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晚會與命運自主

2015/6/8 — 12:54

維園內外,今年全港悼念六四活動,繼續遍地開花。

維園內外,今年全港悼念六四活動,繼續遍地開花。

26年過去了,135000人依然齊集維園悼念,點點燭光照亮黑暗大地。人數雖然是2009年以來新低,但人們心情依然沉重,不想回憶,未能忘記,沒有遺忘歷史,沒有放棄究責。



畢竟,今年悼念晚會相當特別,突破了多年來的框條形式,刻意求變。歌曲《中國夢》不見了,換上了《撐起雨傘》,不少市民更在台下撐起黃傘,高呼「我要真普選」。以往大會經常領唱的歌曲《血染的風采》也不唱了,只在晚會開始前及結束後播放。主持多年的司儀也被更換了,顯示支聯會銳意年輕化。在向死難者獻花的環節,抬着花牌的變成大專學生。在燃點火炬的環節,主角更是大專生、中小學生與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學聯不見了,換上了中大、樹仁、城大、理大學生會代表,高舉「政商崩壞,極權無道,命運自主,港人修憲」兩大橫幅,發言內容聯繫六四屠殺與香港命運,字字鏗鏘有力。台上,他們焚燒《基本法》。台下,有人站起來舉起「迎戰否決,重返金鐘」標語。大會除了一如既往傳達六四親歷者和難屬的心聲(例如播放八九民運參與者王超華錄音講話,內容聯繫中國及香港民主前途),還播放了因參與香港雨傘運動而被中共拘捕的「傘捕者」家人心聲,包括中國大陸詩人王藏的妻子錄影講話,讓人銘記23位仍未獲釋的「傘捕者」。

在這些方面,今年的支聯會承受著「兩邊不討好」的批評,銳意創新,把26年前的北京民主運動和當前的香港民主運動聯繫起來,兼容多元聲音,包納新舊政見,讓本土派及大中華派能夠分別各取所需,同時毋忘死難,點亮燭光,真摯悼念,抨擊暴政,令人感動。雖然大會整體安排稱不上是完全無暇,但是其志可嘉,未來每年的悼念活動更宜精益求精。

維園之外,全港悼念六四活動更加遍地開花:熱血公民在尖沙嘴舉辦集會,逾千人參與;香港大學學生會以「守住香港」為題在校園內另辦六四集會,2000人點亮燭光,坐滿中山廣場和旁邊石階,高呼「守住香港,就是我們的事了」。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更發言表示:「中共政權專制依然,本地民主不能耽擱;爭取我城民主,絕非以爭取中國民主為大前提」。他說自己擔心上一輩會覺得他們大逆不道,但願意走出改變的第一步。凡此情景,令人動容。

有人認為他們這些人正在「攪局」,只會「攤薄」維園人數,徒令中共竊笑。恕我不敢苟同。一、悼念六四沒有專營權,人人可以自由自在以自己選擇的形式、時間、地點參與悼念活動。這就好比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不去某個教堂或某個團契,絕不代表他對上帝信仰不忠。我選擇去維園,但不會斥責別人去其他地方參與悼念,或者粗暴指罵「你們被共產黨利用了」。有容乃大,殊途同歸。二、在香港公開悼念六四的人數,本應「算總賬」,把多個地方的出席人數加總起來,不宜只以維園為度,方稱得上實事求是。三、支聯會今年刻意求變,比較貼近香港民情,但是過往數年的悼念活動的確未能容納年輕一代的本土民主精神,甚至長年以來一直硬把「中國無民主,香港難有民主」的真相扭曲成「中國無民主,香港必無民主」,導致年輕一代離心離德,所以才會出現港大校園及尖沙嘴的晚會。四、客觀事實擺在眼前:參與港大校園及尖沙嘴晚會的人數,加起來不超過3500人,但是維園人數則有大會宣佈的135000人,或者警方公佈的46600人。即使有任何所謂「攤薄」現象,根本連8%都沒有,因此毫無實質影響,反對者不宜神經過敏。

