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11/4 - 19:55

公眾知情權?專業?

前線行家今日的行動,一如所料,警方搬出「公眾知情權」、「專業」來指手劃腳。

由警方來講公眾知情權和專業,何其可笑。

自 8 月警方開始例行記者會以來,由警方主導的記者會,已經離公眾知情權愈來愈遠,由始至終,這都不過是警方期望單方面發布訊息管控輿論的一場騷。

廣告

先不說,這「例行」記者會根本不是「例行」,而是隨警方喜好和「需要」,隨時可以召開或取消;那何時對警方而言是有「需要」?

就是警方有事要「譴責」示威者,就是有「需要」;而即使之前一日的記者會,還有多少問題有待質詢,警方都不會視為有「需要」,這本來就是警方選擇性召開來發放資訊的平台。

再者,長達 45 分鐘甚至 1 小時的開場白,充斥是警方單方面、選擇性的訊息,只聚焦於對警方有利的資料,例如「暴徒」如何破壞、打人、襲擊,網上那些「謠言」不實需要澄清;但對警方確鑿的犯錯,開場白必定隻字不提,連播放的片段都經刻意刪剪切頭切尾,只顯示「暴徒」的行徑:例如當日在機場有警員拔槍示警,就剪走事前警員突然單獨衝前拉倒一名女子的部份;又例如播放《紐約時報》有關荃灣警員開槍打中男生胸口的整合片段,就將開槍後《紐時》質疑警員開槍決定的內容剪走。

而警方對發放資訊的操弄,亦愈演愈烈;一開始記者集體追問質問,令警方無言以對,警方就著手「控制」,先是將記者會主持,由政府新聞處的新聞主任,換成警察公共關係科的警員(ie 獲央視加持的高振邦警司),已經是無視新聞處的專業角色和功能。

然後就陸續更改記者會的「玩法」,包括不容許記者自由發問,改以點名的方式指定提問機構,還製作「座位表」以便點名;之後開始限制記者提問上限,再強制記者必與「一次過」發問三條,阻截一切追問質詢,讓警方代表單方面逐條回答。

這些做法的客觀結果是甚麼?

就是一切對警方的質問,都變成警方想答便答,不想答可以輕輕帶過的走過場;所以我們持續聽到,一切對警方不利的事例,得到的回應都是「電光火石」、「現場混亂」、「同事當時判斷」、「使用適度武力」,這些可有可無的官式答覆,甚至拋出一句「目前手頭上無資料」,記者連追問都被封殺,一旦抗議就會被指「搞事」、「俾阿 sir 答下一條先」、「個場係我哋嘅」等等。

在這樣的操弄下,公眾還能從這並非例行的「例行記者會」,得到公道、全面的資訊嗎?公眾得到的,只會是單方面的宣傳和不全面的資訊,甚至赤裸裸的謊言。

高振邦警司,作為這個製造散播不全面資訊以至謊言場合的刀手,你有何資格說公眾知情權?

更別說每名前線記者都經歷過,警員的無理辱罵、阻擋、驅趕甚至攻擊,以閃燈、封鎖線、「上番行人路」、胡椒噴霧甚至拘捕阻礙採訪,無日無之層出不窮。

一直阻礙公眾獲知實情的警方,竟指控試圖捍衛的記者損害公眾知情權;屢屢無視警例、法例,以蒙面、拒絕出示委任證不顯示編號來隱藏身份,以粗言惡行恐嚇市民記者,胡亂使用武力的警隊,竟指控要求停止濫暴散播謊言的記者不專業 —

知唔知,個醜字點寫?

 

(作者按:本文只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