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三十】記者出書親述六四經歷 「不能容許只有勝利者寫的真相存在」

2019/6/3 — 17:47

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週年,六十名當年新聞工作者出版新書,記錄當年在北京和廣場前線的見聞,以及當年未能及時發佈的新聞,以及近年採訪的經歷,希望保存真相。對於近年經常有人質疑天安門廣場無死人,反對派誇大解放軍鎮壓的情況,當晚在北京採訪的記者指自己在六四當日,在木樨地目睹身邊的學生、平民中槍倒地,在醫院見到數百具屍體;亦有記者指,即使事隔三十年,作為新聞工作者都有責任為真相發聲,「不能容許只有勝利者寫的真相存在」。

六十名當年在前線採訪的記者,以及之後曾採訪難屬的記者,在六四三十週年出版《我是記者 — 六四印記》,紀錄當年身在前線的見聞、以及當年未能及時發佈的新聞,以及三十年後的反思,希望拼湊出六四的真實概況。

廣告

聯合作者之一、1986 年任《星島晚報》記者的梁慧珉指,近年出現的「六四沒有死傷」這說法是扭曲事實,六四凌晨她身處死傷最慘烈的北京木樨地採訪,並以錄音機錄下坦克車、裝甲車在身前經過的聲音,還有軍隊向人民開槍的槍聲以及爆破聲,身側不少學生、平民相繼中槍倒地,之後她到北京協和醫院,現場有幾百具屍體,其中一名死者頸部有大血洞,「嗰啲唔係橡膠子彈,係真子彈,打入人體爆開,先會有雞蛋咁大嘅傷口」;時任《百姓》半月刊記者的張結鳳憶述,六四當天自己在天安門廣場城樓前方中槍受傷,她強調當年「確確實實有軍人出現,然後有開槍,當時亦有死人」。

當時在文匯報任副總編輯的程翔補充,說「六四沒有死傷」的人受限於外在限制,無法了解真相,一來天安門廣場佔地甚廣,而且解放軍清場前廣場的燈被關上,一片漆黑,有目擊者指沒有看見死傷不足為奇;二來學生和戒嚴部隊談判後,在六四凌晨四時和平撤出,當時或許沒有死傷,但凌晨四時前的死傷確有其事,他希望大家能跳出當時的局限,直面真相。

廣告

當年在無線電視新聞部工作的謝彩雲則稱,擔心未來未必可以再提六四歷史,作為新聞工作者有責任,在仍有討論空間時繼續為真相發聲,「不能容許只有勝利者寫的真相存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