今年比較惹起爭議的,不是支聯會、港大學生或熱血公民等組織分庭抗禮,反而是在維園晚會大台上焚燒《基本法》的四大學生會代表。城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梁曉暘發言表示:立法會議員難以提出私人草案,批評三權分立是「空口講白話」,指出在六四晚會上焚燒《基本法》是「承傳、開拓」,同時對極權宣戰。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表示:希望修改《基本法》45條有關普選特首的條文並加入公民提名,以及158條有關人大常委會有權解釋《基本法》的規定,避免中共以釋法僭建法律。學生發言後隨即撕爛《基本法》冊子,將它當眾燒毁,台下有市民拍掌,也有市民暗自表示不滿。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晚會結束後表示,事前知道學生會在六四晚會上焚燒《基本法》,但是尊重學生表達憤怒的方法,因為支聯會平台是給任何人表達意見。當被問到是否支持焚燒《基本法》,他回應表示支持爭取民主的人運用任何和平理性的手法表達訴求。

不過,部分民主派人士反對學生焚燒《基本法》。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即時拂袖離場,斥責學生代表「騎劫」悼念晚會,表示《基本法》是「唯一保障公民自由、法律、人權等核心價值」,損害《基本法》的重要性「相當危險」,「中央政府應承你修改才需要驚」。法政匯思召集人暨執業律師任建峰表示「無話可說」,「不少人花上多個月令輿論批評當權者不尊重《基本法》,但學生此時燒《基本法》,或令外界反指是學生不尊重,為推進民主再生枝節」。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也對學生焚燒《基本法》感到痛心,認為《基本法》關於人權、自由、司法獨立等條文相當珍貴,「若只認為部分條文需修改,燒的時候其實主張甚麼?」他認為學生做法不智。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回應表示:焚燒《基本法》反而才是承傳八九民運的抗爭精神,學生沒有「騎劫」晚會,「今年是政改年,我們只是承傳八九民運的抗爭精神,不會遺忘歷史」。

究竟誰是誰非?我尊重及支持學生的做法。需知道《基本法》由始至終都是中共閉門造車產生的統治工具,不反映多數香港人意願,而且從來不是香港公民的社會契約,根本不具備憲法應有的正當權威。鑒於上述特徵,《基本法》可被大家用來顯示中共原有承諾,並且以此為據,向中共抗爭,向全球展示。但當中有兩個盲點:一方面該法內容早已被要求由中共單方面最終解釋,本身正是先天缺陷;另一方面如果《基本法》規定荒謬,難道香港人還有責任緊跟?

畢竟《基本法》只不過是中共專政的遮羞布。港人可以利用它來堵住中共的臭口,綁住中共的臭手,而不應利用它來蒙蔽我們的眼睛、心靈、良知、正氣。《基本法》對港人有利的部分,我們固然要求中共兌現。《基本法》對港人不利、偏頗、荒謬、含混的部分,我們從來不受制約,只要莫忘理想,自可抗爭到底。既然共產黨把《基本法》視為統治工具,那麼香港人就乾脆把《基本法》視為抗爭工具,有用就用,無用就丟,改用其他政治理據,絕對不宜天天把「抗爭工具」視為「至尊大法」而頂禮膜拜。況且焚燒專制政權的遮羞布,並非焚燒自由評論或獨立創作,根本算不上踐踏言論自由,反而是積極行使表達意見的基本人權,究有何憾?

