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真話不易說

2015/5/31 — 11:09

資料圖片:2014年 六四25周年

資料圖片:2014年 六四25周年

(編按:本文為作者對≪【匯點:原罪背後 5】1989年6月4日後 他們仍然緊抱民主回歸≫一文之回應。原文刊於作者專頁。原文無題,文題由編輯所擬。)

真話其實真的不易說,不單個人要為自己的說話承擔責任,面對後果,就是你不怕說了真話,俗世基於現實考慮,也不敢照單全收。

關於八九六四民運期間,現時已經變成中共和建制派的辯護士之陳文鴻當年公開呼籲民眾擠提中銀一事,其實背後的真相是金融界內支援北京學生愛國民主運動的熱血人士倡議的打倒鄧李楊政權的行動,參與其事的甚至包括如今在政經界顧盼自豪的人物如馬時亨和大有可能是未來特首人選之一的梁錦松。當時他們都是美資銀行的要員,後者在中銀存有巨款,他們又是陳文鴻港大同屆同學,大家都想為運動出點力,向鄧李楊政權施壓,促使中共倒台,想到由中銀抽資實行經濟制裁,實在是順理成章的義舉。陳文鴻出面呼籲,只是?應外合,配合震撼力更強的美資從中銀抽資而已,想不到日後成為眾矢之的,尤其是司徒華為攻訐政敵的口實。

廣告

陳文鴻當年親口向我述說這件事,我完全贊同和支持,因為與此同時,已故的吳仲賢和我在支聯會內部也鼓吹支援運動升級,在政治上、經濟上、外交上和軍事上全面制裁中共,促使鄧李楊政權倒台。政治上,要不承認鄧李楊政權的合法地位;經濟上,要全面制裁中共,徹底不合作,當然包括擠提中銀和抽資;外交上,鼓吹中國駐外使節叛變,組織流亡政府,不承認鄧李楊政權;軍事上,香港沒有軍隊,不能起義,就只能號召解放軍掉轉槍頭,鼓吹革命。這些主張,全部成為支聯會六四後的聲明,刊登在文?報,白紙黑字,歷史不容篡改,亦成為香港是「顛覆基地」及支聯會屬「反革命組織」的罪證,影響深遠,直至今天,中共不容香港落實民主,莫不與此攸關。

廣告

上述的真相,我在明周的六四紀念特刊、網台節目以至 Now 大鳴大放時事評論節目和今次接受立場新聞為滙點寫歷史訪問都清楚說過,目的不在嘲諷任何人事,而是說明當年的歷史真相,證明所謂革命,不是扮時髦、趕潮流的口號,而是社會歷史的巨變,關鍵時刻到臨,條件出現,那怕是建制內最保守力量,亦有可能成為革命先鋒,一切都不由人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

悼念六四,認識歷史,固然不應停留在形式主義的哀傷懷緬,那絕不是真誠地面對自己和歷史,對毫無感性認識的後六四世代,也只會流於矯情,毫無意義,但也不是和不可能成為區隔自保的借口,因為天下沒有這般的便宜事。何況今天中共已非昔日吳下阿蒙,君臨城下,所有紅色權貴官僚資本利益都押在香港,任何風吹草動,都會直接損害他們的利益,血腥惡鬥,早晚難免。

今天悼念六四,其實更具現實政治意義,因為天安門就在香港,歷史只是以不同形式重演而己。

面對大時代的到臨,港人的命運其實又與中國大陸緊扣在一起,躲也躲不了,個人如何抉擇,能否自主,是名副其實的存在抉擇 (Existential Choice),每個人只能好自為之,不要寄望也切不可信別人可以為你決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