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與林超英先生商榷:你的同理心去了哪裡?

2019/11/3 — 12:1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古谷爆】

我們暫且先回到林超英先生就屯門不明氣體問題,寫的第一篇博客文章

文章一開始提到,「10 月 28 日下午三點後,邨(屯)門地區陸續有不明氣體報告,受影響的人有不同徵狀,包括流鼻水、咳嗽和嘔吐,有小童皮膚痕癢和出紅疹。」林最初按天文台及環保署的一氧化碳、PM2.5 和 PM10 的資料,判斷是「典型北風把北面的污染空氣吹到香港」。10 月 30 日,他在報章看到影響原來比自己想像中大,於是再按風向及(不準確的)地理資料,在 10 月 31 日作出了一些假設。

廣告

林的假設是:

一、10 月 28 日下午屯門吹西北偏西風(但自製的圖片卻寫西北偏北風),青山操炮區(最初寫成青山靶場,而且誤標位置)「有任何氣體產生,都會隨風飄出海,加上青山劏在屯門和操炮區之間,操炮區可以剔除出可疑名單。」

廣告

二、他歸納了消防署及傳媒資料,將不明氣體報告的 18 個地點,總結為西起良景邨、山景邨、南至洪祥路,東達永隆中學、屯門天主教學校(大興行動中心在附近)、北至寶田邨的牛舌形範圍。而最早的報告主要來自良景及屯門天主教學校,再向南擴展。

根據以上兩個假設,林認為報告顯示受影響的範圍局限在一個「走廊」,否定了先前自己的區域性污染的說法;他認為污染維持一段時間就消失,而且一路稀釋變淡,污染源「可能是人控制的」。

接下來他再引用屯門大興基地東北方,寶田(他誤寫為寶山)邨及礦山村受影響的資料,指出「在偏北風控制下,不可能飄到這兩個地方,因此可以否定(大興行動)基地是源頭。」

好了,我們先撇除林的地理資訊問題,假設林的推論全部都是對的。大家看到這裏,你覺得林的結論,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甚麼?讓我為大家總結一下:

一、污染源並非外來,而是在屯門區內;
二、污染源是人為而短暫的;
三、污染源仍然未能確認,但按風向估計,應在礦山村後方。
四、香港警察的大興行動基地,並非污染源頭。

但林的結論是甚麼?

「寫到這裏,要為警察喊冤,事發當晚屯門有人在沒有科學調查之下,指是警察秘密放催淚煙,聚眾鬧事,結果搞到真的要放催淚煙驅散,現在梳理資料之後,顯示不明氣體來自他處,當日到街上鬧事的人不知有何感想?」

這個結論,林到現在都覺得沒有問題。真的嗎?

一、林的推論如若成立,只能澄清警察的大興行動基地不是源頭,即大興基地內的警務人員,沒有使用任何形式的生化氣體影響屯門居民。但這並不能排除,有擁有大量這些氣體的人或組織,在屯門其他地方,使用生化氣體影響屯門居民的可能。而在香港,能擁有這類型生化氣體的,只有包括警察在內的紀律部隊,以及解放軍。

二、「現在梳理資料之後,顯示不明氣體來自他處」,林指的是氣體走廊上遊的礦山村後山,「後面只有山,再沒有其他民居點或工廠區,看來有關部門應該去看一下。」然而,我一再強調,礦山村後山是青山操炮區範圍,這是各大通用地圖都能找到的公開資訊。

我及其他網友相繼指出其謬誤後,林一度稍作修正,但仍然將礦山村後山,標在青山操炮區五個字以外。直至本人按捺不住,再以政府的地理資訊地圖、Google Earth整合資料,批評林先生資訊有誤之後(請參考本人準備的真實的青山操炮區範圍,與林兩度改動的立體地圖作比較),林在11月2日才改用平面地圖,清楚標出操炮區範圍。

三、青山操炮區只有紀律部隊及解放軍,才有合法權力進出使用。換而言之,我們仍然無法排除,包括警察在內的紀律部隊,以及解放軍在青山操炮區一帶,使用生化氣體演習而影響屯門居民的可能性。而這並非從來沒有發生。

1997 年 2 月,警方機動部隊(PTU)同懲教署在青山操炮區內的練靶場(沒說明確實位置)演習,懲教使用了 610 枚催淚彈,警察則用了243枚。當日風向忽然轉變,西南風將催淚氣體由練靶場吹向天水圍一帶,造成43人不適送院,包括學生同途人。事後部隊暫停在演習中用催淚彈,並就「無心之失」向市民致歉。可參考當年TVB的相關報道

四、只可惜現在不是 1997 年的香港。事發至今,屯門居民是受害者,仍然未有一個全面有理據的解釋,其中一個原因,正正就是公開的資訊不多,可以追查的很有限。正因如此,林先生才會寫文章,嘗試追查事件,還大眾一個公道是嗎?然而,當林的文章仍然只是假設,且不斷在過程中作修正的時候,林為甚麼可以如此肯定,警察是冤枉,要為他們喊冤?林最多只能證明,大興基地內的警察是冤枉,但大興基地以外呢?

作者提供(上圖為林超英所用地圖,下圖為本文作者所製)

作者提供(上圖為林超英所用地圖,下圖為本文作者所製)

五、「事發當晚屯門有人在沒有科學調查之下,指是警察秘密放催淚煙,聚眾鬧事,結果搞到真的要放催淚煙驅散。」林超英先生,你自稱是科學家,連你也要在事發後三日,才能有一個清楚的推論,你這種要求,連自己也做不到!如果你是身受其害的居民,自己和自己的子女,無故吸入不明氣體而不適,而同時又發現,大興行動基地附近有濃烈的氣味,當下對警察有懷疑,是否並不合理?更何況無人知道,這種不知是氣體泄漏還是刻意為之的事,會一瞬即逝還是斷續發生,長期吸入這些氣體,誰能保證下場是甚麼?為了自己、子女、甚至貓狗寵物的生命安全,居民多少是被迫上街頭的,難道他們不明白警察的武力,也可以有致命後果?居民的激烈抗爭就是鬧事,背後真是全無道理可言?林超英先生,你的同理心去了哪裹?

發表意見