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前夕.獄中信簡】堅守真相三十年ㅤ轉化為力抗惡法

2019/6/3 — 22:25

2018 年六四 29 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2018 年六四 29 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隨著送中惡法爭議越演越烈,監房裡的對話閒聊也不再止於風花雪月和江湖之事,甚至有懲教職員私下表示 6 月 9 日有意上街。囚友除了打聽逃犯條例修訂的魔鬼細節外,也有談起三十年前六四那夜。

關於六四,自己在書本和網絡看過不下數十遍,加上身邊不乏當年參與支援的朋友前輩證言,自問對屠城的史實並不陌生。不過沒想到,這一切也不及我在監倉內聽到一位當年在北京的囚友所分享的見證一樣震撼。這位未曾缺席六四燭光晚會的囚友向我娓娓道來,憑著家族政治背景,父親在北京市內重點高校任教。六月前他曾跟著父親和他的學生,前往天安門廣場探望絕食學生,後來卻目睹坦克駕往街道和軍隊進城。「屠城當晚,我整晚沒睡」,即使緊關門窗,接連不斷的槍聲、呼救聲與哭聲還是響過不停。他又向我講述,清晨偷偷打開窗戶時所見,街上的傷亡慘況。翌年,父親因曾聲援民運而遭清算,他們舉家遷至香港。多年後為生活而挺身走險已是後話,當他提到要牢牢記住這段永不磨滅的歷史時,那份堅定的眼神教我難以忘懷。

這位囚友不經意的剖白更教我感到慚愧:「其實我都知無乜希望,但我都覺得要去(維園)」。自從習近平鐵腕治國,「平反六四」的訴求越見渺茫。畢竟公民社會空間處處受限,堅持未必一定會見到曙光。但正如每年推動那位囚友去維園的並非可期的願望,而是一種對真相和原則的執著,已超越了付出和回報的估算,我們也不應輕易忘記,驅使我們堅持到底的,其實源於一片追求公義、不忍香港淪落的丹心。當年我們不也曾說過,「唔係見到希望先堅持,而係堅持先見到希望」?

廣告

距離送中惡法表決只有不足一個月的時間,未見商界有敢於轉軚的可能。假如我們單單寄望將 03 七一「複製」,我們或許忽略了港府已不再是反國教時尚會尊重民意的官僚,群眾動員基礎和準備更遠遠不及傘運時。此刻我們確實沒有客觀條件可以拉倒惡法,我們可以做的,可能是以三十年來堅持守護真相、拒絕謊言的精神,身體力行,以自己的力量為反送中運動,為香港晦暗的未來創造有利條件。

身處於牢房裡,遺憾未能跟大家一起為抗爭出力,更是九年來首次缺席六四晚會。盼望各位在 6 月 4 日和 6 月 9 日反送中大遊行,能以燭光和腳步代我上街,堅守下去。

廣告

香港眾志製圖

香港眾志製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