場的各位都應該認知到,口號是不可能感化另一方的,無論是黑警還是深藍絲。在現場的各位最主要的目標都應該是保護身邊的手足。無論認識與否,在身邊的手足被襲擊或被捕的時候請暫緩叫口號,如果你有能力,就嘗試號召其他在場的手足上前支援,若果能力有限,叫口號也會阻礙到其他手足的溝通。淘大一役便印證了這場運動需要各位在面對外敵時,言語是不會起到任何阻嚇作用,而看到幾位年輕人在光天化日下當眾被毆打甚至抬走,卻沒有人出手相救,甚是難受。我相信大部分的同路人都是生性善良的,我也絕不是在鼓吹仇恨,鼓勵各位主動攻擊對家,只是指出在我們被襲擊的時候,需要意識到要用實際的行動去保護自己,特別是在對家顯然沒有與你討論的意願時。

在另一情況,是現場未有衝突,只是反方踩場叫囂時,叫口號也不會在說服對方上起到任何實際作用。特別是在對方提出質疑或詢問時,有時候我們似乎會因對方針對這場運動提出問題,便標籤了對方是五毛、分化L,而用口號或「8964」等簡潔地回覆。實際上,這樣做只會令我們顯得理據不足,那我們似乎與盲目愛國愛黨的中國人沒什麼不同。這種情況在網上或現場都常常可以見到,在現場我認為問題不大,早前一連串的中學生行動,他們都用行動完美地反駁了「年輕人不懂政治只是被煽動」的說法。而在網上,我明白鄰國的國家機器十分強大,許多留言板都充斥著五毛,而他們大部分的言論都是素質低下,有違臨時演員的專業操守。但也有少數敬業樂業的會假扮理性/中立,提出看似合理的質疑,實質暗示和引導惰於思考的藍絲和中立L,潛移默化讓他們以為這場運動是搗亂,是空穴來風。雖然明眼人都能夠輕易看出這些伎倆,但要明白我們這時需要實質地指出這些言論有何邏輯繆誤,如何扭曲事實,要不然我們便正正符合了他們宣稱的無理取鬧和喪心病狂。如果面對這種五毛我們也能展現這場運動一貫以來的高水平,五毛只剩下那些荒唐得可笑的言論,自說自話,在輿論戰中我們便能佔據主動。

最後,是同路人之間圍繞這場運動的討論。這三個月間我們遍地開花,在不同崗位用各式各樣的方式抗爭。可能大家都重溫過梁天琦2016年在香港民族黨的集會的演說,即是這次運動的核心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起源。這個概念,與其他強調不分化不指責的原則貫穿了這場運動,相信也是各位嚴謹遵守的原則。但在這場如此有生命力的運動中,即使是同路人間,出現意見不合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而隨著運動來到樽頸位,我們最不需要的,便是失去討論、檢討的空間。例如八月尾開學前,網上圍繞應不應該透過警二代制裁警察,而同意這做法的似乎佔較多數,他們毋庸置疑有充分的理據,這也令他們更加堅信這做法是正確的,或者說是合理的。但危險的是,不同意這做法的網民大多被貼上了「大愛L」、「左膠」的標籤,而他們這想法背後的理據和論證便常常因而被忽略。無論在這件事上各位取態如何,討論都是需要存在的,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能標籤少數聲音,而因此去否定他們的論證,這不正是我們早前所唾棄的教條主義嗎?

近日連登又一次鼓吹不要再提及獨立,恕我不能認同這自我禁言既行為。我明白連登各位是考慮到國際社會現時特別關注和支持一國兩制以及高度自治的原則,希望運動可以聚焦回國際間的關注。我也同意在這場運動中,配合國際輿論或許是這場運動得以成功的最大籌碼,但抗爭就會隨著這場運動的落幕而結束嗎?香港未來的走向需要我們每一個人的討論和參與,而與某一主張割席的行為會直接地摧毀一個討論的可能性,令持那些意見的人不敢發聲。如果我們連討論也容不下,那麼我們又和現在對抗的極權有何區別?

或許我想表達的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並不止於反送中運動,不止於五大訴求,不止需要我們表態和上街抗爭,更甚是思想上的啟蒙運動,而學懂如何對話便是這啟蒙的根基。四個月以來大家主要用和理非或勇武來歸邊,兩派的摩擦也不斷,我見過和理非指責勇武戀權,見過勇武指責和理非缺乏危機感,仍然快樂抗爭。在此況且不討論這二元對立的意義何在,但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嘗試理解多點對方的意見。港台其中一相當高質的節目 —《哲學有偈傾》近期便討論了勇武抗爭的正當性及其需要之處,提出的種種問題無論是和理非或勇武都值得思考,印證了無論你取態如何都能夠從不同意見上吸取到對自己認同的抗爭方式有價值的想法。而我也意識到在當前的時勢,突然要求大家做到思想上的躍進會有離地的感覺。或許我想指出的,便是「 be water」不僅僅單指街頭抗爭的策略,更是思想上的海納百川,意思是無論大家在什麼崗位上,以什麼方式抗爭,不停地自我增值和反省,不停地吸取知識,長遠來說「光復香港」才有可能成真。香港人加油。

後記

我在九月中、尾的時候寫成這篇文章,然而見到9.29,10.1,和許多香港人一樣,我的心情也是相當悲憤和絕望。我也明白到此時此刻堪比戰爭爆發的前夕,對話和思考的空間被大大壓縮,假若我們沉醉於討論而不上街,現在僅有的自由恐怕在霎那間就被剝奪,對此,我只能坦誠地說我沒有對策。但我相信香港人的韌性,相信無論面對極權如何鎮壓,都殺不死我們的理念。無論身在何方,身處什麼崗位,亦無論這個家的未來如何,只要我們謹記為自由而戰的理念,而這理念背後更有強大的思想支持,我們便是自由的。

作者自我簡介:生於內地,卻在香港找到歸屬感,在雨傘革命時逃避了身為香港人的責任,懷著愧疚慢慢長大,希望能貢獻多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