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的文字與文獻

2016/6/2 — 19:41

這張照片有兩種資料:一是台灣的聯合報、中國時報,以及藍星詩刊、現代詩社、創世紀聯合刊載的“六四詩歌”;二是由香港大學教員關注國是會舉辦中英文悼念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八九六四”政治論述專題。

這張照片有兩種資料:一是台灣的聯合報、中國時報,以及藍星詩刊、現代詩社、創世紀聯合刊載的“六四詩歌”;二是由香港大學教員關注國是會舉辦中英文悼念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八九六四”政治論述專題。

前言:工作室的文件櫃收存了三個關於1989年「六四事件」的files,當中包括新聞剪報、香港和台灣兩地「詩與六四」的專輯、大量報刊和雜誌影印下來關於文學、流行音樂、視覺藝術、人物回憶錄等專題,當然還有我的教學材料!我無法一一羅列,祗好選擇的拍了照片上傳,你們會看見許多名字、詩篇和故事,作為紀念,以及憑證 (pls. refer to 照片說明)!此外,也轉貼個人文章〈我的「六四」年輪〉,收錄於《變臉幻書》——文字、文獻,就是我的悼念方式:

我的「六四」年輪

1989年我在香港大學唸研究院,整個6月我都在影印報紙,把香港報導「六四」的文字和圖片剪貼、複印,然後放進白色的信封,寫上大陸各間大學、報館、文化機關的地址,貼上香港郵票,一批一批的寄出。我們不知道剪報能不能寄達,但老師說這是反新聞封鎖的其中一個方法!

廣告

到了7月,我和林夕、李焯雄、吳美筠、飲江叔叔等開始籌辦《九分壹》「詩與政治」的專輯,從報紙、雜誌剪下中港台有關「六四」的詩歌,厚厚的一堆材料,夾雜評論文章、圖片,堆得眼前一片歷史迷朦的惆悵!

最後我完成了〈詩與六四〉的論文,《九分壹》「詩與政治」的專輯在翌年7月出版了,七、八期合刊,厚厚的一冊,而《九分壹》也在這之後停刊了。

廣告

1990年從4月到6月,我在《星島日報》寫了五篇關於「六四的詩與流行音樂」的專欄文章,包括〈政治的浪漫化〉、〈民族感情的隔膜〉、〈媽媽我沒有做錯〉、〈清華之聲〉、〈歷史的循環〉,討論顧城和北島的詩、夏韶聲的《你喚醒我的靈魂》、盧冠廷的《1989》、達明一派的《神經》、羅大佑的《愛人同志》,以及台灣發行的《歷史的傷口》和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收錄的《學運八九:清華大學宣傳隊之聲》等唱片或卡式錄音帶——我用聲音的聆聽和文字的書寫沉澱情緒、銘刻記憶……

1991年6月我在報紙上寫了〈回顧、省思、紀念:「六四」民運三周年〉,說過這樣的話:「回顧是為了省思,省思是為了紀念,紀念是為了不要忘記!」

1992年夏天,我遠赴美國加州繼續學業。

1996 年我回來了,開始在各大專院校游離,每年的6月,不管我寄身哪裏,都會講授「六四」的專題,像「詩與六四」、「六四與流行歌曲」、「六四影像」——談王丹、北島、李國威、也斯、葉輝的詩,播放崔健、羅大佑、夏韶聲、達明一派的歌曲……直到……直到有一天在課堂上被學生批評我的「六四」專題已經過時!那時候我又再度離開香港的學院,漂流到澳門去……

2005年我在戲院看到麥婉欣的電影《蝴蝶》,移栽澳門的「六四」場景再度翻起記憶,於是寫成了一篇題為〈危城情慾〉的論文,討論電影酷兒的政治觀照,但不知怎的卻被編輯要求刪去全部對《蝴蝶》的分析,朋友多方斡旋無果,始終搞不清被審查禁制的是因為性別還是政治,論文最後祗好轉交另一份刊物發表。

我仍然會說下去,雖然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六四」能否平反,但我永遠不會承認這個議題已經過時。

王丹論八九民運文學寫於1998年,“六四文化香港藝術家創作回應” 訪問了馬麗華、郭達年、梅卓燕、黃仁逵、何慶基、茹國烈,時為1999年6月4日。另外還有也斯“詩與學運” 的論述,而有關“八九六四的十首流行歌曲” 的專題,是2012年6月3日《蘋果日報》的全版專題。

王丹論八九民運文學寫於1998年,“六四文化香港藝術家創作回應” 訪問了馬麗華、郭達年、梅卓燕、黃仁逵、何慶基、茹國烈,時為1999年6月4日。另外還有也斯“詩與學運” 的論述,而有關“八九六四的十首流行歌曲” 的專題,是2012年6月3日《蘋果日報》的全版專題。

這是我曾經上課的“六四” 資料,給科技大學的課堂,以詩、流行音樂作為切入點,配合上面lay out 資料的選輯,其中“六四風景” 是崑南的詩!

這是我曾經上課的“六四” 資料,給科技大學的課堂,以詩、流行音樂作為切入點,配合上面lay out 資料的選輯,其中“六四風景” 是崑南的詩!

《九分壹》詩刊的“詩與政治”、在青文書屋買到從天安門錄音的記錄,錄音帶保存得很好,如果有機器,應該還可以聽!另外兩本是來自不同世代編輯的 “六四詩選”!

《九分壹》詩刊的“詩與政治”、在青文書屋買到從天安門錄音的記錄,錄音帶保存得很好,如果有機器,應該還可以聽!另外兩本是來自不同世代編輯的 “六四詩選”!

資料不少,很整齊的分檔存放,將來有一天我死了,該如何處理呢?

資料不少,很整齊的分檔存放,將來有一天我死了,該如何處理呢?

1989年香港報紙的新聞報導……

1989年香港報紙的新聞報導……

你們會看到西西、古蒼梧、也斯、黃碧雲的文字,同時香港報章副刊的專欄非常洶湧的討論——歷史,就是這樣累積的!

你們會看到西西、古蒼梧、也斯、黃碧雲的文字,同時香港報章副刊的專欄非常洶湧的討論——歷史,就是這樣累積的!

這張照片有兩種資料:一是台灣的聯合報、中國時報,以及藍星詩刊、現代詩社、創世紀聯合刊載的“六四詩歌”;二是由香港大學教員關注國是會舉辦中英文悼念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八九六四”政治論述專題。

這張照片有兩種資料:一是台灣的聯合報、中國時報,以及藍星詩刊、現代詩社、創世紀聯合刊載的“六四詩歌”;二是由香港大學教員關注國是會舉辦中英文悼念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八九六四”政治論述專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