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七暴動後期 港共銀行業務被軍管 出身重於一切 外行領導內行

2017/9/13 — 19:37

作者按:高齡94歲的前新華社統戰部部長何銘思出版回憶錄,談50-70年代港共統戰工作。其中涉及文革及六七暴動時港共重要部門被「軍管」—— 

「1967年,周恩來失去了他的影響力,陳毅被打倒,廣州軍隊改由丁盛統領。。。1967至1968年的香港也有大規模的社會動亂,香港社會受到很嚴重的傷害,陷於崩潰的邊緣。」

【何銘思口述史】頁71-72

當年極左思潮橫行,貧下中農被派來港管理銀行業務,部份連加減乘都不懂,只會說革命口號。如此吃相活像39名建制派議員聯署,要求跟進校園港獨標語。這些議員一字排開,以校長住家地址當學校填報的「博士」議員站前排,旁邊是近期瞓身「殺妖」的何姓律師,後面還有鼎爺…

讀過整風及反右運動的都會感慨歷史如此相似,從極速組團殺入教大示威到網上聯署煽動,以打擊港獨之名圖壓制言論自由,將學生視為眼中釘。有權有勢人士紛紛獻媚,瞓身為23條立法鋪路。

廣告

「當時香港的銀行,如南洋銀行、交通銀行等分行的行長,都是由大陸派來的人擔任,他們有些人是村委書記,沒有銀行工作背景,完全不瞭解金融工作,有些可以說連加減乘除都不懂,只會說革命口號,他們只是『根正苗紅』、貧下中農出身。那是銀行業務啊!在這些情況下,如何運作呢?」【何銘思口述史】頁72

近期頻頻出擊的愛字頭團體,和各據山頭的眾多同鄉會和工聯會利益版塊各異,外人看來難以分辨,但實際關係和「反英抗暴」期間各自為政,互相牽制邀功有多大區別呢?

廣告

「共產黨內的組織非常複雜,由不同的線組成,各成體系,你管不著我,我也管不著你,相互之間亦不溝通。軍委一邊不讓你知道他們的行動,國務院一邊也不讓你知道他們的舉措,所有部門都一樣,不讓其他人知道自家的事情。就算是軍委當中的政治部、情報部和參謀部之間,都互不溝通。大家都不會讓其他系統的成員知道自己系統內的事情。而就算部門裡的行動組執行了行動,都只有部門的主管才知道。」【何銘思口述史】頁72

今天不同政見者被後面惡毒勢力擺佈下難以溝通,民粹主義者天天呼喊「我最愛國」。《消失的檔案》訪問過幾位前左派高層或他們的家人,他們在新聞戰線、電影界、出版界或後面策劃鬥爭的緊跟指示,全心付出,非為個人利益。勇往直前背後深信犧牲是神聖而有價值的,又隨時準備好要為革命喪命。

轟轟烈烈的革命過去後,他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金堯如被下放農場,羅孚被軟禁在北京十年,廖一原領導的電影界十年無法生產,劇組及製作人員無用武之地,命運被播弄,回頭已是百年身。

香港這片「借來的地方」讓我們在此生根成長,不同背景的朋友曾經能溝通。何銘思先生在六四屠城以後無法接受中共政權之殘暴,於六月五日在《文匯報》及《信報》宣佈退黨。

《消失的檔案》訪問過的汪雲女士說話不流利,觀眾對她印象不深。她在片中只談往摩星嶺集中營探訪之家屬感言,但個人對她感念很深。汪雲婆婆目睹北京屠殺學生及平民後大受刺激而中風,得么女小雲悉心照料下恢復部份自理能力。多年前她決定將廖一原珍藏之名畫、筆寶及名家之往來書信捐出,分送予電影資訊館、中央圖書館及中大圖書館讓外界研究左派電影發展史時使用。藏品研究價值高,約十年前估價過千萬。訪問時曾經問汪婆婆年事高了,為何不自己保留或變賣部份呢?她斬釘截鐵地說:「我是愛國者,以前是,如今也是。」

愛國愛國,多少惡行因汝之名進行,又有多少人義無反顧,以素樸感情跟隨。左派人物不止一種,他們命運落差極大。今天的功利主義者是時代產物,凡馬屁差事都唯恐不及。我們唯有讀史才能明白更多。

【消失的檔案】三月八日於中大博群電影節首映,汪雲及廖小雲接受訪問片段。

【消失的檔案】三月八日於中大博群電影節首映,汪雲及廖小雲接受訪問片段。

廖小雲是中醫師,侍母至孝。圖片是2015年1月訪問時拍。

廖小雲是中醫師,侍母至孝。圖片是2015年1月訪問時拍。

#消失的檔案 #六七暴動 #反英抗暴 #何銘思口述史 #新華社統戰部 #中文大學出版社 #廖一原 #汪雲 #廖小雲 #金堯如 #羅孚 #摩星嶺集中營 #羅恩惠

以下按圖可放大

【何銘思口述史】中文大學出版社

【何銘思口述史】中文大學出版社

抗暴鬥爭與文化大革命 頁71

抗暴鬥爭與文化大革命 頁71

【何銘思口述史】頁72

【何銘思口述史】頁72

【何銘思口述史】頁73

【何銘思口述史】頁73

********

#消失的檔案
購票: goo.gl/RgK4QT 預告片: goo.gl/4f42Zz
消失的檔案網頁﹕vanishedarchives.or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