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30 年,聯想 15 片

2019/6/4 — 12:57

資料圖片:六四集會

資料圖片:六四集會

《念「六四」三十年》

六四成殤確堪傷,歲歲月月哭幾場。
三十年來感念遠,百萬港人悼思長。
莫盼獨夫心悔悟,只願群眾志堅剛。
每年此夜思當夕,燭光明滅也不忘。

(一)
六四事件是中共在1949年前後眾多大量殘害人民生命的事件之一。六四不是第一次,如果這個政權繼續執政下去,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二)
1949年中共建國之後第一個大型的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是50年代初的「反右」,很多人,特別是知識分子,都被無辜打成右派、被迫害。其中涉及「胡風集團」事件的曾彥修先生幾年前以九十多歲的高齡寫了一本書「平生六記」。書的序言中有這一句:「世界上很多事情,常常都會有例外的,唯獨有一件事情,我以為絕不能有例外,那就是:良心。」又說:「這是人與非人的界線,千萬不要去做相反的事,或去頌揚相反的東西。」

廣告

(三)
記得幾年前,有一位教育局的高官在公開演說中說,六四事件只是「歷史長河中的沙沙石石」。又聯想起前政制事務局局長有一次面對傳媒說,他們「這份工沒有要求他們把良心帶上」。原來對某些人來說,良心不但可以有「例外」,還可以「唔記得帶」!想不到做高官要把自己的自我期許降得這麼低。每個人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都很渺小,但應該都有不滿足於只淪為沙石的志氣。如此人版,就是曾彥修先生所講的界分「人與非人」的例証了。

(四)
年年六四事件前後,中共都要大費周章,阻止人們紀念六四,阻止天安門母親去拜祭遇難者,要把敏感人士被旅遊,這說明了六四已經成為中共當權者的夢魘,中共其實怕得要死!

廣告

(五)
每年六四事件前夕,中共總會重申中共當政以來取得的所謂「巨大成就」,強調六四鎮壓正確。又說如果不是「果斷平息」六四事件,便不會有這二十多年的穩定環境,便不會有多年的經濟發展。這個說法很有趣,「沒有六四鎮壓,便沒有幾十年的經濟繁榮」,不正是間接承認六四是政權鎮壓群眾運動嗎?

(六)
這一種「鎮壓促進經濟繁榮論」,令我想起北洋軍閥內亂的時候,有一個軍閥提出「秦檜是中國歷史上的功臣論」。他認為如果沒有秦榛那十二道金牌,岳飛就會直搗黃龍把金兵趕走,那跟着便不會有南宋的152年歷史了。這不是相同的邏輯嗎?如此說來,中共就是秦檜,平息六四就是十二道金牌,過去30年的經濟成就就等同於偏安南宋了。中共的邏輯,真的與草莽土匪及軍閥沒有分別!不過說真的,我倒贊成中共與秦檜沒有分別。也怪不得毛澤東要感謝日本侵華,「沒有南京大屠殺,就沒有新中國」,這不是同樣的邏輯嗎?

(七)
中共搞這麼動作多大小動作,又壟斷了大陸的資訊渠道,又向民眾及學生洗腦,又有「鎮壓促進經濟繁榮論」這一個與共產主義運動及社會主義完全相反的、戰無不勝的意識形態武器,但30年後的今日還是要把與六四相關的敏感字眼屏蔽。如此作為,就是所謂「鴕鳥政策」、「埋首沙堆」、「自欺欺人」了。可以說是極之無聊,也極之醜陋,但又可以拖到幾時?

(八)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今年做的最後一次六四調查,發現有八成年輕人認為北京做錯。由此可見,只要中共不能把所有民意及資訊渠道壟斷,是非黑白仍然是可以清楚呈現的!