有人認為:《基本法》縱有部分不足,也無需全部焚毀。敢問:難道大家要求學生事先裁剪出第45條和第158條等小紙條,然後才可當眾焚燒小紙屑嗎?顯然,那是吹毛求疵,強人所難。這就好比說,只燒《毛語錄》不妥之處,不燒其餘,同樣滑䅲。

香港市民要求「真普選」,中共卻硬把《基本法》第45條解釋成「先由中共篩選再交由港人一人一票選舉」,足見這條法律所體現的普選意義(實際上只不過是遮羞布)已經被中共單方面公開毀棄了。與其繼續鑽進法律文字當中,在遮羞布上辛苦啄磨,尋求中共大發慈悲,改過遷善,「平反」雨傘運動,「追究」人大831框架責任,不如反求諸己,自下而上,厚培公民意識,追求命運自主,繼續公民抗命,堅毅永不言棄。畢竟,「得君行道」的妄想已經窮途末路,「覺民行道」的夢想才能絕處逢生。明末王陽明龍場悟道,今人卻竟然猶在夢中,格局不足,殊實可悲!

無論如何,香港本土民主運動需要重新找到《基本法》以外的立足點,澄清政治理念,凝聚社會契約,在「理念論述」及「組織能力」兩方面多下苦功,同時不要忘記中國民主運動與香港民主運動的緊密政治聯繫與共同抗爭對象,不宜奢談「井水不犯河水,河水才會不犯井水」等「區隔妄想」謬論。另一方面,大家也不宜抗拒本土民主運動與六四悼念活動逐漸合流的現實,蓋因兩者的抗爭對象與抗爭條件基本上已經無分軒輊,相即不離。陳祖為教授認為支聯會在維園晚會播放《撐起雨傘》導致晚會失焦,他的理由竟然是「有些市民到維園純粹想悼念六四,當中不少專程從大陸到港」。我不認同這種說法。正因為六四屠殺責任尚未昭雪,中共拒絕放棄專政權力,才會不惜在香港打壓爭取民主普選的雨傘運動,兩者緊密相連。況且,這裏是香港,何需理會大陸人是否參加?他們參與,有則加勉,無又何妨?

另有市民希望年輕人明白香港回歸早是現實,中港兩地命運相連,香港很難獨善其身。客觀現實的確如此。不過,目前香港年輕人追求的未來目標卻是剛好相反:希望中港兩地命運不再相連,希望香港可以真正獨善其身。我一直同意這種追求獨立自主的政治目標,但是深感大家在追求這個政治目標的過程當中,根本不可能跟中國民間社會拒絕往來,根本不可能不關注中國維權運動及民主運動,根本不可能不直接面對殘暴狡猾的中國共產黨專制政權。追求本土民主,追求獨立自主,從來不妨互借東風,從來不妨善用各種精明的和平理性交流手段達成理想,不偏一隅,不拘一格。這樣才是獨立、互助、互敬、寬厚的人格與靈魂。

話說回來,當晚四大學生代表的訴求也並非盡善盡美。其中我比較反對的,正是「港人修憲」這句假大空話。需知道目前修改《基本法》的權力操在全國人大手上,亦即共產黨那些舉手機器,因此在《基本法》當中,香港人從來無權決定是否及如何修憲。因此,我所一直訴求的,絕對不是修改《基本法》,因為這樣做等於再次承認、確認、要求、拜託中共專制政權行使權力修改《基本法》,形同與虎謀皮,對牛彈琴,絕非體現香港人命運自主精神。反之,香港人必先從內心深處揚棄針對《基本法》的頂禮膜拜,重新訂立香港市民公投表示同意的新《基本法》或新《憲法》。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有識之士運用論述能力及組織能力,通過商議式民主及參與式民主程序,發動「香港立憲運動」,而絕非訴求「修改《基本法》」。「立憲」是「覺民行道」的正道,「修憲」是「得君行道」的歧途,兩者優劣立竿見影。

六四屠殺血淚未乾,金鐘棍棒催淚不息,共黨專政貪暴無道,中港同陷赤化魔掌,維園燭光依然燦爛,全城晚會遍地開花。只要大局不變,此情也將不變,而且逐年升級。畢竟,追求香港獨立自主的道路只要越走越寬,討伐中共六四屠殺的呼聲也會越叫越響。兩者呈現共生關係,而非互斥關係。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