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兵行險着 — 毓民出線、泛民提名

2016/10/5 — 11:28

黃毓民

黃毓民

前兩次特首選舉,爭取政改的泛民大黨不缺席,投入不少但效果很有限,支持者遂逐漸失去興趣;8.31之後,同樣菜式炒多一次,大家都悶。然而,2017這一仗很重要,反對派若突出「47議題」參選,可完全改變戲路,非常吸引,京港當權派招架無力、贏了也輸。然而,主打這個全新議題,必須兵行險着,方可出奇制勝。

兵行險着、出奇制勝

環顧各方可能人選,理性考慮所有誘因利害,筆者的結論是由重炮手黃毓民出戰、泛民提名,其他所有反對派支持;事先當然須傾掂數,而且關鍵是大家都要敢於破除迷信不忌諱,大力「搬龍門」。

廣告

先談各方的「利」。毓民選立會見負,之後恍如池中物,只在他自己的網台(或法庭)上偶發議論,音回空谷,十分可惜;但一旦成為特首候選人,他的大炮便重新打響,對着梁特,可謂摧枯拉朽,不僅可把那個揚言「大是大非不容討論」的政棍批得體無完膚只剩哽咽的份兒,還可把港人日益關注的47議題及時擺上大眾議事日程,破除一大禁忌。

對泛民而言,談2047難於啟齒,怕中共指的「自決就是港獨」燒到自己身上,但若不作某種表示,很快會被越來越不滿的支持者陰乾,故現階段最好的辦法是對議題作曲線支持、由毓民口中帶出。

廣告

然而,提名毓民對泛民的更大好處,在於予人一個勇作敢為的新印象,一洗多年來逐漸顯現的疲態,對往後打開工作局面有無可估量的自身心理助益。有人會問,這個「振作之勇」,對泛民有多重要?

泛民大黨在9月立會選舉失票嚴重,若按線性推算,下屆難逃一劫:議席會急跌,甚至可能泡沫化,單靠一個九成九虛幻化了的政改議題難以翻身。窮而不變,死路一條。然而,要變,首重心態。

五年來,統治階級與社運都出現海變,泛民政黨卻未能駕馭:既無法介入,也提不出對大局及本身去向的分析。有幾十萬民眾支持,表現卻平庸無奇,底因是,在相對安逸的「定地農耕者」形態之下搞議會抗爭,久而久之胸襟裏少了一個「勇」字,「大勇」的「勇」。面對帝國進襲,反對派必須非常進取,無懼破格試錯;因此,泛民政黨要重生,第一步是復勇。能夠看準時機破格提名一個頭號政敵選特首,民眾見有此勇為,贊成與否也必另眼相看!

泛民政黨敢作此提名,首先要不懼搬龍門。在不少社運人眼裏,搬龍門絕對要不得,反映做事欠原則、軟弱、滑頭,與欺騙無異,但這種看法是偏頗了。基本原則不可變,但次要原則和謀略,卻須視情況而調整。孫文革命,原來的「驅除韃虜」變成「五族共和」,就是大搬龍門,但那次革命是為了推翻帝制、建立民主,所以改變民族政策不是問題。同理,反對派參選特首,本就是為了傳播理念,推誰參選不涉基本原則,實效就是一切。

龍門怎樣搬?

強調實效是對的,卻會考起不少泛民人,譬如筆者的朋友李慧玲,怎會願意提名毓民呢?然而,想清楚卻可能會。提名不等於支持,可以是一種謀略;在三分天下新形勢裏,謀略尤其重要,企硬思維非普適。尤其是,對「反黃」泛民而言,提名毓民是一矢雙雕,既借刀殺人,更把毓民擺上枱,觀其表演,一次過看清楚他是人是「鬼」。

以此為出發點,完全不是對毓民的「支持」;提名他,因而不損泛民基本原則,卻是絕對利好的搬龍門。

對毓民及其支持者而言,搬龍門同樣尷尬,需要大智大勇。過去,泛民政黨參選特首,熱系及其前身無不嗤之以鼻,認為是替小圈子選舉合理化。那種講法固有幾分正確,卻並不全面,尤其在目下這個社運轉勢關鍵年。那麼,熱系一旦悟出毓民參選有大利,該如何替自己解套?不難。立會選舉失利,黃洋達宣佈「五區公投」終止,以後不再提,理由是「時機一旦錯過,策略便需更改」。那沒有錯;熱系更應把同樣邏輯用在支持毓民參選特首事上。