(九)
沒有需要爭取中共平反六四,也不需要希罕中共是否為六四平反!六四事件已經不單是中國人的歷史,六四事件是全世界的歷史。六四暴行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邪惡的其中一件事。經過30年之後,世界各地已經以不同的方式樹立了記念碑或紀念館。有關六四事件的資料、書籍、文物、相片、錄影片段、見證記錄,其實已經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保留、流傳。中共還憑什麼去壟斷對六四事件的詮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用各自的方式,協助把這些六四的記錄保留下來、流傳開去。只要我們不投降,只要我們不自我閹割,只要我們不否定自己的記憶與良知,六四事件早就已經不是中共平反與否的問題了!問題只是幾時那些要承擔六四罪責的人會被標記在的恥辱歷史記錄之中。那些人的名字不已經是呼之欲出了嗎?

(十)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最新的調查發現,有六成人認為香港人有責任推動國內的民主發展。這一個數字令我感到有點意外。最近幾年,不是有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認為香港應該與中國完全切割嗎?我年輕時也認為香港人有「責任」參與推動國內的民主發展,或者起碼應該令中國大陸的政治文明一些。現在我的看法大致沒有轉變,不過,我覺得不能再把這說成是一種「責任」。有這種承擔當然最好,但就算不認為這是一種責任,也應該明白這是一個「必須」!起碼要提醒所有人,包括香港人,也包括很多香港人認為已經被洗腦的國內民眾,「民主這個可能性」不能排除。除了是要捍衛香港現時不斷受到衝擊的有限民主生活之外,起碼要保衞香港,不致被「一國」腐蝕,不要讓「一黨」腐蝕。要令所有人都知道,民主不應該被排除,民主是一個承諾,民主應該是未來。「悼念六四」,就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香港民主生活的標誌。

(十一)
有人說,「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了,何不放下包袱,將來的歷史自有公論。」這一種論調確實能騙到一些人,但其實是十分取巧的詭辯。這種論調是要把歷史與現實割裂。當中共政權動不動就搬「幾千年歷史如何如何」、「中華民族是如何如何」出來卡壓大家的時候,卻同時製造這種論調,叫大家遺忘跟今天可能是最貼近的歷史。而且這段歷史的持份者與受影響的人,可能就在我們周圍,也可能包括我們自己。政權自己,也可能就是製造這個歷史事件的歷史罪人,也可能繼續在以原有的方式把持權柄。所謂「放下歷史包袱」,究竟是想大家放下「誰的包袱」?一旦我們選擇放下這個包袱,這個政權下次如果要選擇重蹈覆轍,就不會再有任何包袱了!

(十二)
這一類人又會說,「如果不願意放下包袱,那又可以達到什麼效果?年年悼念,行禮如儀,拒絕妥協,不只是為自己製造困難嗎?不只是令北京和香港社會的緊張氣氛持續惡化嗎?」何不反問,「如果香港人真的不再悼念六四,就順從北京的意願選擇遺忘六四,那又代表了什麼?」中共就會自動認錯?還是會因為淫威得逞而沾沾自喜?將來人民或者香港人在要爭取什麼,今天這種「選擇遺忘」不正是會鼓勵這個政權採取同樣的野蠻及暴力方式來處理問題嗎?要讓干犯這些行為的暴力集團清楚知道,這樣的行為不會得到姑息、不會得到原諒、人民不會遺忘、有人會堅持追究到底、有人年年月月記着這些事。要讓這個暴力集團知道歷史將會給它一個公正的裁決,這一定比容忍和遺忘好,起碼不會產生變相鼓勵的效果。

(十三)
一個社會,一個社群,共同生活在一起,除了要經國濟民之外,也建立在一個共同身份的認定與共同價值的確立。香港人對共同身份的認定與共同價值的體現,就在我們共有的生活方式、道德價值上的追求,與對是非對錯的認定與堅持。這30年來,香港人在六四事件上的堅持與表現出來的姿態,就算在主權移交之後都仍然繼續選擇以我們的方式來悼念六四,表達我們在強權面前仍然拒絕遺忘,拒絕妥協,對明顯不過的是非仍然執着。當我們都確認香港人其實有很多缺點的時候,這一點不也是在同時提醒我們不需要妄自菲薄嗎?我們在千瘡百孔的人生中,仍然有着崇高的一面!今天中共政權就是要把香港人變成國內的被洗腦的民眾一樣,中共就是要摧毁我們這種崇高!

