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26周年】他們為什麼仍選擇維園?他們又為何不?

2015/6/4 — 23:29

背景圖片: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背景圖片: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今年六四晚會,燭光不只聚集在銅鑼灣的維園之內。支聯會的口號「建設民主中國」不再是大眾共識,學生們在港大發起了另一場晚會,也有本土團體再次在尖沙咀辦反共晚會,以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幾個晚會代表了不同的價值觀,市民作選擇時,心裡想的是甚麼?

大部分市民選擇了到維園悼念。一位女士 (上圖) 向無綫新聞記者表示,只有堅持才能平反六四:「要給全世界、中共政府知道,香港人沒有忘記亦不會原諒。韓國光州事件也好、台灣二二八也好,都是因為人民鍥而不捨,最後得以平反。」

坐輪椅的嘉怡亦向《立場新聞》表示,縱然她自小傷殘,但也堅持來六四集會,因為「中共唔啱」,希望平反六四。被問到會否擔心越來越少人來集會,她的身後的朋友嘉俊即表示:「如果我哋都唔嚟,就會無咗公義!」

廣告

80歲的葉伯伯則表示,來過六四燭光集會已有二十多次,來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平反六四!」。他又認為建設民主中國很重要,因為想當初若中國有民主,就不會發生六四事件。他表明只要六四一日未平反,都會繼續來。

廣告

對於有年輕人認為支聯會的燭光集會太公式化,葉伯伯就表示只是志在大家聚在一起,爭取平反。被問到會否擔心將來愈來愈少年輕人來悼念六四,他說千萬不要自己先分化,要有信心。

黃生今日亦與太太參與維園的晚會,他表示香港與內地是兩個「命運共同體」,現實上來說,兩地爭取民主關係密切,是有關係的。雖然集會實際作用不大,但就有很大的象徵意義,就是向世界和中共表達「不會忘記六四」的信息。

另一邊廂,亦有人選擇了到香港大學的中山廣場中,燃起悼念的燭光。五十歲的港大舊生劉小姐,今日選擇出席港大的晚會。她接受《立場》訪問時自言,曾去過支聯會一兩次集會,之後並未再去。她認為六四是件很嚴肅的事,但未必需要「樣樣都咁悲情」,亦不太認同大合唱。但她尊重支聯會的每年集會,認同有需要以集會讓大家表達對六四的悼念。劉小姐認同港大學生採用較學術,肅穆的方法,是合適的悼念方式。

63歲的譚先生過去廿五年均有出席六四集會,今年則選擇來到港大的集會。除了因為港大鄰近其住處外,他亦希望看看學生會如何舉辦此六四晚會。他稱讚港大學生富有勇氣,夠膽講,又指近年出席支聯會晚會的人減少,不少港人為追求利益而放棄民主理想。他自言如陳日君所言,只要能行走也會繼續集會,並說每一點燭光也會為天安門母親的內心帶來暖意。

熱血公民等本土團體,今日選擇在尖沙咀鐘樓外舉行集會。​有參加的市民接受無綫新聞的訪問,解釋過往都有去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但「不喜歡支聯會的作風,因為他們這麼多年都沒有改變。」亦有市民指:「都是大台說甚麼,台下就說甚麼,無人會有自己的意見,看見這個不一樣,就來聽聽。」

出席尖沙咀集會的吳先生則向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表示,支聯會二十六年的集會皆以「口號式」爭取平反,但中國政府採取的手法殘暴,以這種方式爭取意義不大。他認為本土派舉辦的集會,除了悼念外更能以新角度,去回望整個六四事件。

2000 尖沙咀現場【吳先生:口號式爭取平反意義不大 參與集會可用新角度回望】參與【熱血公民】尖沙咀集會的吳先生接受本台訪問。首先他回應記者提問就參與原因時表示,支聯會二十六年的集會皆以「口號式」爭取平反,但中國政府採取的手法殘暴,以這種方式爭取意義不大。他認為近年來本土派舉辦的集會,除了悼念外,更能以新角度去回望整個六四事件。此外,被問及【建設民主中國】的論調時表示,他不認同這種論述,並指中國大陸的人民理應責任爭取民主。記者Peter Lau

Posted by 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on Thursday, June 4, 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