況且,毓民參選也是一舉兩得,既可提振熱系及其支持者在敗選後的低迷情緒(那是否認不了的),也可趁機一報梁特為打擊熱系而控告毓民「擲杯」之仇。反過來說,如果泛民大勇出招,表示非常願意提名毓民,而毓民反而龜縮,那就對熱系很不利,不僅輸氣勢,還會替「鬼」論添燃料:只懂攻擊其他反對派,大好批判京港政權、宣傳2047議題的機會卻不敢接,背後原因是甚麼?(同理,若毓民敢叫陣而泛民龜縮,則「鬼」論不攻自破。)

雙方若都想得通,龍門搬了,條件也談得妥,就會是京港政權的噩夢,而劇本寫下去便更有趣。(須知:提名票具名,選舉票則不;毓民入閘後不必也不會得到泛民選舉票。)

毓民滿足參選特首的資格,反對派今年取得超過提名要求的150票也完全可能,入閘因此沒問題。特府想重施故技搞「確認」很難,因為毓民在之前的立會選舉裏過了關,而熱系的「永續《基本法》、全民制憲」主張,並不包括修改《基本法》第一條,「香港建國」也只是說要建立一個中國的附屬國,不會給政權抓住把柄。那麼,毓民入閘之後又如何呢?

毓民參選:梁特噩夢

如果北京死硬支持梁特,則對上毓民,梁很可能輸。上次梁參選,由中聯辦出馬也只搶得689票;四年來梁咄咄逼人樹敵無數,他還有多少支持者很難說,要絕地反擊取他首級的人卻不會少(勿忘《成報》),故選委會內ABC票加上一些反對派的票,也許就能超600。

當然,北京絕不容許這個末日場景出現,它的對策有二:

一、如果北京事先知道泛民毓民傾掂數,便可能先剔走梁特,以免出現上述黃梁決的險況,然後欽點另人參選;後者無論是誰也會贏,因為除了梁特,台上沒有其他北京可接受的人選能夠分裂當權派,而反對派最多也不過三百票。對ABC論者而言,這是最好的結果。關鍵涵義是,若北京一意孤行要讓梁特連任,毓民進場即破此局。

二、讓梁特進場但同時推另一有分量當權派例如曾鈺成參選。在最後投票時,後者會接收全部或絕大部份反對派的票,勝算遠高於2012年的唐英年,因為那次泛民76票歸何俊仁。也就是說,再行三方對決,梁特贏的機會要比上一次低得多。(若泛民不提名毓民而提名自己人,則會分薄曾的票,增加梁的勝數,無形中減少與曾討價還價的餘地,因此是下策。)

結論是,一旦毓民進場,對梁特非常不利。這是持ABC立場的泛民人理性支持毓民參選的又一強大理由。另外,由於毓民參選對曾氏等野心人有利,故這些人士有動機促使毓民進場。曾鈺成不久前稱讚毓民是立會最佳議員,最近又鼓勵立會敗選人參選特首,筆者估計他屬意的,有可能就是毓民,一個有能量左右大局卻絕對不會當選的人。

如何傾掂數

按上述分析,泛民和毓民之間,的確有一個相當大的議價交集;故如果雙方都願意為了自身和公眾利益而適當地搬龍門,之後要找一個彼此都可接受的行動協議,就不成問題。協議應包括毓民出選時的政綱,以及若干在競選期間雙方都須遵守的言行準則,如槍口一致對外、雙方暫停所有對其他反對派的口頭和文宣攻擊,等等。

協議之下的政綱至少應包含兩點:提出2047議題的落實方案和路線圖,推翻人大8.31決議並按2014年的反對派主流方案進行政改。顯然,這兩點分別是毓民和泛民比較在意的議題,涵括反對派最關心的事。


其他如要求撤銷不斷干擾特區自治事務的中聯辦、改革特首在ICAC及大學校務委員會的委任權、單程證審批權交香港特區、徹查橫洲事件和ICAC李寶蘭/梁特UGL涉貪醜聞,等等,都可進入協議。不入協議的政見訴求,雙方都不宜在競選期間高調提出。

由於協議的落實是「先銀後貨」,即泛民先提名、雙方主要是毓民入閘後履行協議其餘內容,故後者特別有義務事先公開地、莊嚴地承諾遵守協議內容。

競選政綱既包含這些議題而委給一個一級重炮手去宣揚,利益就不只屬於泛民政黨和毓民本人。至於因協議事成而履行順利、導致明年3月選舉過後反對派內部的敵意稍減,則不是筆者可以憑空企求的了。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