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二十七

2016/6/3 — 16:42

2015 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2015 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文:鍾庭耀】

良藥苦口,忠言逆耳,本是張良勸諫劉邦之語。今日,「鍾言亦議」之六四感言,卻是我對年青一代的自白。

八九六四,是歷史給我最大的烙印。我在九一年開始進行民意調查,或多或少是基於我對六四事件的分析。

廣告

我當年想,現在也在想:中國大陸早些出現民意調查,早些讓人民發聲,六四可能不至流血收場,甚至是否出現六四,也成疑問。

六四過了二十七年,我也做了民意調查二十五年,國內人權雖不至於原地踏步,但與整個人類社會發展的歷程,又好像愈走愈遠,望塵莫及。這不是社會發展速度的現實問題,而是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問題,是期望與現實相對落差的問題。

廣告

週年調查顯示,大部分香港巿民仍然認為推動中國民主和經濟發展是自己的責任,這是香港巿民的良好意願。大陸政府不領情,香港人的熱情自然慢慢冷卻。

我這一輩,在大學校園目睹六四流血,終生難忘,不是任何民調數字可以清洗。有人認為,六四情結總要「畫上句號」,這點我沒有異議。我曾經年青,知道年青人的理想,認識年青人的節拍。正當我輩用了二十七年不斷糾纏在「平反六四」的歷程和企盼時,年青一代轉移目標,爭取本土建設、與世界接軌,可以理解,值得體諒。畢竟,是誰令他們失望,是誰令他們改變,我們清楚。

六四事件對大陸和香港的發展影響深遠,這點相信無人異議。起碼起碼,我對學術自由和民意調查的執着,如果沒有六四,可能很不一樣。

我個人的堅持,在六四未被平反之前,不會畫上句號。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在歷史長河之中,有着岳飛和屈原的故事。他們可能沒有成就大業,但他們浩氣長存,留給後世的,又豈止一輩之見。

正氣歌曰:「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六四歌曰:「也許我倒下,再不能起來……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相信歷史,相信真理。

 

註: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與所屬機構立場無關。本文初稿由《香港01周報》刊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