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燭光晚會的一點觀察、一點感想

2017/6/5 — 17:16

2017 年 6 月 4 日維園。

2017 年 6 月 4 日維園。

【文:林隱】

1. 的確是少了參加者

7:45 天后站沒有往昔的人潮。9:40維園往銅鑼灣地鐵站也沒有從前塞人的情況。

廣告

2. 少了年輕人

如去年蔡子強一樣,呂秉權請在場的大學生和中學生舉手,舉目所見,也是比去年少。

廣告

3. 多了大家熟悉的義工

碰見劉細良、張鋭輝,他們都拿着捐款箱,希望是支聯會想募集多點捐款,建永久的六四紀念館,但也担心是不是連義工也少呢?

4. 多謝中文大學學生會

中大學生會的言論,其實和2009年曾蔭權說「代表香港人」的六四言論一樣,人心是澄明的,原本不打算出席燭光晚會的,也因為這番言論而再站出來,你不代表我呢。

5. 論壇的結果? 

去年和今年一樣,其他大學學生會舉辦論壇,討論六四,討論和香港關係,理性的討論探索是很好的,希望同學會整理論壇討論結果,為六四不要被遺忘,為平反,為公義,為民主找到啟示、方向和出路,否則幾年過去,論壇也一樣淪為所謂的行禮如儀。

6. 問自己會做什麼? 

燭光晚會對我和許多人來說,是一種群眾的力量,讓六四的生者和死者知道自己並不孤單,讓不民主的國度知道還有許多香港人沒放棄、沒忘記初衷,這份信念絶不是在每年的六四夜才展現,是一路的追求,是身體力行,所以香港還是香港。

追悼可以的是很個人的事,用什麼方式其實並不重要,更重要是問自己會為六四為民主公義做什麼,如嘗試讓身邊的人不明的、甚至持相反看法的人多認識客觀事實,微小,但集腋可以成裘。

7. 支聯會

聽到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悼辭中説「在尋求公義、追求民主的過程中,我們已盡全力,做得不夠好的地方,請你們原諒。」,我十分難過。民主路從來漫長不易走,是有時候沮喪氣餒的,但被應該是同路的人對付才是最難堪,不少義工由年輕變了白頭,二十八年不懈守護六四歷史,即使不認同,也不必惡意責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