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其實,你真的可以不去維園的

2018/6/4 — 17:45

其實,你真的可以不去維園的。

如果你覺得支聯會/白鴿黨,甚至民主派在維園的那種情感上宣洩太過膚淺,勉強你悼念一班你不覺得是同胞的人太過專橫,和高呼「平反六四」背後那種帝國與奴才的思維太過嘔心,如果你不認同支聯會對六四這種壟斷式的「愛國」詮釋,那麼,你真的可以不去維園的。

如果你覺得支聯會/白鴿黨,甚至民主派今天的所作所為,他們那種對政權仍然留有餘地甚至時刻妄想大和解的態度和六四作為香港人這最原始的覺醒和拋掉幻想和擺脫政治冷感的時刻完全背道而馳,如果你覺得這班癡人說夢的大中華主義者根本從來不曾從六四這歷史事件和以後接近三十年中學到什麼功課,如果你覺得他們根本不明白中共作為邪惡最純粹的彰顯這個本質,如果你覺得這班人根本沒有資格去講和紀念六四,那麼,你真的可以不去維園的。

廣告

但是,你可以不去維園,但請勿忘記六四。

我想請你嘗試回憶或想像八九年六四清晨的情景:一架架坦克車衝向帶著最卑微的請求但卻手無寸鐵並且已經絕食多時的學生,然後在一陣屠戮之後,仍然笑嘻嘻的對著鏡頭說天安門沒有死過人。

廣告

這種面對最純粹和最冷血的邪惡的那種震撼感,那種對邪惡的厭惡和恐懼,那種被英國人遺棄而不得不面對這個龐大邪惡的孤立無援的感覺,大概就是當年香港人對六四的那種最原始的感覺。

這中間沒有任何的血濃於水的民族感情,這只是香港人作為一個獨立身份的集體回憶。而作為香港人,我邀請你在我們本身的歷史經驗上參與並且覺醒。這份參與和覺醒,就是香港人的「毋忘六四」。

而如果你仍然謹記六四對香港人的意義,那麼,去與不去維園又有什麼相干呢?

其實,你真的可以不去維園的,但,請勿忘記六四。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