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七暴動51人

2017/8/4 — 18:03

【文: 前原威一】

今年是「六七暴動」50週年,網上出現大大小小的不同討論,而左派亦高調去拜祭他們口中的「烈士」,至今亦未曾停止扭曲歷史,更有研究學者翻查政府檔案期間,發現不少檔案離奇「消失」。筆者曾於差不多兩年前揭發警方刪改有關歷史,曾接受報章訪問,認為不少網民均容易輕信各種謠言,網絡流傳的暴動死者名單亦出現不同版本,其中左派版本祇收錄於暴動中遭警方拳腳或槍械打死的左派工人,而反對左派者的版本,則收錄殉職警察及遭炸死、放火燒死之人士。

根據港英當局公佈的統計數字,截至1967年年底之前的暴動死者為51人,而根據一個六七暴動報章社論網站收錄的較完整死者名單,暴動期間死者人數已超過51人,筆者嘗試找出哪些死者是政府名單中的51人,哪些人不是。

廣告

在政府統計數字中,51名死者當中包括12名軍警及消防人員,以及39名其他人士,而12名軍警消防員當中包括10名警務人員、1名英軍人員及1名消防人員。在該10名警察中,死於爆炸的有2人,分別為於10月13日在灣仔告士打道遭炸死的警員杜雄光,以及於11月5日在銅鑼灣怡和街遭炸死的高級督察麥基雲;而死於槍擊及利器的警察分別為6人及2人,在遭槍殺的6名警察中,包括於7月8日「沙頭角槍戰」中遭武裝分子射殺的5名警察,及於12月9日在錦田遭暴徒搶槍射殺的警員李觀生;餘下2名遭利器刺斃的警察,包括於7月9日在西環福建中學外殉職的警員林寶華,以及於11月28日在石硤尾遭三角銼刺死的警員薛振鴻。英軍人員和消防員則分別為8月28日在獅子山頂拆彈期間遭炸死的中士華克曼,及於9月3日在灣仔消防局遭空投炸彈炸死的簡文。

至於39名其他人士中,則有12人死於爆炸、17人死於警方槍擊、2人死於縱火、5人在暴動現場死亡或重傷不治、2人在暴動中死亡但非警方行動導致,以及1人在警方看守期間死亡。

廣告

死於縱火的2人,無可否認是指8月24日遇襲的商台播音員林彬及其堂弟林光海;而在警方看守期間死亡的一人,應該是指邵氏工人李安,他與另一工人王煜森在6月26日法庭過堂當日感不適,李安於送院後死亡,事後有三名警察被控誤殺入獄。

死於爆炸的12人,除了於8月20日在北角清華街被炸死的一對小姊弟黃綺文及黃兆勳外,亦包括於8月25日遭炸傷的小販鄭佳、9月20日於粉嶺自炸身亡的邱進友、10月13日遭炸傷的中學生唐德明、10月15日於牛頭角遭炸死的鍾志明及一名同行不知名者、11月8日於荔枝角道遭炸死的洗衣店店員張雲、女童周雲英、地盤工人文韜業,以及另外兩名不知名人士,該兩名不知名人士中,其中一人於10月9日在橫頭磡自炸身亡,另一人則無法查證。12名死者當中,其中4人是遭自炸身亡,包括邱進友、鍾志明及兩名於橫頭磡及牛頭角的不知名人士。

死於警方槍擊的17人,包括6月23日的塑膠工人鄧自強、7月8日的華界民兵張天生、7月9日的搬運工人鄭浙波及馬烈、7月10日的油漆工人蔡南、7月11日的李四、7月12日的木匠麥志華、7月14日的九塢工人何楓、7月15日的紗廠工人余秀文、7月16日的冷氣學徒熊興澤、7月26日的紗廠工人蘇全、8月29日的車打工人何瑞麒、10月1日的搬運工人盧漢彬,以及另外4名不知名人士,該4名不知名人士中,第一人於7月12日在豉油街中槍,第二人於7月14日在新填地街中槍,餘下兩人則於11月8日在荔枝角道中槍死亡。

在暴動現場死亡或重傷不治的5人,包括於5月12日在黃大仙徙置區遭硬物擊中頭部的理髮學徒陳永祥、6月8日的煤氣工人黎松及曾明、6月24日的塑膠工人羅進苟,及於7月10日遭利器刺斃的傢俬工人李振興。其中羅進苟的死因,左派均認定他在警署遭虐打致死,然而筆者翻查舊報紙,羅進苟是於6月23日警方搜捕膠業工會當日,由高處躍下受傷的,他於送院後翌日不治。

餘下的兩名「在暴動中死亡但非警方行動導致」的死者,分別為6月8日死亡的政府車廠工人徐田波,及6月24日死亡的塑膠工人鄒松勝,其中徐田波是於警署拘留期間突然暴斃,驗屍發現徐的多條肋骨斷裂,左派的說法指徐田波是於警署遭虐打致死;而鄒松勝則於法院過堂當日送回警署,後稱感不適送院,其後不治,驗屍發現脾臟爆裂,左派亦認定鄒松勝的遭遇與徐田波相似。

以上提及的死者姓名中,並未出現左派版本名單中的油漆工人朱日基、沙頭角村民何傳添及九巴工人章集,為何不包括在51人當中呢?按周奕《香港左派鬥爭史》的說法,朱日基是於7月在騷亂現場中槍後被送到廣州,隨後死亡;何傳添於6月24日因參與沙頭角暴動被捕,7月15日被判簽保守行為,延至8月9日死亡;章集於8月30日在深水埗參與暴動期間遭警方槍傷腿部送院,因感染肺炎於9月3日病死。

左派一直指這三人皆被警察打死或槍殺,但我們要知道,朱日基是於香港以外地方死亡,我們無法查證他是否死於槍傷,或是感染其他疾病致死。何傳添由判簽保至死亡的25日間均享有自由,其死因亦不一定為被捕後於警署遭毒打所致;章集感染肺炎病死,根本與槍傷沒有任何直接關係,因此在死因研訊中,法庭裁定章集是「死於自然」。

以上例子,代表政府統計數字並不包括於香港以外地區死亡,或是感染疾病死亡的人士。



作者自我簡介:六七暴動業餘研究員,曾揭發警隊網頁刪改有關歷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