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三十】無懼秋後算帳 大陸客現身維園悼六四

2019/6/4 — 17:28

桂先生、林先生(化名)今日下午現身維園。

桂先生、林先生(化名)今日下午現身維園。

今日是六四 30 周年,支聯會晚上八時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早在下午四時許已有人來到維園,當中不乏來自大陸的旅客。其中來自東莞的桂先生,就表明無懼參加晚會後會被秋後算帳,期望每年都能出席晚會燃點燭光,形容「愛好民主的人來這裡就像朝聖」。

東莞桂先生:不會害怕秋後算帳

桂先生四時許已在維園準備參加晚會,他在雨中擔著傘,默默凝視會場中的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他認為香港人堅持悼念六四很有意義,「它就是說中國還有人紀念這件事,大陸你感受不了。到這裡你才知道有這麼多人支持平反,支持民主」。

廣告

桂先生稱 2016 年他第一次來港參加六四晚會,今年是六四 30 周年,「一定要來」。他認為悼念、平反六四的意義在於消除暴力文化,因為政治上的暴力和個人生活的暴力是相連的,「假如中國的暴力政權不倒」,現況不會有改變。

1988 年出生的他又說,六四當年他只有一歲,無甚記憶,亦一直不知道有此事,「我們的政治書不談」。直至 16 歲那年在學校的輔導課上,他聽見老師說「法輪功是 89 年以來最大政治風波」,他覺得很好奇,馬上問 89 年發生了什麼事。回家後再問家人,家人也不說,兩年後到他 18 歲才娓娓道來。

廣告

桂先生又表示,自己不怕被政權秋後算帳,「如果怕我就不來」,又表明希望以後每年都出席六四晚會,燃點燭光,「愛好民主的人來這裡就像朝聖。」

深圳林先生:當年帶領學生上海遊行

來自深圳的林先生(化名),亦在下午四時半到達維園,他表示今年是六四屠城三十週年,首次來港悼念。

林先生三十年前在上海某大學擔任講師,當年曾帶領學生在上海外灘和南京路遊行,支持北京學運。事隔三十年,他堅持當年中共的做法是錯誤,而自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的氣氛變得更緊張,除不能夠公開談論六四,學校教師亦被下令,禁止教授當年真實的情況,一講就要「被」下崗。

林先生稱,現在絕大部份大陸新一代,只注重個人利益,對政治、歷史毫無興趣 ,對六四並不好奇,就算能夠「翻牆」得悉當年往事,大多都不會主動接觸相關資訊,他覺得很可惜。

內地應屆高中畢業生:「翻牆」了解六四

兩名內地應屆高中畢業生,亦特地在六四三十週年這幾天來香港。雖然他們今晚已要趕回大陸,未能參與燭光晚會,但希望在晚會開始前三小時到維園「感受一下」。雖然之前從未參與過六四晚會,他們表示因就讀電腦相關科系,以前便會「翻牆」透過互聯網了解六四。他們認為,八九民運是一場「愛國運動」,「人民爭取民主自由」。

「如果當年這場民主運動成功,或許會使中國的繁榮能夠永續。」即將前往美國升學的其中一名受訪內地高中畢業生說道。另一名即將到香港就讀大學的應屆畢業生則坦言,往後中國依然很難達到民主自由。

兩位受訪者均拒絕透露姓名,只自稱「內地高中生」,亦不願留影,擔心中共政府透過人臉識別系統找到他們真實身分。

來港工作蘇先生:平反六四是國家轉型關鍵

而24歲來自廣州,在港資企業工作的蘇先生就表示,今年是來港兩年以來首次參加六四晚會。他在現場逛了幾個圈,在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前,被數家媒體訪問,他了解過傳媒會在哪裏播放他的訪問後,表明願意以真實姓氏和真面貌示人,接受訪問。

蘇先生指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到六四資訊,「翻牆的技術,好細個就識。」他指內地的教科書,亦有提及六四,不過只得一句,「教科書說黨有錯誤,佢梗係唔係話自己錯啦,有一句對抗階級自由化不力,但在黨嘅英明領導下,就化解咗個危機。」

他表示今日到場,是希望在香港近距離認識六四,「唔知今年係咪30週年,真係好多內地人過嚟,參加呢啲活動。」他說自己幾日前也有參加和六四有關的活動,其中一幕令他很深刻:「嗰啲人都係廣州嚟嘅,佢哋未必肯上鏡,但很願意揸支咪講自己的睇法,其中有個人講下講下仲喊曬。」不過他亦擔心,若 《逃犯條例》修訂通過,日後未必敢再現身六四晚會。

對於六四能否平反,或者不再成為內地禁忌,蘇先生認為關鍵仍是中國的取態,「這是成個國家同黨轉型的關鍵點,他要向一個文明的方向發展、向一個自由的方向發展的話,其中一個好關鍵係承認呢件事,同平反呢件事。承認咗自己錯誤之後,重新走一條正確嘅道路。」

深圳鄭先生:中央封口維護政權很正常

而由深圳到港的自由行旅客鄭先生,就有不同的觀點,他強調是好奇中港兩地對六四說法不同,而到維園一看,自己對六四沒有想法,稱「誰都可以犯錯」。

他又認為內地民眾對六四事件都不愛講,「反正就是以前發生的事」,認為中央對六四封口以維護政權很正常,他又表示內地對六四的說法紛紜,但他都是道聽途說,「真相是怎樣我們都不知道啊」。

他揚言真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如何正視問題。他表示「誰都可以犯錯」,認同香港紀念學生當年提出的理念,但認為不必紀念學生有勇氣把車推翻等事情。他又表示民主自由人人都想追求,而中國政府正朝着好的方向改變,又讚揚現在中國政府依法執法,任何改變都需要時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