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8/6/8 - 21:21

六四 29 周年圖輯

朝雲攝

朝雲攝

久旱逢雨潤物無聲;人數不減出乎預期

兩對父母不約而同:仔女大咗「不為己任」冇問題,最緊要係俾佢知道六四

每年六四爭論都會重燃,有人聲討,有人堅持。29 年漸行漸遠,數字既不亮眼又兼逢驟雨,人數卻不遜舊時。面對本土思潮,留在維園的人有何省思,為何矢志不渝?

(受訪者多不願上鏡。除非另有註明,照片人物不對應受訪者,祈諒)

廣告

是年六四晚會,籌備之際突降大雨,入夜方遏。公眾各師各法,在水漬之間覓地坐下。

陳先生

陳先生有八歲的孩子,自兩三歲便帶他到維園。

「我有責任俾佢知道發生咩事。佢而家仲未明,但將來佢會問。所以由細便帶佢過嚟。」

問:「擔唔擔心佢大個咗覺得民主中國唔關佢事?」

「我覺得冇問題。我係想佢紀念六四,知道發生咩事。建設民主中國唔係最重要嘅議題。如果佢大個左唔同意,我作為爸爸仍然接受佢,依個先係民主嘅體現。」

林太太

林太太第一次帶同兩女一起到維園。

「我哋都係中國人,要畀下一代知道六四。香港係中國一部分,歷史冇得抹殺,而家先俾佢地有客觀分析。」

* * *

20 多歲的劉先生心領神會,明白筆者為看中他。

問:「知道我嘅問題好老套?」

「係……我喺中四時接觸六四,今年已經第八至十年過嚟。」

「依幾年討論都 focus 咗唔同嘅位,但我認為焦點係要捍衛番真相。無論燭光有冇用,晚會提醒我地六四係點嘅事,所以我嚟依度。」

「我係香港人。無論你當唔當中國係自己國家都好,真相被簒改扭曲,你都會為真相而企出嚟,唔會因為人種先企出嚟。」

* * *

王同學與陳同學都剛好二十歲。「喺網上睇過六四嘅事,覺得應該過嚟悼念一下烈士。」

「公義就係公義,真理就係真理,唔會因為身份就唔去。」

「因為唔認同中國共產黨嘅統治,拒絕承認自己係中國人,咁樣劃分無可避免。但我哋應該分開唔同嘅中國,我唔認同徹底割席。」

* * *

89 之際,晁先生和鍾女士都只是初小學生。從孩子一歲起,兩夫婦便堅持帶他到維園。

「當年始終係細,唔係好知發生咩事。到中學開始認識,到大學開始深刻。」

問:「擔唔擔心小朋友大過咗,同你講『建設民主中國不為己任』?」

「佢有佢自己獨立思考,我控制唔到。但我希望佢認識依件事,大個咗之後再交由佢決定。」

在晚會中,台上主持高呼「結束一黨專政」,前排公眾和應之餘,亦意猶未盡,主動接上另一口號:「打倒共產黨!」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