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倖存者的獨白

2016/5/29 — 11:15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

一直以來,每到六四,總會有些人,出於不同動機,企圖出來為中共鎮壓民運,屠殺學生及市民作詭辯,試圖淡化六四。這些論點,其實多年來千篇一律,了無新意,如六四根本沒有死人(或沒有死很多人);鎮壓後,中國得以穩定下來,經濟取得驚人增長;或曰大家應放下過,放眼將來云云;學生也有錯,背後受到別有用心的人(外國勢力)操作……不過,每一次有人站出來,結果都激發更多的批評及反駁,真理愈辯愈明,每個站出來的人,都是詞窮,都是虛怯,要面對歷史的審判。(還記得馬力、曾蔭權嗎?)但他們都不得不出來……

這兩年,好像不見有類似的人站出來了,因為所有的焦點,都轉移了 — 即使六四真的發生,跟香港有甚麼關係?支聯會多年來,都在「消費」六四,每年乘機「籌旗」自肥;行禮如儀,沒有意思,別上當了;上一代的「六四」情結,正是香港不能民主及自主的「原罪」,我們不需再背這包袱,是時候放下了……現在,這些人不再需要淡化六四,不再需要篡改歷史了。因為,原來的核心模糊了,他們樂得觀看這場具有新意的爭論,最好一直爭論下去,令更多人感到厭煩,最後讓維園的觸光, 一年比一年暗淡與失色。他們不再要害怕「薪火相傳」,因為學聯及各大專院校,都以另類的方式離場。

同樣令人感到納悶的是,支聯會,面對這些異議,甚至反對聲音,為何不出來引導論述?這不是另一次更好的機會,促使更多人反思六四,以及悼念的意義嗎?這不是一次契機,讓支聯會吸納意見,與時並進,為抗爭作創造性的轉化嗎?

廣告

我仍相信,在不同聲音中,更多的討論,可以讓我們明白,多年來的堅持,仍是值得的。多年來的抗爭,仍是重要的。多年來的淚水,沒有白流。誠然,我們需要更新,讓悼念六四,從個人的感情,持續地轉化成民間力量,香港本土公民社會的核心價值之一,在黑暗中燃點燭光。因為,不論我們是否經歷八九六四,都是強權下的倖存者。倖存者的責任,就是守護與抗爭,讓強權知道,我們沒有遺忘,沒有被分化,沒有消沉。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