(十四)
作為香港人,我知道香港人有很多缺點與不足。香港人勢利眼,香港人憎人富貴厭人貧,香港人功利,香港人市儈,香港人精甩邊。但如果從香港幾十年的歷史來看,有一些重大的歷史事件,也令我作為香港人而感到十分自豪。除了歷年港人對從中國大陸逃亡或偷渡下來的難民及新移民是如何寬厚,也不要說我們過去幾十年在中國大陸歷次重大天災事件中,香港人作出過的無償捐獻,還有其他。80年代出現越南船民事件,東南亞各國慢慢失去了耐性及憐憫之心,把船民視作洪水猛獸。新加坡、泰國等政府,向到岸的選民提供了基本的食水及食物之後,便強行把大大小小的難民船拖出公海,任由他們自生自滅。有些國家甚至向靠近海岸的難民船開火驅趕。香港卻選擇了收容。西方國家偽善,遲遲不肯大額收容大量滯港船民;聯合國走數,令香港要硬食了一筆糊塗賬;事件折騰了香港差不多20年。沒有人可以清楚告訴我究竟我們的生活受到怎樣的影響。但我對香港社會在事件中展示出來的人道精神及願意吃這個虧感到自豪。到今天我仍然感到自豪!另一件事就是三十來我們對六四事件的堅持。不單是在華人社會,就算對全世界,對中國人幾千年的歷史,對中國人的當代歷史,我們都可以算是無愧。我們香港人都有理由為此而感到自豪。

(十五)
有人說我很膠,也有人說我是大中華膠。我不否認,也不介意。身份認同是一件很奇異的東西,強迫不來。不過,要洗擦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主權移交22年來,我已經冇以前咁膠。中共最大的錯誤,就是認為可以強制!什麼膠都好,我首先是個「香港膠」。我曾經「設身處地」地想,如果假設過去70年,我是生活在大中華,生活在大陸,有過什麼重大的事件如上邊說到那些事件一樣可以令我感到為大中華的身份而自豪嗎?我想了又想,結論是「一件都沒有」!真的沒有。大家能夠想到一兩項值得推薦的嗎?我因此沒有辦法理解,今天那些來自中國大陸的強國人有什麼好值得為其國民身份而自豪的。除了有寶可淘,有錢可搵,有後門可走,有百度可以上,有微信支付寶,有其他抄襲的東西,有比自己更弱勢的可以欺凌,還有其他嗎?是那一段一段被中共切割斬件上枱的所謂「幾千年光榮歷史」嗎?當他們走到聯合國門前,走到香麗謝大道上唱國歌跳大媽舞,以為就可以體現國威的時候,我覺得大惑不解,也感到很可笑!當他們說:「你們香港人堅持悼念六四令人覺得很可笑」的時候,我確實覺得很可笑!我覺得這些人很可笑!

結論:香港人,不要放棄,我們都繼續努力!

30年來,我們很多人堅持悼念六四事件,除了痛心那一段不幸,懷想那些受害者之外,我們也希望保證每年的悼念六四不會是最後一次,從而提醒全世界,不能讓六四事件那種悲劇與惡行再一次降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縱然我們都明白,在中共繼續當政及其體制之下,這一種可能性永遠都不能排除!

悼念六四,還要顯示一種精神與價值。當有些人要我們「遺忘」,當有些人要我們「放下歷史包袱」,當有些人說「香港人堅持這樣做很可笑」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清楚地以自己的行為向全世界展示了唯一絕不能有例外的事:「良心」。香港人如此堅持,也顯示了我們沒有把「人與非人」的界線自我模糊掉。雖然我們今天也看到,把自己的靈魂出售予魔鬼的人越來越多,但從簽名運動、民意調查等反映的結果,也讓我們知道,堅持這個「人與非人」的界線,沒有把「良知」賤賣的人,依然是香港社會的大多數。

香港人,讓我們都繼續努力,不要放棄。讓我們自己都繼續有這個理由為「香港人」這個身份而感到自豪!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