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開悼念六四 是 Hong Kong is not China 的最佳說明

2016/5/28 — 15:11

2015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圖片來源:wikipedia)

2015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圖片來源:wikipedia)

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這兩所在香港被稱為數一數二的高等學府的學生會會長,近日異口同聲說:「悼念六四,沒有意義」。是否悼念六四不止牽涉對一段過去的認知和詮釋,更牽涉到是否重視過去,包括過去必然蘊含種種錯失的機會、未兌現的承諾和幻滅的希盼。

在中國大陸,六四是忌諱的字眼,中共官方在一些無法迴避的情況下,會輕描淡寫地說:「八九年發生的政治風波」。至於悼念六四,公開悼念固然不可能,即使是「天安門母親」等死難者家屬私下的悼念,也只能在大批公安嚴密監視的情況下進行。

在中國大陸,悼念六四,即使是死難者家屬私下的悼念,即使是事發二十七年後,仍是極度敏感的事。港大和中大學生會會長卻說:「悼念六四,沒有意義」;港大學生會會長更以所有年齡相約的年輕人的代言人自居!

廣告

過去數天,已有不少人在FB指出,在香港公開悼念六四是對中共政權的抗議。不過這幾年,「和平抗議沒有用」的講法高唱入雲,公開悼念六四是對中共政權的抗議,對港大和中大學生會會長而言,應聽不入耳了。悼念六四除了是對中共政權的抗議,更是跟橫蠻而深諳計謀的中共政權,爭奪對89.64這一段過去的詮釋。當中共政權刻意淡化六四,輕描淡寫地說:「八九年發生的政治風波」,悼念六四其實是向中共政權迎頭痛擊,悼念六四是向中共政權和全世界說,89.64不是甚麼政治風波,是屠殺、是侵犯人類的罪行(Crimes against Humanity)!

恰好因為六四是屠殺、是侵犯人類的罪行,因此過去的十多二十年裡,當立法會成功動議辯論六四時,一眾保皇黨人士自知詞窮理屈,索性一言不發。

廣告

不要以為發表「悼念六四,沒有意義」這種言論的港大和中大學生會會長只是年少無知,也不要把二人歸入保皇黨陣營,因為與保皇黨人士相反,說這句說話時,二人是振振有辭的。二人更認為,為了維護香港的利益,「悼念六四應畫上句號」。很明顯二人從本土主義和本土意識出發,認定「悼念六四,沒有意義」。

諷刺的是本土主義和本土意識是不折不扣的歷史意識,但到目前止,所有聲稱本土派的人士連香港的過去亦無甚興趣;更遑論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事!因此誤以為鄧小平親自接見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的學生。這些忽視過去的人卻自信滿滿的以年輕一代的發言人自居!

忽視過去的最大問題不是混淆過去的基本事實,而是忽視過去必然蘊含種種錯失的機會、未兌現的承諾和幻滅的希盼,六四便是最佳的事例。

香港的過去何嘗不是一樣?雨傘運動後,發生連串「退聯潮」。「退聯」由每間院校的全體學生公投決定,為甚麼港大、浸大、城大和理大的學生贊成「退聯」?無非是認定雨傘運動失敗,而失敗的因由則是因為學聯在運動期間未有及時把行動升級,白白錯失機會!即使說,贊成「退聯」的學生心底裡認為雨傘運動這段過去其實是一次錯失的機會;引發雨傘運動的8.31人大常委決定則顯然是中共方面未兌現普選的承諾。雨傘運動未能取得任何成果,對不少參與者而言是希盼的幻滅。因此過去必然蘊含種種錯失的機會、未兌現的承諾和幻滅的希盼;六四如是,雨傘運動亦沒有分別。

恰好因為過去必然蘊含種種錯失的機會、未兌現的承諾和幻滅的希盼,因此絕對不能忽視過去,否則不可能重新把握錯失的機會、兌現未兌現的承諾和重啟幻滅的希盼。振振有辭,聲稱為了香港的利益,否定悼念六四的學生會會長,有如自廢武功。

跟中國大陸不同,香港依然可以公開悼念六四。本土派的人士,十分著重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區分,公開悼念六四恰好是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最佳說明。聲稱為了香港的利益,否定悼念六四的學生會會長,為甚麼連悼念六四是區分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重要事件也不能理解,思路如此混亂又豈能是香港所有年輕人的代言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