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之後 七一何從

2016/6/6 — 10:36

2016 六四維園晚會

2016 六四維園晚會

悼念六四和七一大遊行的性質不盡相同,但由於兩者相距的時間不足一個月,所以頗常給人拿來比較兩者參與人數的差異,從而分析每年非建制派的政治動員能力。與此同時,在支聯會主辦的六四維園集會中,台上有人順道呼籲台下的朋友參加七一大遊行,差不多是每年的指定動作。

在七一大遊行這議題上,本土與泛民有甚麼爭論?

不過,並非所有台下的悼念六四參與者均會盲從台上的呼籲。他們還須視乎每一年有什麼重大的政治事件發生,以及每年七一大遊行的主題是什麼,才決定是否參加(當然每年七一的天氣如何也有些影響)。換言之,六四維園集會影響力達全盛期時,台上的呼籲者也無法完全有效地動員台下的人參與廿七日後的七一大遊行。如今六四維園集會遭批評為形式僵化、不少參與者只是每年一度地到維園尋求心靈慰藉,待散會後自我感覺良好便不會再有其他形式的政治參與,先不論這種批評是否合理,這種批評也很容易會延伸至七一大遊行這個議題。

廣告

然而,在每年同時支持六四維園集會和七一大遊行的人士中,有不少對這種批評嗤之以鼻。他們認為,在那些批評者中,有些並沒有另起爐灶走出來參與抗爭,有些雖有另起爐灶,並大肆批評傳統集會和遊行的不足,但他們發起的亦不見得有很多人參與和有任何重大的革新;

而且,雖然他們的行動手法和目標與中共和建制派的迥然不同,但他們所造出來的客觀效果,與中共和建制派的大同小異,那便是嘗試瓦解現有最大規模的六四集會和遊行示威。另外,有些反對另起爐灶的人士,明白到無論如何回應對方,對方也不會聽取意見,那倒不如各有各做,但與此同時提出互不拖後腿的要求。有些相對同情另起爐灶的批評者的人士,則不是全盤否定那些批評者提出的觀點,但他們認為,立新並不一定要完全破舊,抗爭升級也須建基於現有基礎之上。

廣告

但是,有些批評六四集會和七一大遊行因循的人士,也同意各有各做,互不拖後腿便可的原則。但他們始終對泛民譴責年初一晚上爆發的旺角騷亂耿耿於懷,認為泛民此舉正是與建制派同謀合力攻擊有意革新的抗爭者。有些則認為,現有基礎的抗爭是消耗民氣的,如革新的抗爭者須讓路給傳統的抗爭者,那麼抗爭便永遠以「和理非非」的形式進行,最後抗爭以失敗收場。

可是,換邊廂泛民政黨既認為旺角騷亂那次使用武力的理據不足,若不站出來譴責,不但會影響它們在來屆立法會選舉中爭取溫和選民的支持,而且會讓他人認為它們在譴責暴力一事上有雙重的標準。對部分走溫和路線的人士來說,旺角騷亂中抗爭者使用暴力並不是什麼革新的手段,而是重蹈歷史中不恰當地使用暴力的覆轍,如讓這般風氣助長下去,即使最後真的爭取到一個民主的選舉制度,不恰當地使用暴力這種非文明的政治文化亦令大眾不能享有真正的政治權利。加上,他們會反駁指,激進的抗爭手法亦不見得可爭取到理想的政治目標。

「民主回歸論」是燙手山芋 本土論述未見完善

心水清的朋友或許不難發現,以上的爭論在雨傘運動前已經存在,在雨傘運動未竟全功後,以上的爭論更是日趨白熱化,六四和七一只是其中兩個角力的戰場。箇中關鍵,在於暫時未有一套爭取民主的政治論述特具說服力。

過往「民主回歸論」成為大部分泛民政黨的論述支柱,但這套論述成形時,香港在軍事以外明顯較中共強大,卻多年來仍爭取不到在港落實民主的政制,現時香港相對中共的優勢已經減少,故頗難令人相信一成不變地沿用同一種方法會有奇蹟出現。更關鍵的是,建構「民主回歸論」的上一輩始終要交捧,從現時接班的可能對象中,不見得有任何人與中共有豐富的博弈經驗,亦不見得中共為何無緣無故地把「民主回歸論」的接班人放在眼內。「民主回歸論」的接班人可能要花巨大的努力,才能把中共拉回談判桌,但即使重返談判桌,亦未見得有很大的機會能成功爭取落實民主的政制。另一方面,在雨傘運動未能爭取真普選後,支持民主的香港人對等待「民主回歸論」開花結果的耐性愈來愈低,其接班人一上場,便既須面對中共這個強大的政治對手,亦須面對民眾的日趨不信任。「民主回歸論」無疑是個燙手山芋,願意接手的新一輩並不多。

不過,大部分的本土論述亦暫未見得完全具說服力。撇除中共是否會讓步的問題,大部分的本土論述仍需多面對兩個問題。

問題之一,在於對不少人來說,討論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問題實在是太遙遠的事。他們當中,有些對香港未來十年的前景也未敢樂觀,更逞論是2047年的事;有些則認為,當時建構「民主回歸論」的有識之士固然未能預測到三十年後的今天會願望落空,但也難保現時的本土論述在三十年後不會重蹈「民主回歸論」的覆轍,甚至最後會得出更壞的後果。問題之二,在於本土論述未能夠指出,在成功達成理想的政治目標後,香港應如何與中共互動。不論是港獨還是內部自決後,香港也不能不面對中共存在的現實。其實,有軍隊和有美、中在背後撐腰的南韓也不能不面對北韓在背後虎視眈眈的客觀現實。故此,實在頗難令人相信,港獨或內部自決便是香港前途問題的終點。

其實,只有相信「中共崩潰論」的本土派才不用面對這個問題。但問題是,「中共崩潰論」到底有多大的說服力呢?即使中共真的崩潰了,香港也不見得不用處理與原先中國各地如何互動的問題。亦沒有人能夠百分百保證,中共崩潰後,香港便不用面對原先中國各地的軍事威脅,順利爭取到理想的政治目標。

當然,各種爭取民主的論述也有成功的可能性,不過如要爭取到理想的政治目標,現時倡議各種論述的人士也不得不摸着石頭過河。無論如何,對外界來說,由於沒有任何一套論述明顯較其他的具說服力,加上各方均不認為自己的論述較對方的遜色,以上的爭論將會持續最少一段時間。有關悼念六四與否的爭論,既可延伸至七一大遊行這個議題,亦可延伸至其他的戰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