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6/4 - 13:22

「六四」和「逃犯條例」— 兩個走在一起的關鍵詞

這個月以來,每天都花上不少時間讀關於「六四」和「逃犯條例」的文字,讀著讀著,忽然想,「六四」的本質,不就是關於「逃犯」的嗎?

中共政權,在 1989 年 6 月,殺害了一大批爭取民主的市民,接下來這三十年繼續殺害和折磨了一大批爭取民主人權的抗爭者。這正是香港政府官員時時掛在口邊的:犯了殺人的彌天大罪,但消遙法外。天安門廣場上的殺人者,沒被逮捕、沒被審判、沒被懲罰。

而且它不止消遙法外、不只不需面對審判、不需受罰,它還在犯了重罪後,在這三十年間變得肚滿腸肥、招遙過市,它反過來跟你說,「我生活過得這麼好,當年殺了人又怎樣?這些年一直繼續殺人又怎樣?」。三十年後的今天,它甚至還進一步肯定地說,當年是殺得正確的。

廣告

如果香港政府、中共、建制派和其他人,真的關心「逃犯」、真的關心「殺人犯要得到應有懲罰」,我們就先來談這個、處理這個。對我來說,這是每年談六四最重要的意義。

不只是悼念、不只是記住發生過什麼事、更絕不是要殺人者為被殺的「平反」,而是要指出,這個殺人和犯下人道罪行的政權,一直是「逃犯」,它絕無統治任何人的正當性,理應立即瓦解,並將所有牽涉殺人和人權罪行的罪犯帶去審訊。

六四談的正是,罪大惡極者已經消遙法外三十年了。今晚我會去維園,點起燭光,但對我來說,那片燭海,關乎的是照亮是非黑白,我們在此提醒世人,中共無權統治,我們關心的是它該被繩之於法。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