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早該立公開資料及檔案法 前申訴專員黎年:應規管 TVB 港鐵等公共機構 法改會建議太保守

2019/3/6 — 16:59

法律改革委員會昨天結束檔案法及公開資料法的諮詢,前申訴專員、廉政專員黎年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認為,政府現時的《公開資料守則》已很完備,立法無甚難度,認為政府可以盡快立法。他解釋,立法後政府官員如不肯披露公開資料,便已屬違法,按照現時做法,申訴專員可向行政長官提交報告,報告須在一個月內呈交予立法會,涉事官員就需要上立法會「解畫」,接受議員質詢。

應涵蓋防賄條例下全部「公共機構」

黎年又認為,諮詢文件指公開資料法例只涵蓋政府部門、廉政公署和金融管理局,實屬太過保守;他認為《防止賄賂條例》下定義為「公共機構」的公司如無綫電視、中華電力、港燈、港鐵、九巴以及大學等機構亦應受監管。

廣告

「世界上大部份地方嚟講呢,都有法例監管都有立法,即係我哋一個咁進步嘅地方仍然係無檔案法、同埋公開資料無立法呢,實際上係幾罕有。」現時為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的客席教授的黎年,欣喜爭取多年,法改會兩個諮詢文件都認同要立法。2014年3月,他離任申訴專員前一個月,申訴專員公署公佈兩個主動調查報告,分別涉及本港的公開資料制度,以及公共檔案管理制度。等了5年,法改會終於承認有立法需要,「遲到好過無到,唯一希望時間唔駛再要等好多年。」

滿意申訴專員公署五年前就兩法撰報告

廣告

黎年指,公開資料守則係一個現代社會、一個公開透明度高政府制度下的市民權利,「實際上我哋都成日都話,資訊係最重要 information is power、knowledge is power。(資訊就是權力、知識就是力量)」

檔案法是處理政府以前的資料,公開資料法就是處理政府現時的資料,現時政府部門根據1995年《公開資料守則》行事,而申訴專員有權就政府部門或機構沒有遵從《守則》的投訴進行調查。另外任何人因為《守則》事宜感到受屈,可向法院申請對有關事項作司法覆核。這就是黎年口中「而家個個都做緊」的公開資料方法、程序,政府部門都熟悉,「只係申訴專員只有權利執行《守則》,但無權力迫部門跟專員決定辦事。」

黎年 1974 年加入港英政府,先做司法書記及行政主任,兩年後轉為政務官,一直工作至 2007 年 11 月離開政府,前後 33 年。他最明白,公務員做事的唯一標準,就是守法,「最緊要有個權威機構話,佢一定要公開;而家喺《守則》就無咁既嘅權威喎。立法嗰法律係咁樣,你唔滿意呢?根據諮詢文件佢話,你咪去法庭拗囉。法庭嘅判決就個個都跟。」他直言守則可以成日變,但政府部門一定要依法行事,不會違法。

公務員行事最緊要守法

現時如果政府部門不依從申訴專員公署建議辦事,申訴專員可以向行政長官交報告,然後特首必須把報告交立法會省覽,議員屆時可以召部門官員到立法會解畫,「我(指公務員)可能面對嘅唔係申訴專員,我係面對立法會,立法會議員可能要求我在會議上解釋,咁你自己作一個衡量。你制唔制?」他坦言外界不應低估傳媒和公眾壓力,對官員的約束。

他做申訴專員時,處理過幾宗公眾要求政府部門公開資料不遂的個案。一次是港大要求運輸署提供港鐵車站自殺人數的累計數字,但運輸署以涉及私隠為由拒絕,「自殺果啲人根本當日報紙都賣咗,如果啲人想要呢啲資料,根本上網搵報紙都知。」黎年認為數字沒有揭露私隠,要求部門交數字。

又一次,食衞局公佈奶粉及奶製品含三聚氰氨情況,但只講合格不合格,既不提合格水平,更沒有透露個別產品三聚氰氨含量,傳媒要求食衞局公佈更多資訊不果,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佢(主事官員)諗埋其他理由,驚間公司會唔會告鬼我。」他指官員其實不是全心隠瞞、亦無惡意,「只不過佢地演繹法例時諗多咗。」他和部門說,測試在正式實驗室試驗,根本不用怕承擔法律責任。

認為公開資料法應規管發牌電視台

對於公開資料法,他沒有太多意見,認為越快立法越好,不過對於規管機構的範圍,黎年認為法改會諮詢文件太保守,最少應規管公共事業,以及《防止賄賂條例》下的公共機構,約有 133 個,由無綫電視、奇妙電視,到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都屬這範疇,「你畀個大氣電波佢喎,佢用緊公共資源喎,啲公共機構你畀個特權、畀個 franchise 佢去提供公眾服務喎!」

對於有意見擔心,立法後搜隻公開資料會為機構帶來財政及行政壓力,黎年並不認同,「而家好多都做緊,一間咁大嘅公司嚟講,而家都成日招呼緊你哋(傳媒)攞資料,不過係咪根據一個法例嚟攞資料係一件事。佢而家做緊啦,你走去攞資料,佢唔畀你咩?」他贊成可以合理地收費,以防被人濫用。

公開資料法和檔案法,前者處理現時資料,後者則收納舊有資訊,黎年亦認為二者同樣重要,「你終於有一日,30年好、50年好,你終於有一日歷史你要尊重,即係曾經咩事發生過呢,應該紀錄上可以留底,他日人們可以見到。」紀錄之外,最重要是檔案有重見天日的一天,「最緊要制度,遲啲公開唔緊要,最怕係幾廿年後你想知有過咩發生,你都無紀錄。無從稽考就係最唔滿意地方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