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與共產黨的集體精神病

2016/6/1 — 12:24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

六四慘案27週年臨近,中共專政集團又再開始手足無措,張牙舞爪,磨刀霍霍,屍上跳舞。

一、軟禁斷訊。正在監外執行刑期的中國資深記者高瑜,引述「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致電表示:北京國保通知丁子霖女士自6月1日起將對她實施軟禁,切斷其住所電話,必須使用警方提供的專用手機,而手機中只有警察、救護車120、丁的兒子這3個號碼,僅供緊急聯絡。畢竟丁女士已近80歲,丈夫蔣培坤去年9月逝世,丁女士身體也變壞,身體狀況已不容許她今年再到木樨地參加祭奠,只能留在家中悼念。不過,習近平顯然沒有放過她,乾脆把她粗暴軟禁和斷訊,以剋習近平自己的驚恐心魔。

二、濫捕瘋狂。四川成都公安部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與羈押當地一名涉嫌製作「銘記八酒六四」(「八酒」諧音八九)的30歲四川男子符海陸,拘捕地點就在成都市光榮西路由他自己剛開業的茶館內,同時被捕的還有曾經在微信上推薦該酒的成都女詩人馬青。該酒根本未曾上市,僅在朋友圈中傳播,而且那也只不過是一張圖片,瓶子上繪畫當年王維林坦克的場景,並寫有「銘記八酒六四:中國北京」、「永不忘記,永不放棄」等字句,但已被習近平視為足以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可見這個暴政表示自己只是一間紙牌屋,儼然一張圖就足以把它瓦解。符海陸、馬青兩人真是中國難得的勇義之士,令人肅然起敬。

廣告

三、精神衰弱。李發旺先生自製紀念六四的橫幅,前往北京天安門廣場紀念六四事件27週年,旋即在入口處當場被捕。儘管如此,習近平獨裁政權還是無法事先阻止趙常青、張寶成、李蔚、徐彩虹等勇士在北京舉行「紀念六四、勿忘國殤」的封閉式小聚會,拍下照片,上傳網絡,點起燭光,要求釋放郭飛雄及于世文。當然,共產黨網警很快知道了這件事,立即在5月31日迅速拘捕了趙常青、徐彩虹、張寶成等3人。其他有些人被斷訊失聯,有些人被強制旅遊。由此可見,中國勇士猶存,不惜屢敗屢戰,敢於承擔,義無反顧。

四、性侵變態。維權律師李和平的24歲助理趙威(網名考拉),江西師大新聞系畢業,六四時尚未出生,雖然是個「民國審美主義者」而對國民黨充滿想像,但卻是90後世代中難得的女權勇士和維權先鋒,肯定對六四慘案熟知實情而相當悲憤。她在去年7月的「709大抓捕維權律師」事件中「被失蹤」,今年1月更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全程一直被禁止跟母親見面,足見趙威不合作和不妥協的勇敢堅毅精神。趙威家人繞開官派律師而自行委託的代理律師任全牛表示,有傳聞指出天津第一看守所獄警對外吹噓自己在獄中侮辱了趙威,因此趙威疑似在黑獄中已經慘遭性侵犯。軟禁丁子霖,拘捕符海陸,習近平獨裁暴政集團早已罪大惡極,如今還要涉嫌性侵少女趙威,難道這個政權的一眾惡棍淫棍不應死絕嗎?

廣告

以上只不過是「共產黨的集體精神病」的冰山一角,但已足以顯示共產黨病入膏肓已至殘局。

陳雲先生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叫《六四與香港人的集體精神病》。然而,我認為應該改為討論「六四與共產黨的集體精神病」,可能更加貼切和有需要。如要拿「共產黨的集體精神病」病歷跟他文中所謂那些「香港人的集體精神病」病歷來比較,後者顯然是小巫見大巫,甚至根本無足掛齒,因為後者往往只涉及文化與身分認同,而非殺人放火姦淫擄掠。與其顛倒本末輕重,大家不如好好看看上述「共產黨的集體精神病」的具體症狀,深入反思香港人目前所面對的是一個甚麼樣的政權。

我要強調:首要焦點從不在於「香港人需不需要關心這些症狀」、「香港人關心這些症狀有無好處」之類主觀判斷問題,而是在於「共產黨的集體精神病是否存在」這個客觀科學問題。如果有病,就指出來,千萬不要懦弱退縮,然後找上一個「井水不犯河水」的虛偽藉口來閃避搪塞。

至於香港人要不要再進一步主動消除這個病根,那是個人選擇,也是我的懇切呼籲。但是如果有些人硬要把有病說成無病,或者對於如此明顯的病灶置若罔聞和不想談論,或者閉口不談「獨立反共」反而妄想「建國容共」,那就必將鑄成大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