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月十六日,和理非再集結

2019/6/14 — 18:11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本文主要呼籲大家六月十六日再上街反送中,但當中有很大篇幅講和理非和激進兩條路線,有點長,如看不下去,直接跳到最後一段,謝謝。

本文會用到「和理非」和「激進」兩個詞來簡單代表兩類人,但每個人對這兩個字眼會有不同詮釋,為免爭拗,我用最簡單的例子說明:「和理非」就是 6.9 十二點前那種遊行集會模式;「激進」的詮釋空間更大而且主觀,簡單可用 6.9 十二點後的模式以及 6.12 堵路的方式為參考。

社運既然是一種群眾運動,我向來不明白為什麼有一類社運人士會將和理非和激進對立,從而拒絕群眾。既是群眾運動,群眾數目自然越多越好,只要目標一致,自應以求同存異、號召最多人為目標。和理非和激進根本沒有衝突,等於一隊足球隊,激進是前鋒,和理非是中場後衛龍門,兩者是互補的,如果全隊都衝前入波,或全隊都縮後死守,點贏波?

廣告

這一點,在今次反送中抗爭特別明顯。6.9 百萬人遊行與 6.12 佔領的關係,還不夠清楚嗎?沒有 6.9 那推不倒的百萬民意,6.12 佔領就會迅速被醜化,正因為和理非都行咗出嚟,除了那些真廢佬外,罵第二次佔領的人少,即使仍有人感到受阻但還是體諒的人多,而同情的人更多。國家機器不能輕易把第二次佔領妖魔化為廢青搞事,因為有一百萬人的支持在前,這一百萬人不信,也會叫身邊人不要信,結果信的人便越來越少。大概,這就是為什麼立法會被迫連休三天的原因。如果只有 6.9 的和理非或只有 6.12 佔領,結果會很不同。再者,和理非從來不是鐵板一塊,政府越過份,會越多人跳出和理非,走上激進。

和理非有什麼用?再簡單說一次:和理非遊行這種簡單的抗議方式,參與門檻最低,能聚集最多同路人,男女老幼,老弱傷健,也可參與。在群眾運動中,必須互相諒解,諒解有很多人是激進不起的 — 可能是心理上,可能是能力上,可能是錫身……但沒有這些人,龐大民意便聚不起來。

廣告

法國的黃背心運動,最初有三十萬人參加。你認為三十萬人都是激進嗎?不可能,與警察衝突的也只是一撮人,連一半也沒有。如果三十萬人一起衝,可以嗎?在沒有訓練和隊形下,立即亂作一團,變成人踩人,死傷更重。

激進一方很多時信奉一個神話:你有幾十萬人,差佬得一萬幾千,只要大家同心合力去衝,便會勝利。理智分析一下:

(1) 警察有先進武器、持續的訓練、專業策略、指揮和經驗,在前線的都是精壯年紀,這些優勢,示威者全部沒有,只有一群散兵游勇。

(2) 從 (1) 來看,10,000 個平民對 500 個軍人或警察,有多大勝算?強弱懸殊,不是人多就勝得了,就算勝得了,也是慘勝,剩低多少人?可能只是一二百而已。(就像《進擊的巨人》重奪瑪莉亞之牆之戰,成功了,但一千幾百個調查兵團,只剩下九人,俘獲一個巨人,走甩三個)

(3) 假設衝破了,就代表勝利?沒有,如果政權還在,惡法仍可通過,剩下這批人最終還是被拘捕並判以重刑。

(4) 除非能奪權,但如果要奪權,整件事性質全變。首先你絕不可能公開號召市民行出嚟奪權,暗地裏也難以號召這麼多人去完成目標 — 人只有到「生不如死」的階段才敢革命,這是人性。就算奪權了,最後剩下這麼少人,又有什麼用呢?(和理非可能已被激進者排擠了)

(5) 別忘了,警察背後還有軍隊!你的武力越大,對方也越大,磚頭鬥不過軍火,私家車鬥不過裝甲車!更別忘了,警察和軍隊的殺人行為都有法律保護,你沒有,你不是戰死沙場,就是被重判入獄。

所以,其實去到呢一刻,我並不贊同硬碰式的激進,無論是什麼人,也不想「推佢去死」。如今警方說暴動便是暴動,說襲警便是襲警,警察也殺紅了眼,你「激進」一點點,不只被打傷,事後還要被控重罪。代價太大,卻贏不了,有什麼意思?

激進路線,警方更易更狠下心去清場。像 6.12 那樣和平的佔領也要殺紅了眼,再升級便用水炮車,多少人也能驅散(有些喪心病狂的母親可能很想你行動升級,便可合法殺人一勞永逸)。但和理非聚集夠多的人數,要找藉口驅散很難,代價也很大。以前和理非常被批無用,是因為人數不夠多,夠多的話,那是扳不倒的民意。像區家麟最近的一篇文章說:一百萬人,和理非非,隨傳隨到,才是權貴最恐懼的事 — 對林鄭政府,對保皇黨議員,那是何等巨大的心理壓力?

幾年前,和理非罵激進破壞運動,激進罵和理非懦弱破壞運動,大家各有盲點。我們今次不是應該認清楚:和理非和激進是動態互補的,就像太極圖,一黑一白,有進有退嗎?今天,罵激進的和理非已大幅減少,並奉行「不譴責、不割席、不篤灰」的三不原則,激進的,也沒有需要為 6.16 遊行潑冷水,不用嘲諷或責備和理非。正因為和理非,願意站出來的群眾便越多,部分慢慢會向前走,然後又有新血加入和理非,才是群眾運動的一個健康循環。

✽ㅤ✽ㅤ✽

要改變腐敗權力的意志,非常困難。一次大遊行,再加一次佔領,顯然不能,但你可以看到有些鬆動 — 會議停了三天,有些人已經割席,部分人口風轉軟,看到此,即使修例最後通過,林鄭都一定沒有好下場。這本是 6.9 的初衷 — 就算輸,也要賣港者以後不好過。

雖然 6.16 人數未必如 6.9 多,但 6.12 清場後,這幾天確實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義憤。有父母跟我說,現在終於明白六四時人民想盡力保護孩子的感受。這些悲痛、哀傷、憤怒,都要一個宣洩。六月十六日,會有些人因為時間倉卒而不能出席,但同時會有些 6.9 不能出席的走出嚟,還有更多因為 6.12 而怒不可遏的,必須走出來。

我們不是因為知道會贏,才在六月九日行出來,是覺得無論結果如何,都一定要行出來。六月十六日,再走出來,是要用堅毅行動彰顯決心:我哋唔係講講吓,我哋唔係得閒無事出嚟行街,我哋唔會就咁放棄。我們這些和理非,把一切都看在眼裏,即使當場保護不了學生,我們以後也還是會運用自己的知識、專長、社會經驗、歷練、累積的社會地位、財富和老成的手段,為他們追究到底,為他們討回公道,要你們為濫權付出代價。

不要讓那些孩子白捱催淚氣體和子彈,不要讓他們孤立無援,星期日,再一次站出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