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導正了本土

2016/6/2 — 10:57

資料圖片:孫曉嵐,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孫曉嵐,圖片來源:朝雲 攝

12年前,就已經有本土民主及內地民主優次的討論。

12年前 - 想像

那時我們本土為主導的思維,帶入支青及支聯討論。我們的討論,是講本土民主及支援中國民主的關係,甚至想改支聯會青年會會章。是想指出,香港民主是與內地民主同樣重要,而且香港當時相信可以先於中國實現民主,可以於內地作為一種引擎的作用。

廣告

本土認同沒有排斥國民可塑潛能

然而,與今日以提倡與六四紀念劃句號的人不同的,我們並不是,也不會對內地民眾的潛能死心,更不會在排斥內地人的預設下,去實現民主,本土及內地的民主進程,是共生,有機,緊密的關係。而我們只是提倡,港人在面對巨大人口複雜性的茫然,要做到香港人建設民主中國非常困難,支援,反而是可以的。

廣告

再者,我們想把本土及社區教育連繫上,六四及民主,自主感,生活日常都可以連繫。徐賁《人以什麽理由來記憶?》說到,「記憶成為深厚人際關係的關鍵,記憶是維持濃厚關係的黏合劑,有共同記憶的群體,才有濃厚關係。」社區中培養一種既是本土又可以連繫一份對內地民眾感情的妞帶,是可行之事。更何況,本來政治冷漠的人,第一次擁有自己的本土集會,一個在八號風球的大遊行。為的不再是遙望中國,而是明白,本土都需要推動有別於市政局及功能界別的假民主,香港民主的步伐是與中國民主的希冀同時發生。內地的改變,乃香港人望之而冀所及,繼而勇於向英殖政府爭取非英人或華人精英的市民自主。同時,本土的事,本土的自主,這些啟蒙油然而生。

判罪書:十三憶人的墜落

今見有朋友說十三億人的墜落,那十三億是包括我,你,或說這話的他們嗎?如果是,我們放棄紀念及希望更好,如果不是,那民主的權利,會有一群人比一群人執行得更優越,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值得獲自主之理?我看見這事,都不知如何反應,十三億人不同你衝,他們就說是劣質及墜落,我不會做這樣的本土,也無關十多年前那群朋友談的本土想像。

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說為六四打句號。

然而,完結,就係選擇遺忘,遺忘,就係放棄反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