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共青團身分和麥卡錫主義都是偽命題

2015/2/8 — 21:38

學生會選舉中央諮詢會:學苑圖片

學生會選舉中央諮詢會:學苑圖片

港大學生會的其中一個候選內閣成員,內地生葉璐珊被指是共青團員,事件引起了不少討論。這事年連《環球時報》也出手,說「麥卡鍚主義」入侵校園(BBC報導連結)。

 

廣告

 

2012年的時候,我寫過一篇《如果這就叫麥卡錫主義》,那時候,中聯辦前官員黃春平當選區議員、居港未夠七年的前共青團成員陳冉當上特首辦項目主任,引起了爭議,當時《亞洲週刊》說香港人是麥卡錫主義。我在文章中說:

廣告

當年麥卡錫主義的出現,正正是美國社會對共產黨的滲透的反應。麥卡錫主義為人所咎病,是因為不少同情左派的學者、文人和演藝界被美國國會「非美活動委員會」以公權力進行政治迫害。用現在的講法,是高牆迫害雞蛋。

現在整個共產黨來明刀明槍接管香港,我們是雞蛋,控制公權力和主流媒體的共產黨才是高牆。如果這就是麥卡錫主義,難道雞蛋能夠迫害高牆?

…想知道誰是共產黨就是獵巫?我們身為公民,是不是有權知道現在當權的官員的政治背景?尤其是他們有可能是那個會開坦克屠殺平民、監禁劉曉波、軟禁陳光誠、腐敗不堪、迫害異見者的政黨成員的時候。

這次葉璐珊事件,社會上主要有兩個爭議點:

一,港大學生會選舉裡面,質詢候選人共青團身份是否需要?是否麥卡錫主義?

大學學生會,不屬於政府權力,也不是議會,嚴格來說不完全是公權力。不過各大學學生會作為最高學府學生民選代表,它無可避免會被認為是社會輿論的一把重要聲音,這解釋了為什麼每次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都會表明對重大社會及政治議題的立場,接受會員公開質詢。

換句話說,既然大學學生會的政治立場會受會員質詢,那麼候選人的政治立場及其政治背景,也是應該接受會員質詢的項目。

有共青團成員的身分是不是不可以選?當然不是,但會員有權知道。的確,根據大陸網民的說法,絕大部份人在高中畢業時也是團員,而只有最積極的團員才有機會入黨,而沒有入黨的人,到了28歲便自動退團。對於大部份中國高中生來說,入團只是例行公事,不過,入團是有誓詞的,誓詞內容是包括效忠中國共產黨,不論他們如何少不更事或者不當那是一回事。這一點會員有權知道,自行判斷是否接受。

實際上,是否共青團員或許是個偽命題,真正的問題是人們有多信任內地生當上港大學生會內閣。在港的內地生即使不加入像香港大學學生素質拓展聯合會(USEE)這類組織,他們也要去中聯辦報到,申報詳盡的背景資料。內地生參與經常涉及政治議題的學生會會務,會不會在關鍵時候受到壓力?這大概是會員最關心的問題。

有些人因葉璐珊的背景而擔心港大學生會會被「染紅」,這個說法則未免太過簡化,因為中共要滲透大學學生會,根本不需要用內地生--港大人對於陳一諤和陳冠康(有關報導)兩個前會長,以及譚振聲這個前評議會主席的劣行應該還有記憶。也許因為他們的劣行實在太令人難忘,在雨傘運動之後,人們對於學生會內閣的政治取態便更加小心。

人們或者會覺得這樣用放大鏡去看候選人背景,可能是吹毛求疵。不過,這就是選舉。也有人會覺得這只是學生會選舉,不是什麼立法會選舉,不應要求那麼多。讀過港大的人都知道,港大的學生組織選舉,諮詢會(campaign)的仔細和激烈程度,比立法會選舉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諮詢的內容不應只著眼於個別候選人的共青團員身分,他們的政綱、個人能力、形象等也應該是質詢的範圍。成熟的選民投票的時候,也應該考慮這些範疇。

回到《環時》那個老問題--這是不是麥卡錫主義?我想一如黃春平選區議員,選民有權知道候選人的政治背照,那怕那只是例行公事式的入團,知道之後再決定是否投下信任一票,這不能算是麥卡錫吧。 同樣道理,另一名候選人彭卓棋曾受聘為黃毓民的兼識助理,他也需要接受會員質詢其政治取態,這肯定沒有人會說是麥卡錫主義。

二,我們該如何看待共青團員這個在大陸中學生當中極為普遍的身分?

現時共青團員的人數大約有7千多萬,人數多得你和我總會認識三幾個,他們不少人的確不當入團是一回事。日常生活、學習、求職,如果不是涉及公權力(例如政府高層、議會選舉、大學學生會選舉等),我們沒可能也沒需要動輒以意識形態懷疑眼光看人。

寫在最後

在學生會選舉中質詢候選人政治背景及取向是正常不過的事,但近日網上見到大量涉及性的人身攻擊,真的不能苟同。網絡世界,因為不是真身,所以說話不留餘地,在現實世界,那些說話有誰講得出口?這種做法,必須予以譴責。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