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真正的「遺產」

2015/6/4 — 10:46

工作關係,每年臨近六四,都會找當時的目擊者,向院校同學們分享當年所見、今日所思。八九年的學聯成員林耀強和陳清華,基本上是穩膽。

今日是本年度最後一場,一向極少拉人合照的我,終於忍不住,拉著兩位前輩拍一張。

越來越多年青人相信中港區隔那一套,或者覺得六四太遙遠,又或者只是覺得好悶。而我越發感謝這些目擊者,縱使今天有家庭、事業的負擔,就算明知山長水遠去到學校也往往只得十多位甚至數位聽眾,但只要時間許可,他們都定必出席,把故事說下去。

廣告

執著要講,當然有「理性」上的原因,可以好複雜、好多大分析大理論。但這些東西,大把文章講,我就懶得打字了。我想說的是,從他們兩位的分享中,有一個好簡單但其實最touch到我的理由:因為把六四的事實繼續講,是香港人的責任。

廣告

為甚麼這是我們的責任?除了中國的實在影響力、除了道義上對其他地區(不只中國)人民的支援責任,我想,也由於當年的北京群眾、學生,在面對鎮壓與追捕的時候,都選擇優先保護香港人離開(香港人優先,呀呵?);那些在廣場上推香港學生走的大陸學生、用腳踏車載林耀強逃過重重關卡到王府井飯店離開的伯伯、收容香港學生的民居、發現陳清華所帶底片卻放他出境的海關關員、那些所有有份掩護香港人離開的民眾.......

就算沒有所謂的 "家國" 認同,就當心中只有「香港人」,就算對於當年民眾對抗暴政的抗爭毫無身同感受,那當年的這些香港學生、記者,總是「香港人」的自己人了吧?當日人地對我們有雷氣,今日我們可以把人地的苦難忘記?可以把人地的生死置之不理?可以逃避我們作為最有條件去傳承六四歷史之地方的責任?

所以雖然聽過好多次,而純粹講工作需要我也不見得需要在場,但每次辦這些「重回六四現場」,我還是基本上一定會去聽的。不再是因為目擊者講的故事特別好聽(雖然有份抬過烈士屍首的人講故事當然真的好好聽),而是我總是珍惜每一次機會,去目睹這份對於歷史責任的堅持。

另一個我戀是會去聽的原因是,重說歷史,本身當然已經是一個行動;但所謂的歷史責任,絕不止於用口講下而已。而「重回六四現場」的講者,都是多年在不同崗位上以不同方式持續實踐的前輩們。如當年放棄當政務官、現時做律師的林耀強和從事社工多年的陳清華,即是我非常尊敬的前輩。說到底,所謂的民主自由,如果和人民群眾的生活割裂,那不過是徒具形式,甚至是虛妄矯偽的。

但在總是關顧基層、無權勢者的他們身上,我想,我看見了六四真正的「遺產」到底是甚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